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成神,从一条虫开始 > 第49章 天师府密谈

第49章 天师府密谈

<!--style="display:none;"-->
  京城天师府宝造司间厅堂内
  哼哼平定将军长能耐啊
  次出去六品青木甲给坏六品泫金雷对锏给爆七品饮血熔星剑给丢?!
  还满符袋七品符箓都都用光?
  个败家玩意还脸回朝我要补给?
  位精神矍铄老者气得抖动着花白胡子手指颤抖着指着骂心中犹解恨把抓起桌子玲珑玉猊壶作势要砸犹豫却又小心地放
  把我宝造司当什么啊?我哪那么能耐再给造多顶级符器符箓出啊?
  老者说激动口水喷溅蹲肩膀、如同雪球样霜月鸟伸出小小单翅扭头缩脖做遮挡状
  嘿嘿嘿您老别生气
  老者面前被骂狗血喷头仍笑嘻嘻地凑过端起玲珑玉猊壶又为老者添杯茶水才
  次遇修炼出半身灭骨尸傀王实好对付才把符器符箓都用光郭老看某出生入死份还请原谅则个
  五三粗汉子此时嬉皮笑脸副舔狗样子若被方谦见怕巴都要砸脚背
  修炼出灭骨尸傀王?那打赢没啊?没灭骨?
  老者闻言突面色变眉毛挑满怀希望问
  嘿嘿个个搓着手副好意思憨憨地模样喃喃
  灭骨被拾走
  被拾走?
  老者闻言气得拍桌子茶杯震得老高滚烫茶水冒着热气溅向
  依陪着笑脸老实呆敢躲闪霜月鸟单翅扇白雾飘出茶水空中冻结凝冰珠砸身滚落地
  堂堂平定将军居眼皮子低把灭骨拿走?还用掉那么多顶级符器?真打空气啊老者依饶
  讪讪笑刚要解释就听见门口侍卫高声通禀
  宗正武佑亲王回府请将军过去述职
  快滚快滚再要补给没自己去做任务赚功勋点换!老者挥袖子嫌弃
  您老别生气次再看您
  依旧恼笑嘻嘻地倒退出厅堂冷防被旁边位满身污渍青年把拉住袖子
  听说将军没装备吧我哇我好多符器我给青年很热情地递过只储物袋
  呃瞄眼青年谢谢吴兄好意亲王还等我次就拿次定次定
  说完他双手端拢袖子里扭头快步走起男青年明显力气没他被他把把手抽回去储物袋还没得及塞手
  嗨兄别和我客气啊尽管拿去用啊男青年仍放弃后面热情地高声喊
  快走
  充耳闻更快步疾走起速度之快让肩膀也跟着晃动霜月鸟蹲面像个糯米团子样弹性起伏颠着
  多时到间密室
  属参见府主
  单膝跪对着正中坐着名须发全白但依身板挺直威严老者行参拜礼
  此位身份尊崇老者正商王朝宗正、天师府府主、武佑亲王——周德乃当今商王朝天子曾叔父直接掌管皇室戒律和天师府德高望重身修为已修炼至灵神层虽怎么过问朝政但依当今商王朝顶梁柱定海针
  霜月鸟飞起空中向宗正周德性化地低头行礼而周德也拱手回礼随后霜月鸟扑棱棱飞到旁用名贵楠桂树做支架开始梳理羽毛
  起说话吧周德时才对
  属敢次属没完任务请府主责罚改刚才嘻皮笑脸沉声
  此事怨得周德放手中锦书语气深沉缓缓
  北州靖夜司分点突被邪修袭击死伤殆尽让始料及过三周之后本王才知晓消息紧急派过去执行个寻任务也仓促而为没想到让寻访之居举家搬迁都意料之外事情
  算终究如天算如实寻访到便也罢也算他们生造化吧周德挥手示意才站起身依毕恭毕敬
  看呈报段时间还击杀过尸傀王?
  属领命去寻访名单之但北州四处寻访到只能根据街坊消息沿着家迁移路线寻访碰碰运气追至淳原山脉时想半路遇邪修残杀民间肚妇血炼鬼婴僵尸
  属虽任务身但时气愤和那邪修打斗起后又路追杀至处金乌帮秘密据点撞见尸傀王
  便将当日发生事情五十向周德做汇报
  事情经过就如此灭掉尸傀王之后属也身受重伤外修养月余之后调集手剿灭金乌帮耽误些时间才回到京城覆命
  哦?么说和联手剿灭尸傀王那个使虫小子也落明?周德颇感心情
  正属当日昏迷之前见那小兄弟被雷劈震山崖落入江中后知去向
  可惜少年郎便如此能力又侠义心肠若能带回好好培育番将也靖夜司助力
  周德遗憾声端起茶盏慢慢品口
  见周德对方谦也赏识之意心戚戚话也变多些
  属也此意那小兄弟虽武功平常但应变能力、肉身强悍气血之力都当属流还手使虫好手段
  当时他拿饮血熔星剑子激发二十火灵珠发出紫……
  噗~
  周德口茶水喷出
  府主?
  周德居高位仪态隆重现罕见失态让愕
  没事只被茶水呛宗正咳嗽几声把茶盏放好
  居如此才本王也欣喜小子没留名字可说出家世师承?
  周德目光思索
  当时事发突那位小兄弟又故意遮掩相貌故而未能问到名字知他身份历
  他身体素质强悍属推测即使他落入山崖想必也会平安无事
  可惜可惜若能当时带回靖夜司最好周德目光微微闪烁叹息忽又想起什么忍住那柄饮血熔星剑也没收回?
  属时起将剑交于那小兄弟使用本想等结束再收回哪知最后意外突发后再没见过面想应该也被他带走
  丢失靖夜司重要符器属失职请府主惩罚
  周德闻言忍住揉捏阵眉心缓缓才
  小子倒认罪干脆
  此次灭杀尸傀王铲除炼尸派邪修剿灭金乌帮立功勋功过相抵就追究丢失品符器失职事
  过此事得对外透露尤其关于那个知晓身份小子激发使用饮血熔星剑事情
  周德语气冷
  违令者~斩!
  属遵令!凛抱拳
  还请霜凝友也保守此秘密宗正站起对着旁霜月鸟拱手施礼
  啾!
  原本直蹲那里爱护自己羽毛霜月鸟如性般严肃地站立起对着宗正郑重点点
  和霜月鸟退出密室之后宗正面容严肃目光闪动若所思他翻开桌锦书正那所接任务简述以及自己后书写任务简报材料
  翻开第页宗正目光那任务要求寻找员名单停留很喃喃自语
  想到世还还如此血脉之力能激发二十火灵珠之会吗……
  他手指锦书员名单轻轻滑动面方谦二字赫目
  ……
  与此同时穆安城深夜
  方谦盘膝静坐院中摆出五心向天姿势沐浴月光之冥想感悟月华内蕴篇入门式以此感受着月华力量只感悟到月华方能吸纳入体
  阿嚏!
  突个喷嚏打断冥想他吸溜几鼻子自语
  想到入秋晚还挺凉看得多穿件衣服别受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