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玄天炼神诀 > 第1章 炼丹房少主

第1章 炼丹房少主


  一片不大的空间内,燃烧着熊熊烈火,仿佛要把一切全都熔炼。
  少男少女互相扶持着,颤巍巍站在正中间台柱上,不时侧身躲避半空飞来的火苗。不过看这情形,两人也坚持不了多久,被火焰吞噬只是迟早的事情罢了。
  “姐,我们真的要死在这吗?爹娘的大仇还没报,我不甘心!”
  少年牙关紧咬,面上满是不甘的神色。
  “弟弟,姐不能再帮你了,以后的路只能你自己走了!”
  少女的面色平静,仿佛做了很重要的决定,一脸从容的样子。
  接着,少女双手互扣,快速掐动一连串的法诀,青葱十指透出一股淡淡的透明玉色。
  “渡心大法!姐,你这是做什么,你体内只剩一点灵力了,强行催动渡心大法,你会死的。”
  少年面上露出焦急之色,姐姐的行为分明是要自杀。
  少女面带一丝微笑,温柔的看着少年,说道:
  “傻弟弟,你的天赋比姐姐好,却痴迷丹道误了修行,姐姐告诉你,这渡心大法当中有一门秘术,可以渡化神魂!”
  说到这里,少女的双手猛的张开,一把抱住了眼前的少年,温润发光的双手在其后背,紧紧贴近少年的心口位置。
  少年只觉得一股浓郁的能量从后背涌入自己体内,片刻间流转四肢百骸,而他的身体也忽然变得轻飘飘的。
  “姐,你这是做什么?我们两个都会死的!”
  少年一脸的疑问,使劲挣扎,却只是徒劳。
  “傻弟弟,落到他们的手里,我们哪会有什么活路,我这个法子,是让你神魂出窍,离开此地的!”
  少女的额头发黑,面上已无血色,但眼神却越发坚定,满眼的视死如归。
  忽然,一团橘黄色火焰袭来,猛的砸在了二人的身上,顿时燃起熊熊烈火将二人全部包裹。
  ……
  “姐,不要啊……”
  墨飞羽猛的从床上坐起,此时的他满头大汗,同时满带着悲愤和不甘的神色,仿佛刚刚从噩梦中苏醒一般。
  看到四周陌生的情景,墨飞羽的神色忽然变得有些震惊,刚刚他和姐姐即将被熊熊烈火烧死,而如今竟然坐在一张床上。
  “姐,你真的成功了!”
  墨飞羽变得又惊又喜,两个人明明都要死了,没想到姐姐竟然真的用秘法将自己的神魂送了出来,并且成功夺舍,占了这将死之人的身躯。
  喜悦之后,墨飞羽又变成了满脸的悲愤,为了让自己逃出来,姐姐不惜催动渡心大法,需要忍受锥心之痛而死。
  想到自己背负的深仇大恨,墨飞羽牙关紧咬,死死攥紧双拳,因为用力太深以至于指甲深陷掌心,鲜血流淌。
  “姐,你放心吧,爹娘的仇,还有你的仇,即便付出再大的代价,我都会帮你们报了!”
  墨飞羽,北冥仙界有名的修仙天才,十大炼丹圣手之一,曾经被众多修仙豪门奉为座上宾的天级炼丹师。
  只因在无意中得到一位道祖遗留的功法--北冥炼神诀,被众多修仙者设计围杀,不仅害得姐姐殒命,自己也落得个身死道消的下场。
  就在墨飞羽陷入回想时,房间的门“吱呀”一声打开了。
  一名身穿粉裙的少女走了进来,脸上满是愁容。
  “哎呀,少爷,你醒啦,您没事啦?”
  看到墨飞羽坐在床上,粉裙少女忽然变得满脸的惊喜,飞奔上前一把扶住了墨飞羽的胳膊。
  听到有人进门的时候,墨飞羽便下意识产生了警惕,若是遇到危险,准备快速出手,冲出房间。
  见到粉裙少女并没有恶意,墨飞羽这才放下戒备。
  墨飞羽在脑海中快速回想一遍,很快便得到了这具身体的所有记忆。
  这身体原来的主人也叫墨飞羽,乃是一处炼丹房的少主人。
  虽然生在一个修仙家族,却因为没有修仙天赋,并没有修炼仙术,不过是一介凡人而已。
  而这名粉裙少女,乃是是墨飞羽的贴身丫鬟,名字叫墨青儿,年龄与墨飞羽相仿,平时负责墨飞羽的衣食起居。
  见到墨飞羽没事,刚刚还满脸惊喜的墨青儿,顿时又变得泪如雨下,一边哭一边抹着眼泪,说道:
  “少爷,您可终于醒了,吓死我了!”
  就在这时,房间的门再次“吱呀”一声打开,进来的是一名黑脸的中年汉子。
  见到墨飞羽醒了,这黑脸汉子脸上带着几分难以压抑的喜悦,不住地笑着点头,口中自语道:
  “醒了就好,醒了就好啊,我总算对老主人有交代了!”
  话音未落,黑脸汉子竟然也如粉裙少女一样,激动的抹起了眼泪。
  这汉子名叫墨城,乃是在墨家生活了二十年的家仆,跟墨飞羽感情深厚,算是看着墨飞羽长大的。
  见到这两人激动的神色,墨飞羽眼中含笑,对两人微微点了点头。
  在这具身体的记忆中,墨飞羽现在身在一个偏远小国,名叫吴国,吴国北部边境有一个叫青牛城的地方。而墨家,就是这青牛城里的炼丹世家,曾经也是一个大家族。
  可惜家道中落,到了墨飞羽这一代,父母早死,墨飞羽的爷爷墨胜一直守着墨家最后的炼丹房,算是勉强维持生计。
  就在一个月前,城东陈家大少前来炼丹,与墨胜产生争执,仗着家族势力,竟然把墨胜打死了。
  得知爷爷被杀,墨飞羽愤愤不平到陈家讨要说法,结果也被打个半死,奄奄一息,卧床一个月了。
  很显然,原来的墨飞羽还是没能撑住,最终死了,恰好让如今的墨飞羽获得了一副完好的身体。
  回想起记忆中墨胜对自己孙子的那种难以言表的关爱,即便是现在的墨飞羽也有些动容。
  “既然如此,你的仇就是我的仇,我一定给你报了!”
  他在心中默念,答应要给这具身体的原主人报仇。
  墨飞羽转过头对墨青儿说道:
  “好了,别哭了,我这不是没事了嘛。”
  一旁的黑脸汉子咧开嘴憨憨一笑,附和道:
  “对对,少爷吉人自有天相,青儿,赶紧给少爷做点好吃的,少爷肯定该饿了!”
  墨青儿自小跟墨飞羽最为亲近,知道自己少爷真的没事,终于破涕为笑,抹了把眼泪,说道:
  “少爷,您该饿了吧,我去给您熬点鸡汤补补身子!”
  墨飞羽也不阻拦,笑着说道:
  “去吧!”
  墨飞羽已把所有的记忆都理了一遍,见到墨青儿离开,抬头向墨城说道:
  “城叔,炼丹房怎么样了?”
  听到墨飞羽的问话,墨城的脸色略有些迟疑,半晌才说道:
  “没事,炼丹房好好的,少爷,您就放心养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