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玄天炼神诀 > 第8章 报仇

第8章 报仇


  一道淡蓝色透明掌印从少女手上无声飞出,正对着墨飞羽的胸口。
  墨飞羽眼神一眯,手指迅速弹出一道淡红色火球。
  “嘭!”
  火球与掌印相撞,半空中发出一道刺耳爆响,墨飞羽毫发无损。
  冷艳少女眼神微寒,冷声道:
  “原来有两下子,看来是我小看你了!”
  说着,冷艳少女抬起手,准备再次发动攻击。
  虽然有自保的手段,但墨飞羽并不想这么快就在人前显露,他装作不敌的样子,一边后退,一边摆手说道:
  “哎哎,我可告诉你,你要是杀了我,十年之内绝对到不了炼气十层,不信可以试试!”
  自己的身体如何,冷艳少女自然是心里有底的,墨飞羽说的话,她也觉得是真的,再次想了想,终于停住手说道:
  “那你告诉我,炼制一炉丹药,究竟什么价?”
  停下脚步之后,墨飞羽再次露出一脸笑意,说道:
  “姑娘,你可听清楚了,一颗妖丹,我保证你今天就能进入炼气十层,这种好事上哪找去?你还嫌贵?”
  听闻此话,冷艳少女顿时一愣神,若是花一颗妖丹,就能让自己突破瓶颈踏入炼气十层,这可是可遇不可求的。
  要知道,修仙乃是逆天而行,每提升一个境界都要花费不少的时间和资源,若是没有合适的契机,很多修士甚至在一个境界停留一辈子,最后老死也没办法突破的。
  略做思量,冷艳少女说道:
  “那就说定了,你若是让我突破到炼气十层,就给你一颗妖丹。但你要是做不到,可就别怪我杀了你!”
  说到最后,冷艳少女的脸上明显再次透出一丝冷意。
  可惜,墨飞羽没有一丝惧意,而是爽朗回道:
  “嘿嘿,那好,我们这就炼丹去!”
  价格商量好了,剩下的就是做生意了。
  墨飞羽面带微笑,领着冷艳少女往炼丹房内部走去,一边走一边对着一旁的墨城说道:
  “城叔,你也一起过来给我帮忙!”
  见识过少女一股罡气就打伤了白蒙二人,墨城的心中已经震惊到了极点,对这少女也是无比的忌惮。
  可如今这少女怎么忽然要跟自己少爷做起生意来了,墨城有些摸不清头脑。
  在墨飞羽的催促下,墨城回过神来,三个人一起往炼丹房内房走去。
  就在这时,大门再次打开,并且狠狠撞到了旁边的墙上发出一声巨响。
  很明显,来人是不好惹的。
  墨飞羽冲着少女无奈一笑,说道:
  “不好意思,看来要等一下了!”
  这个时候,炼丹房门口已经围了二三十人,其中有些人低着头窃窃私语,明显是来看热闹的。
  “哎,我说,陈少爷今天怎么这么生气呀?”
  “你还不知道吧,这墨家的人简直太不像话了,把陈少爷花了十年收集的炼丹材料给毁了,陈少爷派人去要个说法,今天竟然被人给打死了。”
  “这墨家的人简直欺人太甚。”
  “谁说不是呢,姓墨的都该死!”
  一群人在门口不住地议论,其中三人更是一直在拍陈少爷的马屁,并且诅咒墨门。
  这些人明知道是陈家把墨家老爷子打死了,竟然颠倒黑白,反过来说墨家的不是。
  一听此话,墨飞羽顿时来气了,冷眼看着人群,冷声道:
  “刚刚谁说姓墨的都该死的,给我站出来!”
  声音虽然不大,但却在每个人耳中回荡,如同炸雷,墨飞羽也是怒极,说话的同时暗暗用上了精神力。
  所有人同时禁声,刚刚说话三名青年更是脸色煞白,五脏六腑不住地翻腾,虽然现在看起来没事,不过回去之后,不躺床上个三年五载,恐怕是好不了了。
  当然,其余的人却是一点没有察觉到什么异样。
  半晌,站在人群正中的俊朗青年冷笑道:
  “哼,墨飞羽,我看你是记吃不记打呀,上次没把你打死,现在你还敢嚣张!”
  俊朗青年不是别人,正是陈家大少爷,陈铭,炼气四层的修仙者!
  正是因为眼前此人,才导致原来的墨飞羽死去,成全了现在的墨飞羽,本来墨飞羽打算让陈铭多活两天的,没想到他自己倒送上门来了。
  墨飞羽的眼神微冷,说道:
  “陈铭,我本来想去找你呢,没想到你自己倒送上门来了,既然如此,今天只好连你也一起杀了!”
  听到墨飞羽的话,陈铭只觉得自己是听错了,他忍不住呵呵笑了起来,样子很是猖狂。
  “哈哈哈,墨飞羽,不要以为有修仙者相助,就敢在我面前耀武扬威,今天我就让你知道,死字怎么写的!”
  话音一落,陈铭单手一摸腰间布袋,瞬间抽出一把二尺长的铮亮钢刀,表面上灵气流动,很明显乃是一件低阶法器!
  与此同时,陈铭的的周身忽然出现一股无形的威压,使得其身后众人全都下意识后退数步,离得近的人立刻面色苍白,勉强站稳身形。
  钢刀在手,陈铭的气势很是霸道,大踏步就往墨飞羽面前迈去。
  如今墨飞羽已经是炼气五层的修为,面对陈铭的威压,自然没有丝毫感觉。
  眼见对方朝自己走来,墨飞羽冷哼一声,屈指一弹,弹出一颗淡红色火球。
  看到火球袭来,陈铭急忙稳住身形,钢刀朝前一劈,瞬间劈出一道无形刀影。
  刀影与火球在半空中相撞,崩射出无数道火光。
  陈铭不由得微微皱眉,这才想到陈奇告诉他的,墨飞羽乃是修仙者,并且亲手杀了枯瘦青年的事情。
  “好小子,原来你一直在隐藏实力,既然如此,今天正好杀了你,砥砺我的道心!”
  陈铭刀锋一转,变劈刀为横掠,然后脚下迈步,快速朝着墨飞羽面前而去。
  墨飞羽所使的火球术,乃是远攻术法,陈铭使刀,自然是越近对陈铭越有力的。
  仅仅瞬间,陈铭便到了墨飞羽面前,然后横刀前掠,准备把墨飞羽劈成两半。
  可惜他却不知道,如此做法不过是找死而已,墨飞羽一指弹出,一团拇指大的火球,直接打在了陈铭的手腕上,与当初枯瘦青年以火球攻击墨城的手法如出一辙。
  知道火球术厉害,在攻击之时,陈铭就暗运法诀,在体表凝出一层护体真膜。
  只是可惜,陈铭还是高估了自己的实力,火球瞬间烧透护体真膜,在陈铭的手腕处爆裂成一个大火球。
  “嘭!”
  陈铭的整条手腕被炸得焦黑如碳,钢刀瞬间落地,发出一阵金属响动。
  墨飞羽嘴角微微一翘,说道:
  “来得正好,死去吧!”
  话音一落,一颗拇指大的暗红色小球被弹进了陈铭的嘴里。
  就在这时,炼丹房门外突然传来一声老者的暴怒声:
  “我看你敢!”
  可惜,为时已晚。
  陈铭双眼透出临死前的恐惧,然后就听到“嘭”得一声炸裂,陈铭的身体仰面倒地,彻底死去。
  全场寂静无声,只剩一旁的冷艳少女微微挑眉,伸出双手“啪啪”拍了两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