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成神,从一条虫开始 > 第8章 查探尸傀王

第8章 查探尸傀王

<!--style="display:none;"-->
  带着亲卫施展轻功身法急速地朝着断崖方向赶去停山谷深处个巨型岩石旁
  见过舵主
  之前火光黑暗中传播很远里守卫也注意情况现见舵主亲至连忙从暗岗处显露
  色凝重对着守卫问道:里可异常发生?
  守卫脸茫然道:禀舵主切如常
  闻言眉头皱递过半块钥匙
  开门!
  
  守卫答应声接过钥匙又从身中取另半钥匙组合番后插处起眼石缝中用力转动
  匝匝匝——
  原本与山崖融为体万斤岩石居然缓缓向后移动露个仅容通过口
  里透露飘忽火光内股难闻气味涌
  守卫走口用力拉动根绳索通知方
  你俩留里许任何进!
  舵主两名亲卫立刻戒备站好
  摸摸腰间锦囊深吸口气才迈步走进山
  中石壁之插着火把照明延伸内深处此时山风穿流而过吹动着火焰乱跳影子映射石壁如邪魔鬼魅般放肆狂舞说诡异
  顺着内石阶处空旷之地里被夯土隔离三个房间
  其中间处木制牢笼里关着三个蓬头垢、成形囚徒臭气熏天污浊堪
  被囚禁之看见进连滚带爬冲栅栏处拼命伸手凄厉地哭嚎
  大慈悲放过小吧小给你生生世世做牛做马……
  大开恩啊求求大……
  对此视若无睹直接最里间也最大石屋
  石屋空荡荡没什么摆设只石壁布置几个铁锁机关
  石屋中央地开个井口大小黑深见底口用小臂粗细精铁做成格栅牢牢锁死
  名金乌帮守卫站旁等待
  此容被毁、满脸腐烂过疤痕五官仿佛要蜡烛融化坍塌样变形移位
  见过连忙前双手停比划嘴里发阿巴阿巴声音赫然个哑巴
  询问道:两日可
  回禀舵主除两天前副帮主过再没哑巴比划着手语道
  可曾听过动静吗?
  副帮主那次喂过之后再没听过
  皱眉走黑半米远位置停盯着黑看会里黑呼呼毫无生息却让他敢再靠近半步
  他手摸着腰间锦囊又取火把小心翼翼地探向黑照亮奈何口太小光线照进去没多远就看清
  丢块石子进去落地弹几发小小回音之后便毫无动静
  略沉吟色阴沉道:带个血食
  哑巴看守领命去多时外就传阵撕心裂肺哭喊密闭地穴格外刺耳但很快哭喊就变成呜呜哀嚎
  名被囚禁男子如同小鸡样被哑巴拎进似乎被捏断巴只能徒劳地挣扎
  动手
  哑巴看守咧嘴笑露残存几颗黑牙他把哭嚎挣扎男子拖黑处刀柄敲男子脑袋
  男子受此击晕死过去鲜血流淌滴落黑中
  哑巴扳动机关两个铁棒格栅被机关抽露宽左右间隙
  马脚将男子踢口头朝塞进去
  男子刚啪嗒落地窟立即当朗朗响起串铁锁链摩擦石壁发刺耳声音
  听声音响起神色喜随即想什么紧张地吼道
  快关!
  吼!
  嘭——
  哑巴看守刚刚把铁棒插回去就听见声震耳欲聋吼声自黑传声音之大居然石里回响震起阵灰雾
  颗长满绿毛硕大丑陋头颅撞铁格栅发声闷响又跌落去黑发甘地嘶吼
  好险
  听黑传惨嚎和咀嚼声音之后才松口气
  妈尸傀王果然凶悍
  悻悻地看着口心余悸虽内劲护体但仍然被刚才那声吼震些气血翻涌
  他们湖中平常搏命厮杀掉脑袋都会皱眉但他们并擅长和些妖魔鬼魅打交道
  若仙师还要带走尸傀王他早就让封死里
  之前看王横那被吃掉尸体判断绝对野兽所为他立刻联想尸傀王跑
  虽然里布置坚可破又仙师之前作法压制但自尸傀王被关黑牢之后再没敢去过
  担心时间久被尸傀王挣脱锁阵又误打误撞打通其他穴通道跑去那可个天大麻烦
  金乌帮此据点要保守最重要秘密只舵主及长老以少数才知道内情
  既然尸傀王还那么外吃掉王横管什么都应该好对付些
  那底什么吃王横?
  难道煞尸?
  色凝重极力思索着
  ……
  金乌帮行动素方谦所草堂已巡卫前查看无所获后依旧将他们锁草堂内只门口派两名黑铁巡卫看管
  方谦装着和其余孩童样懵逼样子小声讨论之后还各自休息
  长期高压和实力悬殊对比让他们也敢生什么奢望早早休息还能多睡会
  尊主吞噬虫次带回血值总计3556800点
  时间紧迫只得及吞吃700多个药丸
  为尽可能暴露方谦让吞噬虫吞噬批药丸时全部偷偷地药丸开个极小口子然后吸
  从外观还个完整药丸而且全部只偷取箱子中部药丸只要把所药丸都拿检查会被发现
  可惜
  方谦被数值吓跳又些惋惜
  因为着急让吞噬虫返回没得及把药丸仓库中所药丸吃完
  好吞吃部分仍然转化巨量血值外加分离药丸中毒液顿时让方谦底气十足
  立刻准备分解毒液同时孵化数量600只自杀小队仆虫待命
  之前侦查苍蝇把金乌帮驻守数基本摸清楚大概还百左右规模方谦决定孵化五倍多数量毒液仆虫应对
  消耗血值33000点
  血池收制作毒虫大军任务池水表如同开锅样停翻滚气泡源源断孵化仆虫
  另外继续帮我强化身体强化能再强化为止
  方谦又命令孵化和部署几十只侦查蜘蛛散发去监控各处动静确保安全后才闭着眼睛躺土坑达命令道
  徐峰莫名消失带变化让方谦计划被打乱现急需先提升自己实力
  尊主
  开始全力强化尊主体质
  股股血红色粘稠液体随着心脏跳动流遍全身浑身仿佛被灼烧般方谦忍住闷哼声咬牙忍受着场身体巨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