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逆世灵道尊 > 第九章伊人相求

第九章伊人相求


  “想不到,这药力如此雄浑,竟然连破两重,真的是,太强了。“风逸紧握双拳,感受体内源源不断的灵力,激动的说道。
  “这是当然,这种药液与《灵皇不灭身》相辅相成,能最大限制的激发你的潜力,不要只看到你突破了两重,你的灵脉也被延伸了。提升你的天赋,这才是《灵皇不灭身》的真正用处!当然了,我的灵液也很重要!“莫老得意洋洋的笑道。
  风逸呢,被震惊的说不出话来。要知道,灵脉是上天赋予,最多是在三岁之前以珍贵的天材地宝才可延伸,扩大!而《灵皇不灭身》竟如此霸道!直接扩大了固定在人体内的灵脉。若是放在其他地方,即便在稍逊几分的情况下,也会卷起一场又一场的血雨腥风。
  “你在看看你的灵脉与丹田,其中藏着许多的灵气,够你突破到灵气境了。“莫老躺在床上,慵懒的说道。
  “那,老师,你为什么不练这个?“风逸口干舌燥的说。
  “这就要说起《灵皇不灭身》的特点了,它会扩展你的灵脉不假,但是呢,到后期你的灵脉会是同阶灵者的数十倍,相应的,突破的灵气,也越来越多,前期还好,容易突破,后期吗。我只能说你到灵海境的灵气,是普通灵海境几十倍,越往后,就会成几何倍成长,这也是为什么,灵皇虽为灵州最强,却不过圣灵三转的原因。“莫老毫不在意的说道。
  “什么,老师,你不是害我吗!!“风逸激动喊道。
  “虽然说有一点副作用,但你也会受益无穷,不要妄想修炼其他功法,一旦修炼此法,体内就形成了一种专属灵力,在修炼其他功法,就会相互排斥的。不过,这也是唯一一个能找到你娘的机会!”莫老有些激动的喊道。
  “我,我娘?不对,你怎么认识我娘?”风逸有些怀疑的问道。
  “哼,你以为我是怎么出现在这龙龙魂佩里的?我得感谢你娘,是她救了我,我不得不承认,他真是一个可怕的女人。”莫老有些感叹的说道。
  “可我爹说,她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了我……”说到此处,风逸不免有些伤感。
  “呵,死了?怎可能,在这世上,能灭她的人,我还没见过呢。算了,你别了解这么多了,对你没好处。以后有时机我会告诉你的。”莫老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嗯,对了,苏筠,让我去清河居找她,我得快点儿去了,不能让她把这事儿乱说。”风逸说道。
  走出房间,许多族人都看着风逸,但是没有几个人去找他麻烦,甚至还少见的叫了他一声“表哥“。让他不由得感叹,力量,真的可以改变一个人。
  走到清河居,门前的几个姑娘便走了过来,笑着说道:“这位小哥,我是潼珞,你是不是我们小姐说的那位,嗯,大人。”她眯着眼,有些想笑。
  风逸干笑了几声。
  “你家小姐是不是苏筠?”风逸问道。
  “正是,还请跟我来吧。”她行了一礼,盈盈向楼内走去。
  “这小哥长得倒挺帅,看起来有些眼熟。”
  “这都没看出来。这不就是三年前,在帝都潜龙榜之赛夺冠的风逸吗。”
  “我听说他都成了一个废人了,咱们小姐找他干嘛?”
  这些姑娘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让前面带路的潼珞皱了皱眉,对她们说道:“为人处事,做好本分最重要,若是有人让客人不痛快,我也不会让他痛快。”
  听到此处。那些姑娘们连忙收敛了许多。
  “抱歉让你见笑了。”潼珞有些歉意的说道。
  “没事儿,没事儿。我都已经习惯了,无需在意。”风逸挥挥手笑道。不过对于苏筠的身份,有些好奇。
  这清河居,是由一个个竹阁组成,不一会儿,二人便走到一个雅观的竹亭前,而在其中的伊人,背过身去,仿佛有了一丝出尘之意,不由得让人赞叹不已。
  潼珞:“这就是我家小姐,你快去吧。嘿嘿“说道此处,她还偷笑了起来。说罢,离开了。
  苏筠闻声,转过身来,她身穿一身幽幽蓝衣,楚楚模样,不由得让人怜惜。
  “真没有想道,竟是风公子,帝都一别,我本以为再无缘相见,却不曾想,你已经如此深不可测,可我,却步入如此境地……“说着,她叹起声来。
  “筠姐姐何出此言,三年前,我在帝都,久闻姐姐大名,虽未曾相见,却深佩不已。“风逸认真的说到。
  二人坐在亭台上,聊了起来,可突然,苏筠叹气声来,风逸疑惑,并问其何事。
  “我家中虽强,但,此时不同往日,已经大不如前,而那薛家的薛庆生竟,竟,竟要强娶了我。“说道此处,伊人潸然泪下。
  风逸安慰她,心中却想起了这个薛庆生。
  “他不就是当时败在我手中的那家伙吗?“风逸喃喃道。
  三年前时,风逸与家中长辈前往帝都参与潜龙赛,报名时与其发生矛盾,一怒之下打哭了他,导致他没参加上潜龙赛,现在想起来,风逸还忍俊不禁。
  “薛庆生放出话来,如果有与他同辈之人替我击败了他,他就不在纠缠,可,他可是能和潜龙榜上之人相比的存在,这沧澜国内,那里能那么容易找到可以击败他的人。“苏筠谈起此事,不由得神伤不已。
  突然,苏筠眼前一亮,松了一口气道:“我差点忘了,你可是打败过他的,风逸弟弟,你帮帮我好不好。“说着,还撒起娇来。
  风逸暗骂一声“妖精“,便转过声来,闭上眼睛,不敢看她。可苏筠却持之以恒,抱着风逸的手在怀里,毫不在意自己被占了便宜,哀求道。
  风逸无奈道:“筠姐姐,不是我不帮你,而是我真的无能为力,您另求他人吧。“说完,就要走。
  “站住,你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两天前才汇灵三重,现在就七重了,更何况还拿出灵河功法来卖,你就帮帮姐姐吗。“她撅起嘴,不满的说道。
  可风逸还是一幅软硬不吃的样子,苏筠无奈,在他耳边说了一句话。
  “当真?筠姐姐,你没骗我吧?“风逸怀疑的问道。
  “说什么呢,你就说干不干吧。“苏筠有些生气的说道。。
  风逸连忙答应,然后就要走,苏筠挽留,但风逸执意要走。
  苏筠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喃喃自语:“真是个木头。“突然想起刚才的事,就羞红了脸,当然,风逸是看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