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玄天炼神诀 > 第6章 白袍老者

第6章 白袍老者


  吴国乃是天南大陆上一个最南端的小国,虽然修仙资源匮乏,不过也盘踞着大大小小数千个修仙势力。
  而青牛城,曾经有着四个修仙家族,墨飞羽所在的墨家,被称为墨门,向来以炼丹术立足,乃是这里的四大家族之首。
  只是可惜,墨家家道中落,炼丹术逐渐失传,到了墨飞羽爷爷这一代,只能靠聘请炼丹师来维持炼丹房的生意,如此一个墨门,不用想也知道是日渐式微的。
  如今青牛城有了新的势力崛起,被称为新的三大家族,其中之一便是打死墨飞羽爷爷的陈家,据说陈家家主乃是一名炼气八层的修仙者。
  不过,既然墨飞羽重生在此地,陈家辉煌的结束,不过是早晚的事。
  墨家的炼丹房依旧沿袭昔日的名称,墨门。
  此时炼丹房大门刚刚打开,墨飞羽领着伤势好了大半的墨城,大踏步走了进去。
  “少爷,刘大师一直称病不来,再加上陈家有人来闹事,这些天炼丹房一直没开门,所以耽误了不少老主顾所定的丹药,恐怕我们要赔不少的金银了。”
  虽然这炼丹房名义上是为修仙者服务的,只是可惜,整个青牛城的修仙者加在一起也不足十人。
  所以平时炼丹房不过是给一些达官贵人炼制疗伤治病或者延年益寿的普通丹药罢了。
  对于修仙者来说,这些丹药不过有一丝灵气,根本够不上品级,不过也足够让不少凡人愿意花高价来购买了。
  听了墨城的禀告,墨飞羽想都没想,开口说道:
  “既然耽误了他们的丹药,那就以三倍的价格赔偿他们吧,炼制些没品的丹药,有些侮辱炼丹房的名声!”
  一想到墨家的炼丹房居然是为一些凡人炼制丹药的,墨飞羽一阵皱眉。
  他堂堂一个天级炼丹师,若真的为那些为富不仁,鱼肉百姓的普通凡人炼制丹药了,以后真的是没脸在修仙界混了。
  以三倍价格赔偿那些普通人,不过是赔些金银罢了,炼丹房自然是赔的起的,虽然墨飞羽的决定有些突兀,墨城依旧点头表示赞成少爷的决定。
  就在这时,大门忽然打开,从门外急匆匆走进了一群人,领先的是一名身穿白袍的白发老者,而另一人则是身穿灰袍的灰发老者,二人身后则是七八名年轻的少男少女。
  领头的两名老者,乃是炼丹房除了刘大师之外的两名炼丹师,而他们身后的少男少女,则是负责给炼丹师打下手的学徒。
  白袍老者的脸上明显有些不悦,大踏步进门之后,冷眼看了看墨飞羽,说道:
  “一些普通凡人赔偿三倍的金银也就算了,可我们接手的还有陈家以及刘家的二品丹药,难道也要三倍赔偿吗?那可是要赔三十块下品灵石的!”
  三十块下品灵石,足可以换上万两黄金了,如今的墨家,自然是赔不起的,白袍老者说到灵石的时候,语气极重,很明显是对墨飞羽的做法有些不满。
  在墨家的炼丹房里,除了已经死去的墨胜,只剩下三名炼丹师,其中那位号称能够炼出二品丹药的乃是刘大师,名叫刘师德。
  而另外两个炼丹师,就是这白袍老者和灰袍老者,这二人虽然只能炼制出一品丹药,但在墨家炼丹房的地位也十分超然。
  不仅如此,白袍老者二人都拥有炼气二层的修为,作为修仙者,自然是瞧不上墨飞羽这个明面上的墨家少主的。
  见到白袍老者一脸傲然的神色,墨飞羽眼睛一眯,沉声道:
  “白蒙,陈家和刘家订的丹药,是你和刘师德一起接下来的吧?”
  在墨家炼丹房,即便是老家主墨胜称呼白袍老者,也要称一声白大师的,可是墨飞羽却直呼其名,这话让在场的人全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如今的墨家,可没有了墨胜坐镇,墨飞羽一个普通凡人,竟然以如此口气跟一名修仙者说话,这要是在其他地方,恐怕他话一出口就被当场斩杀了。
  身穿白袍的白蒙果然露出一脸的怒意,恶狠狠盯着墨飞羽说道:
  “小娃娃,我敬你姓墨才对你如此客气,你可不要觉得老夫堂堂修仙者,是好欺负的!”
  白蒙明显用上了修仙者的威压之力,盯着墨飞羽的同时,大踏步往前迈出一步。
  见到白蒙竟然想要威胁自己少爷,墨城眼睛眨都不眨,立刻迈步当在了墨飞羽身前,虽然伤痛再次剧烈,却还是咬着牙,岿然不动。
  当然,这种威压,对墨飞羽根本没有什么效果的,不过墨城还是要做做样子,目的就是示敌以弱,引蛇出洞。
  站墨城身后的墨飞羽,云淡风轻,并没有感受到一丝威胁的意思。
  这个时候,灰袍老者急忙上前,面带几分笑意,拉着白蒙说道:
  “唉,白道友,何必生气呢,我们都是为了墨门嘛!”
  灰袍老者这话明显是为了给双方一个台阶下,作为墨家高价请来的炼丹师,总不能真的对墨家少主动手吧。
  白蒙猛的一挥袖,冷哼一声,同时收了无形的威压。
  墨城嘴角渗出一丝鲜血,恶狠狠瞪了白蒙一眼,意思很明显,以后肯定找你算账。
  见到双方有所缓和,灰发老者呵呵一笑,向墨飞羽说道:
  “羽少爷,白道友说的不错,若是要解决陈家和刘家的丹药订单,还需要从长计议啊!”
  见灰袍老者如此,墨飞羽忍不住一声冷哼,这两个人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明显都已经被人收买了,看来是觉得墨家这棵大树倒了,都已经找到了各自的靠山,在为自己做打算呢。
  墨城为人憨厚,却也不傻,听了灰袍老者的话,有些愤愤不平,冷声说道:
  “哼,陈家把我们老家主都打死了,少爷也差点没有活过来,我们还要给他们交代,两位大师是老糊涂了吧?”
  一听此话,白蒙再次瞪圆了双眼,恶狠狠瞪着墨城说道:
  “主人说话,哪轮到你个下人插嘴,找死不成!”
  顿时,那股无形威压再次袭来,如一堵墙压向墨城。
  按说白蒙二人只是墨家花钱请来的帮手,而白蒙一开口竟然把自己当做了此地的主人,话里的意思明显没有把墨飞羽放在眼里。
  墨飞羽冷哼一声,大手在空中轻轻一挥,那股无形威压顿时消失不见,一旁的墨城丝毫没有受到影响,瞪着眼回敬白蒙。
  第一次使出威压,墨飞羽表现得云淡风轻,就已经引起白蒙怀疑,所以他才又故技重施,试了一下。
  这下白蒙再也不淡定了,墨飞羽一挥手而已,他的威压就全部消失了,就是跟他一样的炼气二层修仙者,也是做不到的。
  “难道这小子背后另有高人?”见到墨飞羽如此有恃无恐,白蒙不得不往这个方向猜测,心中顿时加了几分戒备。
  一旁的灰发老者内心也有些骇然,只不过表面上还装作对此事一无所知,呵呵笑道:
  “呵呵,既然羽少爷做出决定了,我们两个老家伙也就不参合了,就按羽少爷说的办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