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玄天炼神诀 > 第16章 脱身

第16章 脱身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刚刚踏入炼气十层不久的杨月华。
  此时的杨月华,已经换了一身淡红色长裙,依旧以面纱遮挡面部,冷峻异常,让人看不清表情。
  虽然被杨月华以飞剑指着,俊朗青年却丝毫不以为意,而是淡笑道:
  “想不到月华仙子已经进阶到炼气十层,恭喜恭喜啊!”
  俊朗青年的眼睛微眯,虽然满带着微笑,但看杨月华的眼神却有一丝让人无法察觉的贪婪,明显是在觊觎什么。
  “阴魁,你还不快点放了他,难道想让我杀了你吗?”
  杨月华语气冷淡,对于俊朗青年的奉承,丝毫没有在意。
  “月华仙子,让我放了他也可以,只要你答应我跟我成亲,咱们两个结为伴侣,什么事情我都听你的!”
  吴国位置偏僻,虽然境内有各种修仙势力,却不像中原大国那样正邪不两立,相反,修炼正道的黄月谷和修炼邪术的血魂宗,还常有些往来。
  也正因为如此,阴魁曾经去过黄月谷,并且见到了戴着面纱的杨月华,从此便惊为天人,多次向黄月谷求亲,扬言要娶杨月华,与之结为道侣。
  不过,这种事情,杨月华自然不可能答应的,所以阴魁已经数次被杨月华的师傅凌云仙子拒绝。
  闻听此话,杨月华并没有生气,反而一声冷哼。
  “阴魁,我劝你还是别痴心妄想了,现在把墨飞羽放了,我就饶你不死!”
  话音一落,杨月华快速掐动法诀,银色飞剑光芒一闪,距离阴魁又近了数寸。
  这把银色飞剑,乃是一把上品法器,明显比不上紫云剑威力强大,不过距离阴魁如此之近,又有炼气十层的杨月华操纵,即便杀不了阴魁,将之重伤也是足够了。
  面对飞剑逼近,阴魁还是没有一丝害怕的样子,反而嘿嘿笑了起来。
  “月华仙子,你不会看上这小子了吧,炼气七层而已,就能入得了你的法眼?”
  “你,你不要胡说!”
  杨月华顿时一阵气急,也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了。
  事实上,阴魁确实说中了她的心思,向来高傲冰冷的她,一直都拒人于千里之外。
  门内的很多男修,虽然都对她很是仰慕,但都被她冰冷的外表所震慑,没有一个敢如墨飞羽这样的。
  在决定了让墨飞羽见到自己容貌的时候,杨月华心中其实已经有了打算,不过这下被阴魁说中,确实有些尴尬。
  “哎,我说阴魁,你小子也太不要脸了,月华仙子看不上你,你还不明白吗?”
  墨飞羽的脸色苍白,依旧故意冷笑。
  “小子,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找死!”
  阴魁明显察觉到杨月华的异样,猜测到杨月华可能真的看上了墨飞羽,顿时醋意大发,手指抖动,再次操纵搬山印向墨飞羽压下。
  “轰!”
  搬山印再次下落下将近一尺,墨飞羽整个身子都有些佝偻,咬着牙操纵紫云剑。
  “紫云剑啊紫云剑,不好意思,让你蒙尘了,不过你放心,以后一定让你在吴国修仙界扬名立万,让那些魔道邪修,听到你的名字就害怕。”
  凡是极品飞剑,都会有意一丝灵性,有些强大的飞剑法宝,甚至会有剑灵。
  墨飞羽这些话,明显得到了回应,这紫云剑的周围,瞬间紫光大方,像是回应墨飞羽一般,竟然硬生生又把搬山印向上顶回了一尺有余。
  “哎,哎,月华仙子,看到了吗?你这把剑,现在认我当主人啦!”
  墨飞羽面上露出兴奋的笑意,似乎根本没有把头顶的搬山印放在眼里。
  “好啊,看来这把剑跟着你更合适!”月华仙子一转往日冷峻,竟然破天荒回应了墨飞羽的话。
  “哼,死到临头,还敢嘴硬!”
  在阴魁看来,这两人好似在打情骂俏一般,顿时醋意更盛。
  下一刻,搬山印再次重压而下,一上一下顿时僵持了起来。
  眼看墨飞羽坚持不了多久,杨月华眉头微皱,银色飞剑再次飞动,这次直指阴魁的眉心。
  “阴魁,你当真不放人吗?可不要怪我真的杀了你!”杨月华冷喝。
  到了这个时候,阴魁终于有些害怕了,虽然贵为血魂宗少宗主,可杨月华要真是铁了心要杀自己,那自己也就白死了,即便有人报仇又能怎样。
  终于,阴魁单手一抬,将搬山印撤下,然后恶狠狠盯着墨飞羽说道:
  “小子,我记住你了,下次再见到你,我一定要了你的小命。”
  墨飞羽面色苍白,嘴角流出一丝血迹,恶狠狠回应:
  “阴魁,老子也记住你了,下一次见面,我也想要了你的小命!”
  曾经的天级炼丹师,哪里会受一名小小炼气修士的欺辱,简直就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啊。
  墨飞羽暗暗发誓,以后一定要替天行道,杀了这个阴魁。
  “我们走!”
  冷冷看了杨月华一眼,阴魁带着青冥道人,脚踏飞行法器,快速飞离了陈家大院。
  墨飞羽手拿着紫云剑,终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由于北冥炼神诀的缘故,他的灵力倒还够用,可惜身体太羸弱了,仅仅坚持了这一会儿功夫,竟然面色惨白,口中喷血。
  “看来要尽快开始炼体了!”
  见到阴魁二人离开,墨城快速跑了过去,一把扶住墨飞羽。
  “少爷,你没事吧!”
  “没事,死不了!”墨飞羽淡淡一笑。
  这个时候,陈奇等人走出客厅,带着陈家剩余的这些妇孺一起跪在了地上。
  “多谢墨公子救命之恩!”
  墨飞羽淡笑着摆摆手:
  “行了行了,都起来吧!也是陈家该此大难,陈奇啊,陈家已经完了,我劝你们尽快离开这里,永远不要回来了。”
  墨飞羽此话,明显是给陈奇等人指了一条生路。
  陈奇面露惊喜,想起他对墨家做的事情,他都准备在墨飞羽面前自刎谢罪了,岂料墨飞羽竟然要放他们一马。
  陈奇等人再次磕头拜谢:
  “多谢墨公子,多谢墨公子!”
  说完,一群人相互搀扶着站起,急匆匆各自回去收拾物品,准备连夜离开陈家了。
  曾经的陈家是风光,可是陈震父子已死,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这些人继续留在这里,早晚都是死路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