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都市之修罗战神 > 第20章 今天这件事,我会让它有个结果

第20章 今天这件事,我会让它有个结果

<!--style="display:none;"-->
  含笑应下里除长本之外其他月收入跟服装售卖数量分开
  对而言每位客都张张行走钞票
  走到身边伸手邀请:两位先生请跟来
  站在原地动
  听说你里丢失衣服套尺寸特殊男士西装?
  听话青年长很快明白怎么回事当即便狠狠瞪那名多嘴女员眼
  先生种事说起来确实损家名誉过请您放对待客服务质量还很错您可以放挑选喜欢服装
  男衣服偷走什么意义呢?好像跟青年长在两个频上完全在意后者说那些话
  嘴唇上被咬出血丝宁思莹听个陌生青年帮自己说话顿时产生比浓郁好感
  虽然看起来很微足两句话但对于个身处漩涡中、求助门女来说疑根救命稻草着极为重大意义
  恨得宁思莹赶紧滚蛋甚至被执法员抓走追责脸上笑容徐徐收敛面色阴沉在旁边插话
  先生雅尔服装里衣服单件价值最低也上千块何况那套丢失服装由公司顶级设计师亲手设计新款作品总价高达三万八千块即便拿出去私下售卖也至少能卖到两万价格
  顿顿冷笑迭看向宁思莹
  个国外名校毕业都找到工作女大学生屈尊来里做销售员根本原因非就缺钱花
  哪成想入职个礼拜连套衣服都卖出去估计急所以才会用种歪门邪手段去赚钱
  两万块那可十个月底薪种事放在个新身上会动才怪呢
  讽刺完宁思莹还罢休又感慨着摇头:也就长太善良觉得生活容易想多给点机会表现自己然话说什么也会让个新去盘货
  青年长叹口气满脸自责:身为长做出样决定确可推脱责任等件事处理完会亲自去跟公司领导请罪
  长怎么能怪你呢走到青年长身边挽起他胳膊停在自己胸前磨蹭着说些话想告诉你所都懂得知恩图报啊偏偏就喜欢把别好当成驴肝肺点懂得珍惜哼!
  青年长和对话让宁思莹再也扛住里委屈啪嗒啪嗒掉起眼泪
  走到宁思莹面前双手按住肩膀
  感受到个陌生青年掌温度宁思莹泪眼朦胧凝视着他副欲言又止样子
  告诉你到底没偷那套西装?
  ……
  还没
  没偷!
  好
  点点头宛如座能够遮蔽数风雨巍峨高山挡在宁思莹身前
  如果套西装找回来那么由此引发切损失来替承担
  对宁思莹怀轨之青年长听话顿时忍住问:你和什么关系?
  目前没任何关系语气淡漠只看过你群欺负个没犯下任何过错姑娘
  谁欺负?表态让感到爽好容易才抓住机会能给宁思莹个教训怎么会轻易放过衣服在手里丢说些错么?先生劝你要没事给自己找麻烦你要买衣服就请立刻离开
  上前步宛如地狱修罗般气场刹那间将众笼罩在内
  除早已习惯股威势笑虎以及被刻意照顾宁思莹之外其余所都莫名感到呼吸困难起来那沉闷压力直逼头重达千钧!
  目光灼灼扫视着众
  今天件事会让它个结果
  假如衣服偷那么就按照刚才说那样切损失由来替承担
  可要故意栽赃陷害……
  话戛然而止在他气势压迫下眼神飘忽面带慌色明显虚表现
  底把气势收若所指说:般犯罪者在作案结束后都会因为担跟案件关证据被发现在销毁之前随身携带
  话音落下脸色骤变身体也跟着止住颤抖起来
  看到反应当即问:车吗?
  青年长知为什么会问起个本能下回:门口那辆红色就
  点点头转身对笑虎说:笑虎你拿着车钥匙去车里找下看看没要东西
  老大
  笑虎笑眯眯走到面前身材矮他仰着脑袋伸出手
  车钥匙给
  慌意乱强自镇定两秒钟躲到青年长身后急中生智:你又执法员凭什么搜查私财物?
  笑虎伸出去手五指微曲骨节发出嘎嘣嘎嘣脆响
  虽然他依旧在笑但放眼炎国整个北境谁知战王笑虎脸上笑容越浓郁底压抑狂性就越浓烈?
  笑虎凶相毕吓得花容失色
  长!他来闹事!你要保护好呀!
  男保护欲被勾起尽管青年长也看出来两善类却依旧强挺着腰杆挡在面前皱眉:两位先生既然你已经说跟里员没任何关系那就请马上离开要干扰公司内部事务
  反应还够明显么?丝毫没离开趋势伸手指着问
  青年长显然也蠢过他并打算顺势给宁思莹平反
  因为他很清楚只把宁思莹逼到走投路他才机会把个浑身上下散发着知性美女抱上床
  先生再说遍里内部事宜与你关请你马上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