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成神,从一条虫开始 > 第6章 月黑风高夜

第6章 月黑风高夜

<!--style="display:none;"-->
  夜幕降临之所药奴组比以往提早完成任务被带回草堂关起
  回草堂同组孩童都向表示谢意
  今天堪称们大救星人完成170个药丸制作使得全组能够提前回休息
  也愿多说客气几句照例全都炕休息
  因为长期高压劳役关系些孩童们身体全都处于极度疲惫状态加每日工作内容重复也没有什么可说返回草堂之大家基本没有太多交流
  像球学生宿舍里熄灯大家还要开个夜谈会天南北海吹番才睡觉些孩童沾枕头几息功夫都全部睡着
  然乐少说些话暴露身份看着些睡着孩童叹口气
  宁为太平犬做乱世人
  从大商王朝变动以天下动荡安各种邪魔外道四起搅得很多百姓生活困苦、朝保夕
  家也因为家乡变得再太平之才居家搬迁投靠亲友没想半路就遭遇横祸
  眼下个机会现眼前如果独人逃还有点把握只就么走之什么都管话些孩童必死无疑
  问什么悲悯天下善人但如果能帮些孩子还有其被奴役药奴获得逃生机会话绝会袖手旁观
  实力!
  还实力!
  只有想办法拼命提高己实力才能创造活下机会
  即使逃去之要动荡社会活下去还要努力提升实力
  摇摇头把纷杂思绪抛开继续复盘己计划
  今天虽然劳役天但收获小
  白天几只侦查苍蝇已经基本向展示山谷形貌图还有些金乌帮守备情况情报收集还算错只差点对金乌帮武力评估
  缺点就目前只能覆盖百丈、大约距离333多米直径距离有些远点还未能覆盖侦查清楚
  过好制药堂处于山谷据点中心位置其各个核心建筑还比较集中重要建筑已经摸得清二楚也都血池感应范围之内
  特别通过埋伏木箱里蚂蚁找存放药丸石洞
  吞噬虫已经带大队蚂蚁前去埋伏只等命令就开始吞噬
  就个大血包能带巨量血值只等夜深人静仓库守备放松之吞噬虫就可以大展拳脚
  侦查过程中血池展示另外种能力居然能池水中倒影观测实际景象并且还能将影像存储起支持快放慢放甚至局部放大让有些惊喜
  最最重要收获孵化可以带毒和投毒杀小分队
  次试验和孵化可下血本直接把身血值清零
  通过白天薅羊毛似操作以及血池推算致死量现只攒8份左右毒液剂量有希望做虫换命击必死
  内视扫遍己血池空间目前王炸杀小分队正歇息血池边山石就绪待命让安心少
  计划虽然完美但还可行
  底今晚就动手还隐忍几天把其情况再摸透就看会验证结果
  躺土炕看看屋顶破洞今晚风大云厚月亮时隐藏云层之大片漆黑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
  缓缓闭眼睛开始闭目养神
  多米诺骨牌已经搭好就差最点点推动
  ……
  金乌帮守卫营房内
  眯着只眼把柄半尺长精钢短刃对着烛火瞄瞄查看下刀刃否锋利然用白布仔细擦擦慢慢插回己刀鞘里
  “呦~老弟要干嘛难道打算亲动手给那帮奴工放血?哈哈”
  同屋内另名同样青铜羽卫汉子笑着问道
  “周长老亲下令敢怠慢当然己动手啊”
  “嘁!”对嗤之笑“周长老说要灭口就行你费那么大劲干嘛时候弄身脏”
  “直接赶起锁山洞里面外面放把火烧过时半会全都死绝柴火都用己搬哈哈”对面汉子说兴起嘲笑会办事
  “哼!”
  金乌帮心狠手辣杀人如麻哪里知道种火烧省事
  只周长老亲交代事情光要做好还要做漂亮、做狠样才能入得周长老法眼用火烧哪里及得个个亲宰杀让人印象深刻
  等回帮中覆命说定以会得长老重用
  武道修为已武师级别只功绩够才做青铜羽卫否则以实力当个白银翼卫绰绰有余得如此机会然要好好表现人头
  心中小心思然愿接话挑明内心冷哼声扑下吹灭蜡烛躺下睡起觉
  山风渐起吹得满山满谷树木哗哗作响月亮也躲浓云之
  金乌帮为保密夜间极少使用灯火整个山谷内除少数外片漆黑
  通过埋伏跳蚤感应听得那里鼾声四起陷入熟睡猛睁开眼瞳孔黑暗中闪过丝绿芒
  “动手吧”
  个念头之下白天隐藏衣服内里跳蚤钻脖颈狠狠咬口灌入毒液
  “啪”
  底练武之人睡梦之中感受疼痛反手拍隐隐觉得手有些湿乎乎
  “明天要再找药堂人领点驱虫药”
  以为拍死蚊子迷迷糊糊又睡过去
  只蟑螂从床板之下爬窸窸窣窣爬面前晃晃细小脑袋对着左右观看
  背脖颈从刚才叮咬之处小块伤口迅速变大变色形成大块黑绿色面积断延伸
  “呜呜”
  熟睡中额头冒汗珠面孔开始扭曲身体抽搐意识对想努力睁开眼爬起却虚弱只能发呜呜声音
  努力翻身睁开眼皮视线模糊勉强认面前个黑影
  “好像个虫……”
  最个意识里面冒个念头口吐口黑血便无声无息死床
  蟑螂爬脑袋凑口鼻处用两个触须停试探会又爬胸口处心脏位置试探
  “确实死回吧呼~”
  另侧足足等十五分钟通过蟑螂确认确实死亡召回蟑螂仆虫舒口气
  “从咬入注射发作死亡差多35秒”总结
  绿色知名毒药确实霸道看接触必死
  过些武者确实感应灵敏睡梦中还能感应被咬
  计划要小调整下能使用蚊子
  蚊子飞行慢而且声音常人都听得见更别说训练有成武者
  跳蚤长距离移动擅长需要其虫类配合……
  冷静分析着慢慢完善着行动案还没意识己心态慢慢发生变化
  ……
  浓云间隙月光洒落道月光透过巡卫营房窗户冷冷照狰狞僵硬面容
  眼睛突睁瞳孔收缩细如尖芒床坐起头颅慢慢、僵硬转向睡另间床榻巡卫
  两只尖利獠牙从口中刺破嘴唇而撑起嘴角显露股怪异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