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成神,从一条虫开始 > 第53章 再遇倪师爷

第53章 再遇倪师爷

<!--style="display:none;"-->
  和说话别正今天上午刚刚去过姑姑挑事倪师爷此时身边还站着名富态中年男两刚刚从二楼下似乎还相谈甚欢交情浅样
  待答话倪师爷便貌似热情介绍道
  掌柜给你介绍下位小兄弟别看年纪小那可思宝斋二当晓蓉侄哈哈哈倪师爷透露着虚伪笑容阴阳怪气地向身旁中年男热情介绍道随即又对着介绍道
  位穆安店赢掌柜
  思宝斋?
  中年男掌柜表面上和和气气但听思宝斋个名字眼色中闪过丝恍然随即又冷漠下去被敏锐地察觉
  果然有奸情心底略思索大致猜几分
  见过二当掌柜表面上还客客气气上见个礼虽然还个少年但生意场上还说些客套话
  见过掌柜也回礼道
  此时徐凌正好端茶水托盘从后堂转身见着掌柜和三之间正见礼打招呼心头禁喜暗道看今天给东拉个贵客连掌柜都亲自接待现场表现时机刚刚好待会打赏定会少
  想此处脚步加快几分上前敬茶道
  公请喝茶我们店招待贵客最好茶……
  话未说完却猛然间瞥见赢面如寒霜、眼神冷冷地剐眼自己就连旁边熟贵客倪师爷也面露喜心里忍住咯噔下
  自己哪里做错吗?
  二当请回吧本店玉石珠宝应材料会售与思宝斋莫要本店纠缠免得大伤和气
  赢理徐凌语气淡漠地说道
  倪师爷拈着胡须露得意微笑刚才吃憋现看尽数找回
  思宝斋?位公爷思宝斋二当?
  徐凌猛然想起什么端着茶水尴尬地站那里面色僵硬起
  作为下们被告知过得接待思宝斋做思宝斋生意若见着思宝斋连门都会让对进
  往日思宝斋都只有位女当没有想今天个少年居然思宝斋二当刚才之前被银票扇脸便以为位贵客着急做生意结果却忘记问客历
  下惨本想做个大生意混点赏钱没想被臭小坑泡么名贵茶叶惹得掌柜喜待会铁定要扣工钱补茶叶钱
  小厮愁眉苦脸蔫搭旁大呼倒霉
  哦做思宝斋生意?
  待徐凌反应过自己直接从茶托上抓起茶盏转身找椅自顾自坐下去
  还请掌柜给个解释
  公请自重可由撒野地
  赢愣没料副耍赖模样居然赖着肯走当下面色变眼色微动周围几个伙计悄悄围上准备动手要架去
  呵你也知道
  宗旨向大开大门做四生意所谓白生意惠四海才名字由
  我虽然年纪尚小但也知凡脱过个理字还请掌柜解释解释禁卖规矩究竟何定又几何时有规矩定下允许和思宝斋做生意
  低头喝口茶抬起头时眼中精光闪看得掌柜心中没由惊
  ……
  赢时语塞思宝斋并没犯下行业内大忌为同行所排斥事情也直接竞争对手所谓封杀禁卖没有什么上得台面说法
  况且宗旨就广觅天下客招四海财富极少对某个相关店铺进行封杀认真说起事却违背做生意宗旨
  倪师爷见此冷哼声上前道:做事何须向你黄毛小解释还早点滚去省得自讨没趣
  我和掌柜说话你算什么东西面色冷把茶盏向桌上重重顿客气道由你外做主吗?
  越闹越大动静将店内其客注意力吸引过朝着边指指点点
  你小……倪师爷胡须抖动却好接话与赢私交甚厚但毕竟之好越俎代庖发号施令
  还愣着干什么把给轰去
  赢也被戳痛处恼羞成怒挥袍袖命令道
  我
  徐凌现也反应过靠最近为东面前好好表现挽回之前错误当下最积极挽起袖上就要拽
  啪!
  声脆响掏物结结实实拍个小厮脸上动作之快打愣当场
  好大胆我看你们谁敢动手目光中闪烁凌厉厉声喝道
  黄毛小休得猖狂给我打去赢气得脸色发青本想太惊动其客将此事结没想先动起手
  打去打去倪师爷旁煽风点火
  其余伙计正要挽起袖上前却见被拍面门小厮双手哆哆嗦嗦地捧着块菱形令牌颤声道:掌柜能打呀
  有什么能打打事我负责!
  ……徐凌哆哆嗦嗦把手中之物捧给赢观看
  嘶~
  赢见此物立刻面色大变倒吸口凉气
  本供奉令牌!
  可能!
  赢抢过去把抓过小厮手中信物令牌仔细核对片刻之后身体由自主地微微颤抖此信物令牌货真价实确象征着王供奉身份令牌赢仿佛下掉进冰窟从暴怒燥热变得浑身发凉
  拥有此令牌者即王供奉长老级存王地位崇无比即使王本之见此令牌也要客气几分
  店铺开遍天下各分店知凡几各路掌柜更多如牛毛但供奉长老身份就那么几个每个供奉长老存都堪称王顶梁柱个小小分店掌柜此物主面前算个屁随便句话就能觉得生轨迹
  况且供奉长老拥有代替本行使监察赏罚职能权力只要发现下有违规之处可以直接处置
  走下坡路本供奉长老都借口游修炼和王已经若即若离极少现但今天巧让遇见还得罪上
  想此处赢也禁住身体微微颤抖和之前那位小厮样呆立起
  此供奉长老信物自然王梦珂和分开之时交给她知晓要去穆安城也将穆安城分店情况告知若遇麻烦可凭此信物调动切资源相助
  原本穆安城也只打算见见姑姑安安稳稳休息阵再去参加封号大会对于族产业思宝斋没什么兴趣开始根本就没想要着分店
  但现姑姑被设计陷害打压自然会坐视管才上门里寻求帮助没有想此间分店掌柜居然和外联手封杀思宝斋
  兄倪师爷见场面发生变化楚发生什么忍住呼唤道
  重新坐下淡淡道:今日内部整训请位干扰事务去
  你小嚣张什么我可天贵坊之你有什么资格里指手画脚!倪师爷见赢没有回应对着恼怒道
  么小年纪上午还向吐口水身熊孩气下午又跑里对发号施令你以为你谁呢
  哼天贵坊!面色冷现终于知晓谁幕后之手
  天贵坊倒听王梦珂介绍过也京城七大商之过经营理念和合双互为竞争关系虽然没剑拔弩张地步但某些面也斗争厉害平素般会往想里居然两边联手封杀思宝斋
  想穆安分店如今要看天贵坊眼色行事底分店还天贵坊分店?看还要请瓴大掌柜主持下局面咸淡地喝口茶继续道
  赢惊顿时醒过
  瓴大掌柜乃父亲自己和倪师爷勾搭起早就让父亲满现让老父亲知道还得罪本供奉长老非把腿给打折可
  倪师爷请回吧赢面色僵硬道
  兄你可能么听着小胡搅蛮缠里可你做主……倪师爷兀自说个停肯离去
  本供奉此倪师爷原本吹捧话平时听听倒也满足虚荣但此时却让赢听得直冒冷汗什么叫分店做主把东王放眼里嘛再让倪师爷么说下去怕没事也给说事
  赶紧偷偷瞅眼低头吹茶叶终于把牙咬大声喝道
  给我把倪兴昌给打去!
  周围伙计也看对劲现掌柜下令也拥而上拳打脚踢把倪师爷倪兴昌赶门外
  倪兴昌被打个鼻青脸肿抱头鼠窜跌跌撞撞爬上门口马车之后还探头兀自嘴硬道
  思宝斋你等着就算有帮你你也别想好过还有个月时间看你拿什么交货
  真聒噪!大厅里皱眉手腕抖茶盏盖便飞射而
  啊!
  茶盖从里飞隔着十多丈距离准确地击中门牙顿时砸惨叫声鲜血长流栽倒马车里
  你dun(等)着倪师爷捂着被打掉门牙有些漏风嘴仓皇而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