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玄天炼神诀 > 第2章 一品高手

第2章 一品高手


  青牛城地处吴国边境,乃是一个杀人不吐骨头的地方。
  老家主墨胜被人打死了,而少主墨飞羽也被打得奄奄一息,眼看也活不了,墨家炼丹房要没事才怪呢,估计现在群狼环伺,早就被人盯上了。
  在墨家呆了二十年,墨城向来忠厚,对墨飞羽也非常的好。
  知道墨城是好意,肯定是想要让自己安心养伤,才编的假话,墨飞羽也就没有责怪墨城的意思,平静说道:
  “城叔,你不用骗我,炼丹房现在什么样,我能猜得出来!”
  知道瞒不过墨飞羽,墨城无奈说道:
  “自从你受伤之后,刘大师就称病在家,现在炼丹房已经关门一个月了。”
  墨城口中的刘大师,乃是爷爷墨胜为了撑场面,花大价钱请来的一位炼丹师,据说实力深不可测,能够炼制出二品丹药。
  不过这个刘姓炼丹师有一个毛病,就是好色,平时喜欢沾花惹草,曾经有一次看上了墨飞羽的贴身丫鬟墨青儿,非要收墨青儿做妾。
  按照规矩来说,作为贴身丫鬟,墨青儿已经算是墨飞羽内定的人了,只不过以后作为妾室,不做正妻而已。
  对于刘大师的要求,墨飞羽自然不肯,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了。
  “看来从那个时候开始,墨家就已经被算计上了!”
  心中稍作思量,墨飞羽也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很显然这个刘大师跟陈家串通一气,合起伙来想要灭了墨家,如此用心真是歹毒。
  只是不知道,这场阴谋,还有没有其他人参加,这个还需要再考虑一下。
  想明白了这些,墨飞羽面色庄重看着墨城说道:
  “城叔,这些年辛苦你了,你先忙去吧,要是有事,我让青儿找你。”
  在墨飞羽的记忆中,墨城平时也没有什么大的爱好,就喜欢喝酒,为人憨厚,待人和善,对墨家一直忠心耿耿。
  墨飞羽话说得真诚,墨城反而有点不知所措,只得搓了搓手,说道:
  “少爷,那,那我先忙去了!”
  话还没说完,就听见外面忽然响起一阵吵闹声,还有急匆匆拍门的声音。
  丫鬟青儿急匆匆走进房间,面带一丝慌张的神色,却并没有开口。
  墨城的脸色微微一变,急忙说道:
  “少爷,没事,您先休息,我去看看怎么回事。”
  墨城急匆匆走出了屋子!
  知道现在肯定没办法静修了,墨飞羽看了看一旁的墨青儿,问道:
  “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墨青儿本想继续隐瞒,可看到墨飞羽一双冷厉的眼神,却有些害怕,只得一五一十把这几天发生的事说了出来。
  原来,墨飞羽昏迷之后,陈家一直就没消停过。
  先是派人到炼丹房闹事,搞得炼丹房当天就关门了,而那位刘大师一直称病在家,根本不露面。
  前两天,陈家又派人来墨府外面,嚷嚷着让墨家赔偿损失,说是墨家炼丹时毁了陈家大少爷辛苦积攒的炼丹材料,必须把炼丹房赔给陈家才行。
  听完事情的经过,墨飞羽并没有动怒,而是面色平静,嘴角泛起了一丝冷笑。
  墨府门外,放着一口黑色棺材,十几个小厮打扮的青年,正对着墨府大门指指点点,骂骂咧咧。
  领头的是一名看起来四十几岁,身穿短衫的八字胡中年,此人名叫陈奇,太阳穴隆起,明显是一个修炼武功的江湖高手。
  当初把墨飞羽打得半死,正是这个陈奇下得死手。
  “陈师傅,您说今日墨飞羽必死,是真的吗?”
  一名小厮打扮的青年一脸谄媚地向陈奇询问道。
  “中了我的七杀掌,一个月内必死无疑!算算日子,就在今天了。”
  陈奇很自信的微微一笑,作为一名江湖高手,要杀一个普通人,那是再简单不过了。
  “嘿嘿,要说我们大少爷也真是宅心仁厚,人杀了就杀了,竟然还送这么好的一口棺材,何必浪费这钱呢。”小厮也跟着嘿嘿一笑。
  “可不是嘛,要不怎么说我们少爷宅心仁厚呢!”另一名小厮也舔着脸拍马屁。
  陈奇听不惯这些小厮肉麻的话,而是转移话题说道:
  “嗯,这墨城也确实不像话,主子都快死了,一个家仆而已,还非得死守着这份家业,又是何必呢?”
  “陈奇,我劝你带着这些走狗赶紧滚蛋,打扰了我家少爷休息,别怪我不客气!”
  墨府大门缓缓打开,墨城的腰间别了两把短刀,眼神中透着一股杀意,跟在墨飞羽房间那种朴实忠厚的样子相比,简直判若两人。
  墨城,吴国江湖上有名的一品刀客,曾经一人双刀,连砍十八名马匪,在青牛城边境江湖上赫赫有名。
  陈家派出陈奇这样的高手前来,防的并不是墨飞羽,而是墨城。
  听到墨城的话,陈奇淡淡一笑,说道:
  “墨城,若是我没猜错,现在墨飞羽那小子已经死了吧,你一个堂堂一品高手,在墨家为仆二十年,墨胜那老头子的恩情也该报完了吧。我劝你还是早点离开这里,这件事并不是你管得了的,知道吗?”
  江湖有句老话,叫做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虽然墨城和陈奇都是一品高手。
  可惜江湖之外还有修仙者,想要灭杀他们这些高手,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所以陈奇说墨城管不了这事,并不是危言耸听。
  墨城呵呵一笑,声音中透着几分畅快,说道:
  “呵呵,要让你失望了,我家少爷现在好好的,并且这事我管定了!”
  陈奇脸色微微一变,随即轻笑道:
  “呵呵,只是多活几天罢了,大不了我们再多等两天!”
  墨城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对陈奇说道:
  “我看还是不用等了,这幅棺材,正好适合你用,今天我就让你躺在里面。”
  给人送棺材,这种事情,让谁遇到了也咽不下这口气。
  说着话,墨城双手缓缓抽出双刀,一股无形的杀意顿时在周身回荡。
  陈奇的嘴角一阵抽搐,他虽也是一品高手,但两个人究竟谁更厉害还真是不好说,尤其是感受到墨城的森森杀意,说不忌惮那是假的。
  不过想到在暗处还隐藏着一位,陈奇心中也就多了几分把握,压住内心的不安,说道:
  “既然如此,那就让我来领教领教你的快刀!”
  墨城的眼睛微眯,整个身子如虎般一窜而出,手中短刀同时挥动向前,如同利爪,直取陈奇的头颅。
  见到墨城的速度,陈奇的心中更加紧张,不敢大意进攻反而快速后退。
  “呼!”
  半空中响起一声刺耳刀鸣,竟是墨城的短刀在空中划出的声响,此时墨城已到了陈奇所在的地方,而陈奇却退出了一丈距离,额头渗汗,胸口短衫出现一条长长的口子,肌肤裸露。
  而那群小厮,早已经退出了三丈以外,见到陈奇如此不堪一击,一个个面面相觑。
  高手过招,往往只在一念之间,在气势上,陈奇就已经输了大半。
  “哼,废物!”
  一声阴冷的声音从远处的树上响起,很明显是在骂陈奇不中用的。
  听到这句话,墨城的心中顿时一紧,树上有人隐藏,他居然没有察觉,很明显对方比自己还要厉害。
  下一刻,只听“嗖”得一声响,一支羽箭从树上无形飞来,直刺墨城面部。
  墨城脚下生风身子猛的一跃,后退了数尺,那只羽箭硬生生钉在石板地上微微颤动。
  下一瞬,墨城突然后仰,肩头竟然被另一支同样的羽箭射中,鲜血流淌。
  有形的箭明明躲过了,却中了无形的箭。
  墨城面露骇然:“修仙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