小说山 > 都市之修罗战神 > 第9章 老夫人,请收礼

第9章 老夫人,请收礼

<!--style="display:none;"-->
  建树父子施压保镖们蠢蠢欲动
  然而论场内众怎么嘈杂议论持枪臂都没有颤动半分
  她目光始终锁定脸
  北境修罗军
  只遵神将号令听调遣
  等个点头
  够群跳梁小丑蹦跶迎目光淡漠开口道: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话音落顿时流露出抹美到极致微笑笑容男眼里勾魂夺魄妩媚动
  紧接着便声震耳欲聋轰响
  砰
  枪声响起那个倒霉家保镖整个脑袋像个被砸烂西瓜鲜红四溅只剩具头尸体直愣愣立原地
  大量鲜血溅射和身感受着种液体熟悉温度以及诱颜色伸出舌头轻轻舔舐着唇边美味
  那抹风情堪称妖艳双
  全场死寂鸦雀声
  场内众脸惊慌恐惧神情和那份享受形成鲜明对比
  杀……杀
  第个反应过来中年富商被吓得两腿发软扑通声瘫地句话嘴里说出来以后场内其也跟着惊慌失措决意要尽快逃离个非之地
  时举起里那把银魂朝天空再开枪
  想死就站原地别动
  着满身鲜血弘文感觉自己脏好像被提到嗓子眼里会儿就算脱光躺到床怕也敢产生半点歹念
  她个漂亮女假
  但她也个杀眨眼女狂魔
  警告群里骚动戛然而止
  面容冷漠拿起边那份裹着红布寿礼
  今天我来主要目要代表家送给老夫份寿礼
  闻言藏群中祝玉霞神颤但毕竟活七十多岁她境要比其冷静许多
  祝玉霞沉吟片刻稍作镇定随即往前迈出几步目光灼灼道:家小辈吧?你今天所做切可像来给我个老婆子贺寿
  你们家招待我方式也像正常对待个客样子么?
  反语相讥继而抓住红布脚扬掀开
  份寿礼请老夫务必收
  红布半空中飘飘荡荡所有都把视线聚集里那件东西
  个用杉木雕刻而成钟表
  炎国百姓家亲亡故打造棺材所用材料多为木头其中等为檀香木中等为楠木等为杉木
  而亲友之间送礼最忌送钟送表
  因为送钟有送终之意
  送给祝玉霞份礼物非但意图善而且所用材料还最劣质杉木
  物双关
  既讽刺祝玉霞地位贱又暗指祝玉霞命久矣
  可谓诛
  木钟被亮出来刹那家众脸色子变得比难
  单提起木钟闲庭信步般走到祝玉霞面前
  老夫请收礼
  祝玉霞冷冷着皱纹满布双垂两侧停颤抖
  副情态跟内恐惧有关但更多还愤怒
  ……你别太狂
  脸印着个鲜红印弘文知道从哪里借来胆子放声向宣泄中满
  都没眼
  力道松木钟落地如蜘蛛网般裂痕瞬间木钟表面蔓延开来
  紧接着没清动作
  众只见裹着阵风来到弘文面前单扼住脖子高高抬起来
  强烈窒息感让弘文嗅到死神身散发出来味道
  本能举起双去扳动那铁钳般大两条腿悬半空疯狂踢踹张还算白净耐俊脸顿时憋成猪肝色
  见状建树惊怒道:来快把们拉开
  站原地动也敢动家保镖们听到建树指示后第反应就去脸色
  里那把银魂挺半空虽然枪口没有对准们任何但凛冽寒意却将所有都包裹其中
  谁动谁死
  显然话要比建树话更具威慑力
  单举着弘文两目光隔空相对
  想死么?
  听疑问已经快要喘气来弘文疯狂摇头喉咙里挤出嗬嗬声音
  想死就跪为你之前敬道歉
  说完松开指弘文摔倒脚
  咳咳咳……
  重重咳嗽几声弘文求救般向建树可还没等建树开口脚就按头顶硬生生踩脚
  我决定事没可以改变结果
  你太过分
  建树被彻底激怒要场内没有其也就算可现有那么多商界同僚场旦儿子当众给磕头道歉那家往后还怎么座城市里混去?
  需动
  脚尖往地面蹬便瞬间窜到建树面前
  沉重枪托击打建树额头建树大脑阵嗡鸣站原地晃悠两最终后躺建华、弘年父子怀里
  举起银魂黑幽幽枪口对准建树脑袋迫使家再敢多说半句话
  被踩脚弘文父亲自身难保理防线彻底崩溃
  饶我我给你磕头我现就给你磕头
  收脚后撤神情冷漠着位家大少
  失去束缚后弘文忙迭爬起来跪倒面前额头断撞击着地面
  场内那些家生意场合作伙伴里完全生出嘲笑、讽刺或者别什么想法
  们现唯想要就赶紧离开家以免被殃及池鱼
  父母双亡姐姐离世
  最疼爱自己四个亲之间与自己天永隔
  份仇恨
  单单把罪魁祸首踩脚还远远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