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江上天影 > 秘域迷踪

  迷雾还未散开,怎知雾里探花是一场空?
  考核负责人闯入光明堂,把流程文案掷于桌面,吼道:“今年要把那群孩子传送到秘域!你疯了吗?!”
  “大吼大叫的做甚?门口的守卫!没手没脚啦?把他拖出去!”
  说话的那人一条腿架在桌上,没个正形,只模样好看,倒有点士人的放荡不羁。食指玩弄耳朵上的红豆金环坠,微卷的头发任由身边那人揉搓,懒懒地打哈欠,也不给个正眼瞧瞧。
  负责人气急败坏,道:“肖奕,别以为你是副堂主,我就怕了你了!你做出这么荒唐的决定,我就不信九州阁的长老们会坐视不理!”
  “你以为爷爷我会忌惮九州阁那堆贪生怕死的臭老头儿?”肖奕拍掉把玩他头发的手,大扯嗓子,“守卫!你他娘的聋了是吗?爷爷说话不中用啦?!”
  那人被拍了,心有不甘,揶揄道:“将军,嘴巴干净点。”
  “这火都烧到咱家门口了,你也不说两句,感情坏人都给我当。”
  “好吧。”曹远答应,“你叫,额,算了,我忘了。总之此次将孩子们传送到秘域,将军也是有他的道理的,你只需要相信将军。参加圣殿选拔,本就是生死不论,况且本次由光明殿堂负责,还是轮不到你黑暗殿堂插嘴的份儿。”
  “怎么轮不到?轮不到会让我们做负责人吗?秘域是个什么地方?鸟不拉屎寸草不生的地儿!落域那帮疯子的故居!”
  曹远反驳:“那漠城呢?漠城就在秘域,秘域尽头。可见,秘域是可以生存的。再者,即便这些年来黑暗殿堂发展超过光明,也不代表我们光明的实力就一定逊色于你们。还有,你这番话,我会如实转告大哥。”
  负责人被堵的满脸通红,思来想去,只得作罢。“我就看着办,尽管有堂主给你擦屁股,我也不会放过一点机会去拉你下台。”负责人收起流程文案,转身又回头,“你不必为难守卫,他们尽忠职守,只是被我打晕了。”
  半饷,肖奕开口问:“老曹,这人叫个什么玩意儿?狂得不行。”
  “不记得,还有,将军要好好说话。”
  肖奕白眼一翻,嫌弃道:“跟着你这么多年,你的记性越来越差。唉,我那时候不都叫你别捣乱了吗?”
  曹远咳嗽两声,提醒道:“将军。”
  “我不是将军啦,现在呀,你才是。”肖奕端起茶盏,正正经经地退下。
  看着他的背影,不禁有些感慨当年岁月,果然年纪大了就会想年轻真好。曹远心道:只要相信将军。一代更比一代强,今年的娃娃,一定会让所有人眼前一亮。
  他望向窗外,战旗凛凛,鹰飞戾天,兽皮鼓面。光明殿堂远不止此,是时候整顿一番了。看着吧,将军,未来也许远超人之所想。
  秘域被开通的区域有七块,作为考核场地的有三块。公开已开通的秘域除了漠城与落域一族旧地,就是这作为考场的三块区域。秘域环境变化无常,能为人族所用,对比荒战遗址,已是足够安全,这便是隐江山藏书阁所载。距离考核开始已有七天有余,考核通过的标准是在秘域生存一月,然七日我却觉得吃力,果然不简单。
  即使爹那二货动不动就把我扔进外围,又是毒瘴又是凶兽,可这是沙漠啊,此次若不是福大命大,我怕是没命见她。相比之下,我倒好,就是皇甫景维这个贵公子,突然就来个缺水脱力,还赖着我了,当真麻烦。
  也许第七日江天是这么想的,两天后他发觉先前那七天其实过的不错。他们正在茫茫沙漠中前行,不知怎的,皇甫景维触发了某个传送阵,江天一行被传送到了另一个考场。这儿与沙漠大相径庭,湿地,森林,随便一个都能轻松要了他们的命。
  好吧,江天内心疯狂向伟大明智的爹表示感激!毒虫毒草?隐江山外围到处都是;凶兽猛禽?隐江山外围还是遍地都有;毒瘴迷雾?隐江山外围,能走得出去,本事!
  于是,走背运的皇甫景维终于体现了他的价值!成功使他们来到了对己方有利的区域。
  另一边,三位少年人仍在森林中前行,杨仝在前开路,杨童在后防守。
  已经是第十天了,与沙漠截然不同的自然环境是他们面临的最大的危机,尤其是杨氏兄妹,他们不像蔺少主一般四处历练,对环境的适应能力逊色了不少。杨仝修为高,能撑住,还得不时地背上昏厥的杨童上路。
  “少主,三天了,休息一下吧。”杨童请求道。她修为低,又是女孩子,虽说刻苦修炼,但总是会被偏袒。真到了真枪实弹的考验,弱势也就凸现。
  杨仝回头,调侃道:“小妹,不行啊!来,跟上哥的脚步!你看人少主还背着把剑嘞。”
  “是啊,少主。你怎么一直背着把剑?不是有储物器吗?”
  蔺珏难得开口,声音清朗:“品阶不够。”
  杨仝瞅了瞅蔺珏背后的剑,眉头一拧,心道:“品阶不够?城主和娘不是给了好些宝贝吗?这把剑什么来头,从前也没见少主使过。”
  少年人仿佛有读心术,点破道:“此剑非凡品,凡器岂可容?”
  “啊,哈哈……是这样啊?”杨仝尴尬地搓手腕,眉头舒展。
  少年人合眼,单手抬起,呈作法势,耀目的绿光扩散,风带着星星点点绿光呼唤森林里的草木。片刻,绿光又随着风回到蔺珏手里。“走吧,向东十三里处有药草生长,到了再歇息。”
  “是!”杨童兴奋起来,面上的倦色褪去大半。
  少年人抬头,望着某个方向,眉尾轻挑。着实让监考的考官动了神色,他笑眯眯地朝负责人说道:“这小娃娃有趣儿,要是本事足,我就收了做弟子咋样?”
  负责人搭上他略宽的肩,阴阳怪气道:“解渊宗,本月你那侄女,战绩好像不怎么样啊~”
  解渊宗嘴角便是耷拉了,好生求情:“哎呀,拿这儿说事儿多伤我的心哪!怪只怪他独孤家的血脉积弱多年,这不走大运了才攀上我妹妹嘛?老兄你就行行好,别整太过,我可真是吃不消啦!”
  “算你识相。这小崽子本事肯定不小,收徒弟这事怎么也轮不到我们,不是当几位高层的弟子,便是进九州阁。”
  “不愧是来自秘域之人,兴许早已超越人族。”
  “兄弟。”负责人拍拍他略宽的肩,解渊宗承了情,顺着台阶下,收声继续监考。
  这边,皇甫景维可当真是运气爆棚,他去湖边接个水,都能惊动湖底盘踞的凶兽。
  事情的经过应该是这样的,皇甫景维缺水太久,知道能喝水了便一头猛扎进湖里,美名其曰“快捷地补充水分”。江天没搭理他,顾着挑逗前些天救下的小鸟。结果那厮动静太大,惊动了绿翅鸭,一环接一环,惹得水底的老祖宗发怒,出了水要教训这厮。
  这水底的祖宗是何许“人”也?
  在九州大陆,目前已知的种族有天神,人族,妖族,魔族,凶兽与落域一族。而凶兽便是妖族的前身,在介于凶兽与妖族过渡期的非兽非妖又称之为妖兽,简单而言则是不同于普通凶兽,有灵智的凶兽。
  一般人对付凶兽就是难于登天,更何况是妖兽。这妖兽通体漆黑,又背负巨壳,加之行动迅捷,还生得一副狰狞面目,似龟而其尾又如蛇,偏生又不像玄武,也道不出个名儿。江天不由得抹了一脸,神色极不自然,反观皇甫景维,却是更冷静。
  皇甫景维一脸正色,低声询问:“这个,是玄武吗?”
  “大少爷,您是没学过《九州妖兽图鉴》吗?它只是尾似蛇,长而丑。你仔细瞧瞧,那凶煞样子,不好对付呀。”
  “那江兄弟,我们怎么办?”皇甫景维虽是见过世面,可秘域终究是秘域,天边儿的世界。
  江天运起影力,提防着妖兽:“看着办吧,找机会就跑,小命要紧。”
  那妖兽想来已有百年以上灵智,厉害得很,先是运转妖力,试探了俩少年的灵力,顷刻间便寻到了二人的破绽。瞬身到他们跟前,煞气满满的妖力钻入灵力护体的空隙间,试图击破防御。妖兽的速度极快,譬如江天影力在各种品阶的灵力中算是上上乘,破绽仅有四十八处,而此刻便被击破了整整二十六个,防御即将攻溃。而皇甫景维,灵力品阶中等,八轮境的修为,破绽足足有七十一处,又被破了五十有余,若不是江天给他输了灵力,怕是撑不住这等攻击。
  他记得,那个姑娘曾经讲过:“天下武功唯快不破。我练枪,枪比戟轻,且穿透力强,然快也是练枪的要领。可光快是没用的,须得攻防一体。一些练枪有些境界的人,一般会放弃防御,只追求速度。虽说攻击力强,但是,却是双刃之法,在给对手造成伤害的同时也会伤及自身。若是没有背后人,死亡的几率可就大大增加了。”
  她蓝白色的裙裾留在回忆里,那是她第一次对他笑,只因他找出了她枪法中的瑕疵。
  眼前的妖兽在快的同时又有硬壳防护,而龟类凶兽一般不会轻易出现。所以只有一个原因,此妖兽刚经历了雷劫,虽有修养,却时日不足。而其又有灵智,多少有了人族试试本领的心思,想瞧瞧自个儿有多大能耐。
  那么,击败它,就得从防御下手。江天侧身,附耳而语,皇甫景维应了。他瞬间加强影力输出,踏着雾江雨步,将皇甫景维使劲儿甩出,妖兽虽快,可弹跳力差,于是选择在江天的落脚点等待。
  料想那妖兽百年智慧,不曾想到雾江雨步的奥妙便在于“水”。这是哪儿?湖泊。影力有种特殊的变化,它能吸引附近的水,不用多少,只要有,它就能掺和着水化为雾雨般大小,为使用者提供踩点。。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江天不直接跑了呢?因为影力太过强大,他只能运用其三分之一,另外的三分之二,为防他走火入魔而被封印。就算他江天十轮境的修为,只那么点力量,搁谁跨境界这么大够使的?方才一番下来,他所剩影力十之有三就不错了,根本不够跟百年妖兽比逃命速度。
  在高处视角好,任尔速度再快,还不是百密一疏,让江天逮着了三处破绽。这妖兽是个瞎子,看不见,光听声儿找人。而它的尾巴才是弱点,尾巴太长,时不时会往壳里缩。一缩就缩出毛病了,越到末端尾巴越细,而洞口的大小不变,就留出了空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