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成神,从一条虫开始 > 第54章 高瓴的判断

第54章 高瓴的判断

<!--style="display:none;"-->
  事情闹之后今天清云社没法再开张送走几位店中客人之后便提前打烊
  包括赢内干清云社分店众人全都面前齐聚列队站好乖乖地等着发话
  刚才露手茶盖射落倪师爷门牙功夫让众人心中对供奉长老身份更添加几分相信连赢老父亲七十多岁穆安分店掌柜瓴拄着拐杖颤巍巍地到店内
  已经从们叙述中知晓赢和天贵坊倪师爷勾搭天两天凭着两商会名声才伙同串联起其商铺起加入到抵制禁卖思宝斋同盟中
  你逆子啊早就让你和天贵坊撇清关系你就听反而还和们勾勾搭搭联起手欺负思宝斋你把东祖训丢到哪去啊愧对东么多年养育栽培之恩啊气死我看我今天打死你个二骨仔
  掌柜瓴抡着自己拐杖就对着赢劈头盖脸地打去赢敢躲避只能双手招架个劲地哀嚎求饶
  坐主位看着两父子表演心中冷笑过半会才掏掏耳朵吹口气道
  好掌柜还手下留情吧终归赢还未做出什么损害清云社实际利益之事此事我看就此训诫番以观后效吧
  呼呼供奉仁义小老儿咳咳……小老儿拜谢
  瓴打粗气直喘咳嗽几声才接上气道
  过身为供奉此事我会如实上报给本如何处置切由本定夺你可意见?
  理所应当切由本、供奉决定某父子绝无怨言咳咳
  瓴心中喜连忙拉着赢过拜谢
  只要拿供奉身份压们、刁难们们就已经赚到至于本那边凭着多年效力资历还人脉疏通打点还操作余地
  自己懒得管些琐事虽然名义上清云社王供奉但实际还未王本走过正式聘封流程真算起只王梦珂脉供奉而已
  而穆安城分店并非王梦珂分脉管理清云社店铺尽管看出氏父子互相演戏但里面乱七八糟东西想牵扯进去
  今日过主要还为买到制作雕原籽料其它并关心
  瓴人老成精早就打听好事龙去脉向后招招手便几位小厮抬着木箱上前
  供奉之前都些误会小老儿若知晓思宝斋供奉中产业断会和那倪兴昌联合起瓴讪笑道
  些都从库房精挑细选出最好籽料还请供奉笑纳如果思宝斋需要人手话小老儿此地还几分薄面去请些名工匠师傅过帮思宝斋起制作雕
  瓴知晓思宝斋需要完成五百罗汉贺寿录当即投所好凑齐五百块切割好上品原料放面前
  心中冷哼声还个月时间若按正常工艺打磨副镯子都费劲更别说要完成五百个同人物造型雕老伙此行业经营多年会知道其中难度现说些都些客套假话
  此事劳掌柜费心我自办法解决客气拿起面前籽料查看
  清云社亏天下闻名商业底蕴深厚会功夫居然就凑齐五百块小、品质都差多籽料每块都晶莹透润白无瑕全上品
  原本说五百块够用所谓五百罗汉贺寿录过要凑齐五百个同造型罗汉放个名贵木雕底座上摆出副众仙贺寿景象五百罗汉可以分开雕刻最后放个底座上即可所以如果时间充裕话将五百个罗汉分配番交给多个工匠打磨行
  但倪师爷上门之时却说要交货之日请各位行品鉴让起另外心思
  思宝斋起名号虽然个穿越过便宜族但觉得既然用个身份为对真心实意好姑姑为思宝斋必要好好利用个机会品鉴会上好好打响思宝斋声望为今后思宝斋发展打下基础
  现若按照常规制作法用五百块分别雕刻罗汉人物并能显出思宝斋雕刻多深水平任何珠宝店花些时间都能完成因此已经新想法
  并没多瞧眼前些分割成巴掌籽料而指摆放店中居中位置块足人半米粗细原料表面上还些风化皮未曾去掉
  块原料我看错我就要块
  什么!
  氏父子加上店内伙计闻言全都惊全都齐刷刷看向
  块可店中数数二镇店之宝虽然往客商都会啧啧称奇此体积之世所罕见但实际放多年未曾卖出去过
  究其原因除因为价值本身菲外更重要此加工难度极
  加工要经过切、磋、琢、磨几种工艺程序
  通常块过加工成耳环、镯子佩饰等待再讲究点做成各种把玩之物但总体说尺寸都会太除受原料限制外和雕琢工艺很关系
  工匠般都会根据原料特性、小因地制宜做同加工处理庞完整料子若切割成小块加工就浪费白瞎珍贵材料
  块而完整通常上面要雕琢题材、布局都极为复杂和繁琐由此带工艺和心血投入都几百倍增加好材料必须配上好创意好技艺才能成就块传世宝物佳作
  如果么整块只雕琢些寻常景物那简直暴殄天物
  因此越原料雕琢工艺上反而要求越般工匠都敢接下故而此原料放多年无人问津
  供奉若想要那块并非可只难度……掌柜面露惊色出言劝道
  呵呵多谢掌柜提醒我自分寸轻轻笑多言
  那好小老儿就……给供奉准备下送到府中
  瓴面色挣扎咬牙道赢更副欲哭无泪表情
  父子二人本想借此机会自掏腰包给送上缓解下关系本那五百块开销以二人薪俸积蓄倒能勉强承担但现看中镇店之宝那价值可翻十数倍下可回去要拍卖中房产才能凑齐
  内心嗤笑下知道二人心思站起身拍拍衣服道
  时候早那此便劳烦掌柜送到我住地
  至于费用嘛你们就如实记账通知本到时就从我年俸中扣除吧
  哎呀如何使得供奉第次本店理应由小老儿聊表心意瓴心中暗喜但仍然副坚持要送与样子
  哦你确定要如此似笑非笑地看着瓴戏谑道
  那……那就多谢供奉番心意瓴此时知晓脾气心下几分佩服感动当即收起客套抱拳深深作揖
  ……
  爹供奉怎么冒出以前从未听东说过王梦珂分社长怎么找到么个年轻小子做本供奉
  送走离开后赢忍住问道
  供奉年纪虽轻但身手凡处事又举止度公私分明但论点已超过世间部分人若假以时日未成就必定凡助力王再次辉煌没可能
  瓴抚着胡须沉声道
  王梦珂小姐眼光果然毒辣呀此番继承人争夺没准还会些变数
  爹你说供奉现实力就能影响到本决策?赢惊讶地张嘴道
  若说现倒未必
  只你好好想想今日供奉拿走那块型原料那可般工匠所能把控雕琢?瓴顿顿以我们清云社力量怕难以个月内打造完成个雕琢既然能把那颗要回去只怕早已成竹胸管请人雕琢还自己雕琢都说明样份能力
  管最后用什么办法完成光此番能力和魄力就我等能企及将……
  瓴突然意识到什么将手中拐杖重重拄沉声道:从今日起你就和那天贵坊断绝往我清云社虽然近数十年再走下坡路但绝和天贵坊同流合污看们眼色行事
  儿谨遵父亲教诲
  赢答应着心中却久久能平静望向离去向目中充满骇然
  没想到竟然今日到竟让本已睁只眼闭只眼怎么过问生意父亲下如此决策身上究竟具备什么让王梦珂小姐如此看重
  天许要变呢瓴眼睛微眯喃喃自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