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成神,从一条虫开始 > 第38章 闲来逛赌场

第38章 闲来逛赌场

<!--style="display:none;"-->
  出意料当晚晓蓉亲自下厨做桌口味难以形容丰盛饭菜
  饭桌上张建柏父女极力吹捧菜肴美味可口与之相反却很少下筷者拒大块朵颐把饭菜最后都包圆让晓蓉扬眉吐气转而拿为例狠狠教育顿挑食父女
  难吃饭菜自然经过嘴偷偷落入吞噬虫肚对他完全没影响
  家四口饭桌上欢颜嬉笑其乐融融相处甚欢让转世感受到久违家庭温馨
  之后三日按照大商王朝民风晓蓉操持下重新为父母举办次祭奠活动才算安心结束
  坚持下原本给家置买、与姑姑家隔两个巷个独立二跨院成他独自住所里无打扰他可以大胆地试验自己新想法
  日上午拿出从尸傀王身上获得知名铁链翻覆去仔细观看
  铁链仅坚硬无比连饮血熔星剑也无法斩断而且被拿紫色火焰焚烧之后表现出对火焰威力加成效果令他大感兴趣更奇特铁链表面甚至还出现极小、如点点星光状物资阳光照耀下闪烁折射光线发出如碎钻般璀璨光影美轮美奂
  就琢磨利用铁链时院外传敲门声和奶声奶气呼唤声
  哥哥哥哥
  
  打开院门看丫鬟叶儿抱活泼可爱囡囡站门外
  几日和姑姑家相处下囡囡已经黏上若姑姑吩咐要多打扰囡囡恨得天到晚找哥哥玩耍
  见到出柳儿施福囡囡笑嘻嘻地从鼓鼓囊囊怀里摸出锭银两只胖乎乎小手抓还挺吃力
  给哥哥拿
  囡囡?
  娘亲说哥哥能老闷家里想开心事情要多出去走走散散心对身体才好
  给哥哥零花钱娘亲去思宝斋做事让囡囡交给哥哥娘亲说够还可以和她要
  接过还带体温银心头暖
  十两银对普通家已经半个月花销
  经过几日观察发现姑姑虽然经营祖传思宝斋但实际营收并太好姑父张建柏城府当差两袖清风并没什么油水收入
  家其实过并很富足尤其姑姑连个像样首饰都没佩戴甚至全家都节衣缩食
  今天下拿出十两银当做零花钱让他十分感动
  囡囡乖笑伸手掐把囡囡圆嘟嘟脸蛋心念转动之间已经打算
  送走囡囡二溜溜达达上街穆安城好几日除和姑姑叙旧加操办祭奠事情还真没出好好逛过
  穆安城位于梁州西侧距离京城过三四日路程口约估五六十万之多城池本身并大但却个重要集金银首饰加工、文玩字画生产交易于体城市
  城内从事些文化加工行业店铺众多家祖传思宝斋也开此处城里处处透露股文化气息
  用现代话讲就穆安城行业满足京城民对金银珠宝玩物字画面物资和精神需要
  城里四处走动看个新鲜
  齐掌求求您老发发慈悲先赊点给我钱我定还您
  家中老母就指副救命求您行行好哪
  咚咚咚——
  个身穿补丁衣服农打扮汉跪青石板上对家店铺大门使劲地磕响头脑门都青紫大块隐现血迹
  路上行对此指指点点却没围观或者帮说话
  保康堂?
  正好路过此地抬头瞅瞅店名旁边还悬挂个斗大招牌写个字店面倒小
  他微微挑眉迈步过去
  赵二你小别犯浑赶紧走开别碍我家生意
  名店伙计走出脸嫌弃地说道
  见到进店他马上换个笑脸
  客可要抓?
  站堂中间瞅排列三面墙之多排排密密麻麻都各种小抽屉上面还写材名字粗粗估计足几百种材股混杂香直钻鼻
  临近中午并没其他客店铺里很安静几名伙计抓忙碌名花白胡须老者台前低头算账到并没吸引太多注意
  错要抓
  敢问客可小替您抓个
  伙计见穿虽然普通但年纪轻轻却沉稳大气敢怠慢当即客气异常
  嗯那就每样三成吧淡淡道
  三成?伙计愣暗自嘀咕起
  什么三成抓从都按几钱几两秤哪什么成说法小会个傻小或者捣乱吧
  对
  把你家所材都卖我三成
  此言出店内所伙计都抬起头惊讶地望张大嘴说出话算账掌闻言也惊讶地抬起头仔细地打量
  站姿挺拔目光清澈俊美面貌几分稚气未脱什么顽劣之相看样捣乱找茬
  位公老夫齐安山乃里掌齐掌走出台上前抱拳道
  知公替看病抓呢还想要采买备货?
  替办事采购些材而已见掌保养得体面相倒也几分清风道骨似奸商模样也回礼道
  他从怀中掏出个布兜朝台上倒三十几颗金珠滚落桌面上金光闪闪让伙计再次瞪大眼睛连见惯世面齐掌也忍住呼吸重几息
  些金珠正此前王梦珂感谢搭救给谢礼
  些买你三成材可足够?
  足够足够
  饶修养颇深齐掌此时也眉开眼笑起
  材价格贵贱但三十几颗金珠价值折合白银足数千两之多已经大大超过三层材价格
  公若替大宗采买其实大可去材商处买卖比老夫店中买要划算便宜多
  齐掌倒宅心仁厚见年轻以为他没经验当下主动告知道
  多谢齐掌好心指点拱手
  齐掌见并没改变心意意思便招呼伙计对库存货单安排打包提货
  店里顿时忙碌起
  随意店内走动翻翻放架上材典籍又随意指门外仍磕头乞求赵二
  门外那位钱也包我身上
  齐掌愣连忙吩咐伙计照办对些汗颜道
  公胸怀良善令老夫钦佩实相瞒老夫也行医多年自问也几分好善乐施之德
  赵二此前多次店中赊账买老夫也给他行过便甚至还送他几副材
  只赵二实烂泥扶上墙点闲钱就去赌场碰碰运气没钱就老夫里赊账偶尔翻本倒也会还账
  若见他老母可怜他还算些孝心早就把他轰走
  赌场?挑眉毛眼睛灵动地转转
  齐掌做大生意心情错打开话匣滔滔绝
  哎自从汤……自从穆安城开顺心赌场以原本安生穆安城被搅得乌烟瘴气
  原本好多好端端营生家被顺心赌场拉拢去赌钱赌输又借高利贷搞得家破亡、妻离散甚至还铤而走险干些违法勾当
  赵二原本家里还些田产但被赌场之拉下水后到两年就把家产败个精光妻也改嫁他自己老母病重缺医少他却被勾魂似始终想赌场翻盘
  赌场呀就像颗老鼠屎坏锅粥搅动四得安宁齐掌叹口气道原穆安城也算块文荟萃地就算京城也小名气大家都安居乐业和和睦睦如今倒好原清静再也没
  赌博恶习可沾染得呀
  此时已伙计把赵二材打包抓好给他送过去自然要求要透露自己付钱事情算保康堂头上
  赵二拿材千恩万谢地走
  和齐掌交代下其他事情也迈步走出去
  公备完话都给您送到哪里去呀?齐掌身后连忙问道
  顺心赌场头也回
  哎好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