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成神,从一条虫开始 > 第32章 议事厅议事

第32章 议事厅议事

<!--style="display:none;"-->
  你跟着我做什么?见绿柳丫头直跟身后几步远路相随禁停下问道
  奴婢伺候看看什么需要奴婢做
  绿柳嘴说着却停三米外两眼怯生生地敢直视绿柳称呼为为区别她们做为下则称呼为
  我要去洗澡你跟我能做什么?
  那……我替提水
  水缸水用着
  那我为烧火
  乐己烧水神器手哪用得着她慢慢烧火
  行去替我准备套衣服就行看出小丫头还些抗拒己挥挥手将她打发走
  
  绿柳领命转身提裙角跑飞快
  她能违抗命令但面对还些害怕邋遢造型各种各样虫子让她想起都忍住要尖叫
  再加现身迎风都臭三米味道更让她退避三舍原虽然服侍做些伺候活但好歹贴身侍女还从没做过么难
  现得命令正求之得赶紧跑开会会
  营房内找到口超大大铁锅灶直接举着水缸就次性加满
  又取出饮血熔星剑激发般三分之二火力往灶膛里塞
  那喷涌火舌比现代餐馆后厨大灶还猛连木柴都省得抱大锅水很快就烧热起
  堂堂七品符器靖夜司斩邪诛恶利器若被看见用烧火知会何种表情
  血池补充恢复体力意气血消耗看切进步东西都应该围绕以为本理念使用
  外面还吵吵闹闹惩治内奸惬意地泡热水中放松回顾己思绪
  次突然让认确实临时起意
  解到隐修者个概念后突然意识到己未提升会帆风顺
  未更强功法获取新境界划分靖夜司种种可思议符器和符箓还灵兽种种事情要靠己点点挖掘获取太难
  靠着己到处狩猎似地收集血值估计很难满足以后提升需要此外杂七杂八事情需要借助个强力帮手解决
  次碰巧遇京城七大商会之继承如能抓好点会让省事少
  那种只知索取知回报之嘴说让认为但其实心里把定义为以为导双边合作关系相信以后会从们合作之中获利丰厚
  但合作归合作该抓己手心掌控点想放手
  故而才刚才演出戏要让众通过试心虫保证对忠心
  所谓试心虫过前段时间收集到种寄生虫被血池强化过而已
  如果激发虫卵过多久就会被消化排出去只个纯粹心理威吓让手下们敢造次
  等实力能提升之后帮背背叛对说都无所谓
  只要能撑过开始段时间就可以
  但对清云社帮说管认可还认可现都已经心里深深地打能背叛烙印
  衣服已经拿给您放里门外绿柳声音传
  待会请你们夫议事厅见面我还事要交代淡淡道
  
  足足洗两大缸热水将己洗干干净净
  亏商社之看待物确实套绿柳拿干净衣物虽然算多高贵但极其舒服尺寸刚刚按照身材改过还针眼新缝过痕迹
  身得体修身青色长袍将良好身材比例衬托得恰到好处条白色纶巾将头发束起虽然只十二岁个头却比同龄高半个头整个看起挺拔又精神刚刚洗完热水澡皮肤白里透红呈现股少年青春气息加神采透射双目挺直鼻梁微薄嘴唇副英俊美少年样子
  收拾完毕对己形象比较满意才急忙地走向议事厅次没再带飞蛾面具既然收做属下按照观念然疑用用疑索性坦露己面容
  伙计们早已散去绿柳站议事厅台阶张望等着到时好向夫禀报
  咦?
  个走少年谁?怎么没见过但看着好帅样子应该坏
  等等身衣服怎么么眼熟?
  啊!会……
  绿柳啊地声叫起转身就跑进厅内
  远远见些莫名其妙又看看己没带什么吓虫子呀
  夫~绿柳大呼小叫那小那换个
  怎么回事慌慌张张被吓惊难道又出什么强盗土匪
  那个帅哦绿柳还没缓过说前言搭后语用手指着门口向
  到底怎么?兰芝忍住道
  夫恰好走进和三女打个招呼
  和兰芝时都愣住瞪大眼睛
  走进英俊少年谁?
  绿柳此时已经反应过施礼道:奴婢绿柳见过
  二女闻言才反应过虽然没见过真容但眼前少年身高体态和声音正和之前蒙面邋遢少年样
  刚刚认还会谁
  见过()二女压下震惊连忙见礼
  必客气大大朝椅子坐示意坐下说话
  推脱番执意站着和说话以示尊卑再坚持由她去
  请喝茶听竹轩好茶叶百两银子钱呢绿柳此时端茶水殷勤地介绍道
  我与说话你们要插嘴见绿柳态度转变心中好笑
  兰芝赶紧拉着绿柳退后旁
  知和吩咐见确实十分年轻非但担忧反而更加高兴
  隐修者年纪越轻未进阶更高境界几率越大明白个道理她态度越发恭敬
  看己赌对
  紧慢地地喝口茶道:既然你们都已奉我为又接受我考验我妨将己身份告知与你
  本姓名你们必称呼我为外时称呼声公子就足够我们现关系暂时要向外透露
  慢慢地想三女讲述己要求身为现代社会理念熏陶过对种尊卑思想并感冒宁愿些必要礼节简单些但对于己发布任务却严格地要求三女完成
  作为曾经位项目经理要按照现代管理式点点打造个为己服务地后勤支撑保障团队出
  随口提些要求让三女听住点头心中暗暗吃惊个十二岁少年怎会心思如此细密知晓如此多管理面理念而且说极为合理又完全可行让三几乎打开新世界大门
  真妖孽呀!
  知觉等已经完全忘记之前吞吃试心虫卵时带快将心中地位拔升到个前所未高度
  知清云社对贼赃可什么办法处理话锋突然转问道
  贼赃?
  清云社直做正当生意贼赃路明很容易惹非议对清云社声誉影响过清云社京城和其地都己势力眼线三教九流都略接触思索下道只要特别棘手贼赃若真想出手话什么难事
  手指杯口转着圈道此山寨还少货物虽然被浪费少但数量仍然巨大知你何打算?
  些义之财取之愧铲除黑狼寨为民除害愿将此贼赃转售出去所获利润全部交给
  只顺手销售批贼赃目仅于此提醒道
  说聪明之思索下立刻醒悟故意销售赃物受把柄引蛇出洞
  她眼睛亮倒个好意
  之前抓获内奸刘七对幕后指示问三知只知道个武功高强带着梅花面罩和联系接触拉反水
  刚才她直发愁如何揪出幕后陷害她凶手毕竟继承之争三个另外两位哪个个才凶手现还摸着头脑
  如果陷害她之知晓她销售路明赃物必然会以此为题大做文章削弱她争夺继承声势
  种计谋虽然会己声望受损但能找出敌对之还值得
  多谢谋划拜谢!彻底心服口服盈盈拜
  摆摆手又问道
  你之前提到过封号隐修者还天师府名额怎么回事我刚刚出历练对些熟还请解惑
  此事简单虽修炼之但清云社曾经推举培养过隐修者对此事亦所解
  终于能为出力回报地精神震
  她清清嗓子细细地将大商朝隐修者和天师府些制度向解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