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成神,从一条虫开始 > 第27章 天高任虫飞

第27章 天高任虫飞

<!--style="display:none;"-->
  尊主你醒
  我们哪?
  恢复意识捂脑袋坐起发现自己躺片江滩四周荒无人烟江岸远便片原始树林
  自己浑身下被江水泡发白原本就破旧衣服更碎成烂布条勉强能穿身遮羞
  现什么时候?
  尊主已经昏睡三天我们漂江面漂三天今天早才被江水冲岸
  所值都用完吞噬三天停吞噬才积累部分值修复尊主伤势现只59点值
  哎叹口气最他动用所值孵化飞去帮忙被雷那么劈下估计全死光点都回收
  巴掌大吞噬靠过半立而起触须晃动停
  都过去三天?都知道漂到什么地吧
  接受池意识发现吞噬些天乱七八糟捕食少东西什么各种子树果实江里小鱼小虾树鸟蛋等等食谱颇杂
  真辛苦你
  他伸手摸摸吞噬头吞噬开心触须乱划
  螳螂兵呢?
  还池沉睡中因为没足够值暂时没唤醒
  叹口气站起身伸个懒腰深深地吸口气
  阳光略些刺眼但照脸暖洋洋格外舒服
  天夜之间穿越重生战胜金乌帮、邪修仙师和尸傀王结交靖夜司跌宕起伏简直如梦中
  从劳役中解脱重获自由感觉实太好!
  仰天长啸
  被雷劈之究竟发生什么?
  舒缓心意之好奇地问道
  池通过池水映射将最段战斗画面徐徐展开
  尸傀王能扛得住燕久成雷电攻势但却抗住天雷罚
  雷电劈下之直接贯穿尸傀王将它劈四分五裂
  被雷电余威震飞好身符文还发挥作用吸收伤害整个飞起落入悬崖掉进江水之中
  好之前强化过身体虽然受重伤还保住小命
  螳螂兵近乎死但受重伤靠池最值恢复强撑飞到身边回到池中养伤
  吞噬会飞没参加最战斗它最打扫战场
  当看见燕久成最时刻强撑呼唤他画面微微笑
  个燕久成还算讲究义气心里还惦记他枉陪他玩命场
  过现都知道漂到哪里没办法回去找他
  况且自己能力他面前暴露出些也知道靖夜司会会把他当邪修看待索性暂时先去找燕久成
  都拿出吧
  江滩坐开始验收次收获
  通过池意识交流他已经知道吞噬最忙前忙搜刮些东西回总算没两手空空
  吞噬把吞到自己肚子里东西都吐出
  饮熔星剑
  几张没用掉靖夜司符箓
  还堆白骨
  两条锁尸傀王铁链
  对饮熔星剑和符箓已经很熟没去管它们
  他直接拿过铁链仔细观察锁链头成箭头状估计刺入尸傀王骨头中导致它也没办法取下
  铁链也知道究竟和材质分量极重以现状态都能全部拿起只能抓住其中几节查看
  能锁住尸傀王又经得住雷劈而安然无恙铁链决定般物品奈何也懂材料块没法辨认只好先放到边
  ……灭骨
  尸傀王被雷劈而亡灭骨再厉害也抗住老天力量尸傀王灭骨被劈散架块块散落
  但经过雷电洗礼些灭骨原本阴气尸气全无拿手里又轻又结实晶莹玉润透射暗金蓝色光彩
  些居然第次觉得堆骨头很好看颜值居然颇高让人怎么也无法和尸傀王丑陋僵尸联系起
  从尸傀王身得东西看档次低但却知道怎么使用
  仍然先将它们收入池中以也许见识丰富还能排用场
  心胸豁达之前耗费大量值最就换么点东西但他点悔
  脱离奴役成为自由身以人生轨迹就要由自己谱写
  兴致大发把饮熔星剑往肩头扛带吞噬转身钻进茂密地树林
  ……
  周连绵群山树林中只硕大螳螂飞天而起面坐个衣衫褴褛如同叫花子样少年嗷嗷兴奋地叫惊起树林中群鸟振翅高飞
  就朝那个向飞吧
  辨认下向指东边说道里群山之间江水好几条水势湍急各条江水支流都蜿蜒向东而去下游地定会人烟
  几日都采集值收集样体治愈兵
  茫茫群山之间各种昆和动植物少吞噬也挑剔只要能转换值都吃下去
  只要池能供应值转化补剂能量也会饿死反而变壮实少
  过近乎与世隔绝生活同时直思考未向
  哼过个凡品蚁罢值提
  邪修仙师句话让思索很久
  原以为孵化出螳螂兵已经天下无敌但没想到遇到些妖魔鬼怪邪毫无办法
  记忆中父母曾经告诉他大商王朝跟过去几百年相比已经越越混乱因此才要搬去靠近京城地讨生活
  如此乱世如果要想获得安全感只自己变得更强
  他沟通过池未仆若要突破凡品等级限制还必须获得更高级别样体才行
  莽莽群山遇到都些普通昆动植物获得到更高样体标本
  都些担心万再遇些邪魔鬼怪自己能能应付还个问题
  思想去现荒山猥琐发育时候还要融入人类社会利用个世界已知识和修行体系强化自己
  况且最近段时间荒野采集值吞噬到东西就转化值而言并没比之前育尸丹更高
  自己个人满山转悠积累值效率并没很高基本会深山修炼个几十年出就无敌情况发生
  综合考虑下拿定主意还想办法回到人类社会中去提升自己实力因此全力朝个向飞去
  ……
  数日山间通道边树林中
  放开我家夫人
  求求你们我们家商社会出赎金
  两名十五六岁左右娇俏丫鬟被捆住手脚倒地苦苦哀求道
  吵什么吵再吵连你们起哈哈哈
  你家夫人就要享受我家三哥威力
  哀求换阵肆意淫笑
  群山匪打扮汉子正围打劫现场收拾残局
  地泊中横七竖八倒六十多具护卫尸体幸存几十个商队伙计全部被捆成团
  运送货物和钱财全部被翻出片狼藉
  十几步之遥外名年纪大约二十多岁体态婀娜、美貌端正妇人被两名大汉按住双手倒草地她尖叫拼命扭动挣扎但力气哪里大过山贼
  徒劳挣扎让她衣衫整头发散乱反而更加激起对面名五大三粗汉子兽欲山贼口中三哥
  嘿嘿小娘子真带劲好久没遇到过样货色让三哥我好好疼你
  山贼众人口中头目三哥淫笑褪下裤子就要扑
  妇人绝望地闭眼睛留下泪水
  突然阵凉风拂过
  三哥只觉得胯下凉低头看
  嗯?
  下面怎么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