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成神,从一条虫开始 > 第15章 好粗的螳臂

第15章 好粗的螳臂

<!--style="display:none;"-->
  宗师境已经可以将感知练到极限即使野外漆黑树林里对也没太大影响他追随着踪迹丛林深处
  别躲你中我玄阴之毒时间越久越痛苦如乖乖老夫会给你个痛快
  边拨拉着脸缠绕蛛丝边狞笑道
  哦吗那就看谁会求饶给个痛快
  从远处草丛中站起露眼睛带着冷笑眼神
  区区个旁门左道小子也敢招惹金乌帮虎威老夫今天就
  话未说完突然觉察什么脸色变猛地朝右后全力劈掌
  鬼鬼祟祟见得人东西给老夫!
  话音刚落只见半人高草丛里慢慢站起只巨大身影轻盈又悄无声息地自草丛走向股无形肃杀感宛如实质向着压迫过
  什么鬼东西
  鼻尖立刻渗细密汗珠
  刚才块地他观察过却没发现东西存说明东西隐匿能力远他之
  厚重杀机让见惯腥风血他也惊心跳开始加速
  等黑影走到跟前嘴巴都惊得张好大简直敢相信自己眼睛刚刚得意兴奋心情现如同掉入冰窖样全身冰凉
  黑影正血池刚刚孵化战斗原生——螂形态兵
  好大
  好粗臂
  饶走江湖多年见识丰富但么大体型螂根本闻所未闻说话也结巴起
  螂兵站那里足匹成年骏马般体型若四条走足站直足将近3米高
  原本螂相比身体显得细小三角形头颅也足面盆大小张开咀嚼式口器露强劲颚对黄绿色透亮复眼突锐利盯着
  最夸张对捕捉足俗称螂刀前足好似镰刀般弯曲着宽大赶得砧板就像巨大板斧
  腿节和胫节根根倒束着利刺足半尺长黑暗里也能闪烁着金属质感寒光
  孵化时让血池把螂流线型身子稍微变动全身也覆盖身坚硬轻质外壳棱角把螂从看去个江湖刀客改成披甲武士
  变得更加威武更加威慑力
  刚才那掌劈镰刀足被坚硬外壳挡下毫无损伤
  螂兵后依照习性展开四肢和翅膀举起镰刀足摆恫吓状态
  昆世界里螂招恫吓拟态时会吓得小昆忘记逃跑乖乖地被螂捕获
  也知道惊讶地回神被螂兵恫吓拟态吓到站原地傻傻地发呆
  皱眉他要试验下兵战斗力都反抗怎么进
  刺激刺激他
  兵受到命令身体未见什么大动作其中只镰足模糊影子闪嘶破空声下胸口就爆团血花
  啊!
  疼痛让反应过大叫声居然手直接就转身而逃
  螂兵侧侧脑袋看眼待奔四五丈之后才蹬四足硕大身躯快速无比追去
  即使丛林树木杂草茂密螂兵却能如同蝴蝶穿花样期间敏捷地穿梭到两秒就赶到全面
  吓得魂飞魄散手忙脚乱地劈几掌又换个向继续逃窜
  螂兵镰足挥舞仿佛切割空气般把玄阴掌风化解掉依然落后几丈之后再进追赶
  如此数次把追团团转就逃下山去
  头发散乱身锦服被割裂条条衩衩到处血迹斑斑就宗师境也被强提气搞呼吸紊乱气喘吁吁要多狼狈多狼狈
  可以
  兵表现碾压宗师好几个层次实力让非常满意已经没进下去必要
  500000血值花值
  此时就感觉好像花大钱买个赛车然后比赛中赢得冠军样高兴
  啊!
  声惨叫被兵砍断手臂然后用尖刺穿他琵琶骨好似挑件衣服样带到面前
  收起飞蛾面罩走到他面前
  想要个痛快呢?
  戏谑道对于金乌帮样黑帮他深恶痛绝绝留情
  你你见到真实面容却说完整句子武功被废他张嘴也只吐些血沫
  他怀里摸摸摸个支竹筒和火折子略研究嗖——啪!支黄亮火球夜空中绽放
  你!
  想到什么眼神变得恶毒
  对他晃晃冒烟竹筒微笑道:火箭为号
  想说什么却发现视野天旋地转转几圈后停下最后点目光却看到泥土和杂草只爬过小蝼蛄
  站半山坡位置看到谷内已经四处起火包括库房内也燃起熊熊大火只三个草堂边平安无事深夜之中火光冲天倒也些壮观
  可惜少药材仓库中和交手之前就把吞噬又派去也知道能带回多少
  螂兵从侧后靠近过如同马儿样低下头颅肩膀轻柔地蹭蹭
  
  其余三人看到火箭信号纷纷赶过停草堂下望着黑漆漆山坡却山
  舵主你看
  两名黄金翼卫看着草堂前打斗痕迹疑惑道
  江鹏两眼微眯仔细看下草堂背后山坡却没发现长老踪迹他沉声道:恐怕事蹊跷小心戒备
  山见三人疑惑肯叹口气
  本想稳妥点引诱他们逐个击破现既然肯只能自己下去
  依然带着鬼面飞蛾面罩现视野江鹏等人立时警觉起
  你何人?长老去哪里?
  双手摊耸耸肩算回答
  江鹏心中沉长老见踪迹但个怪异少年看长老凶多吉少
  甚至召集火箭也很可能长老施放
  如果长老放火箭而少年故意召集他们三人过要网打尽么?
  好!小心戒备江鹏心思电转想通些许立刻高呼声同时伸手往腰间锦囊摸
  三人本长期起配合默契江鹏提醒其余两人立刻变动位置就要形成三人背靠背三角防御之势但为时已晚
  道黑影悄无声息地从后急速地扑过状若镰刀似刀锋联同三人起横扫超快速度压缩空气发尖啸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