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玄天炼神诀 > 第19章 稳赢

第19章 稳赢


  八字胡身形一晃,到了墨飞羽两丈以外,从腰间拿出一块画着小剑的泛黄符录,手中掐诀,朝着半空一抛。
  只见那符录黄光一闪,变成了一把小剑,在半空中盘旋飞动两圈,紧接着直直飞向墨飞羽。
  这张画着小剑的符录明显是威力不俗的高阶符录,虽然比不上炼魄符那种威力霸道的极品符录,一般修士施展起来也是异常厉害,堪比炼气七层的御剑之术了。
  八字胡眼神微眯,看墨飞羽,宛如在看一只待宰的羔羊。
  “哼,小子,炼气七层又怎么样,只怪你命不好遇到了我靳小山。”
  八字胡早就察觉到墨飞羽乃是炼气七层的修士,不过他却没有丝毫在意。
  除了炼气十层之外,其余炼气期修士之间的实力差距并不大,很多时候,拥有强大法器的低阶修士,往往能打败高阶修士。
  很显然,八字胡也把墨飞羽当做那种空有境界,却没有强大法器的一类人了。
  墨飞羽神色淡然,眼看对方小剑袭来,右手向前,五指张开,瞬间弹出五个暗红色小球,一齐向小剑攻击而去。
  见到墨飞羽使出了大多数修士都会的火球术,八字胡冷冷一笑,操控着小剑极速一拐,正好躲过了五颗火球,转而从另一个方向继续攻击墨飞羽。
  “哼,就凭小小的火球术也想挡住我符剑的攻击!”
  八字胡随意在周身凝聚一层防护罩,嘿嘿冷笑,丝毫没有把墨飞羽发出的火球当回事。
  眼看八字胡的符剑攻击而来,墨飞羽快速从储物袋取出一把同样大小的银色小剑,单手一指,便控制着银色小剑迎了上去。
  两把小剑来回相交,发出一系列金属撞击的声音,半空中光芒闪烁,不断地发出银黄两种色彩的剑芒。
  墨飞羽的精神力比一般修士都要强大,操纵一把飞剑自然不在话下,瞬息之间,银色小剑便占据上风。
  与此同时,墨飞羽发出的五颗火球到了八字胡近前,“嘭嘭”五声巨响之下,八字胡周身的防护罩一点点碎裂,最后直接被炸成了粉碎。
  八字胡来不及闪躲,左手小臂被火球烧成了焦黑,瞬间痛的龇牙咧嘴,向后跃出数丈。
  按理说火球术只是众多修仙者都会的低阶法术,威力并不强大,根本不能破开防护罩的防御的。
  不过可惜,墨飞羽对火的研究,早已经炉火纯青,只是将功法稍加改动,就使得威力增强了十倍不止,低阶功法一跃成为了堪比中阶的功法。
  “这,不可能!”
  八字胡咬着牙强忍着小臂的疼痛,满脸震惊,睁大了眼睛。
  一旁观看的黄月谷五名弟子也都惊讶不已,谁也没有想到,火球术居然还有这么大威力。
  一旁观看的中年男子神色微变,即便是他,面对如此威力的火球术,恐怕也不敢以防护罩来抵挡的。
  “真是想不到,火球术还有这么大威力!”
  不远处观看的众多散修以及普通凡人,也开始议论纷纷。
  “哎呀,今天来黄月谷还真是来对了,不虚此行,不虚此行啊!”
  “没想到低阶的火球术,竟然能有如此威力,今天真是开了眼了!”
  “见到了风属性异灵根,现在又见到如此厉害的对战,即便是被黄月谷拒之门外,我也认了!”
  八字胡被火球击伤的瞬间,对符剑的操纵便弱了几分,再加上他身形后跃,增加了操控距离。
  只见那只符录小剑在空中来回抖动,片刻之间,竟然转了方向,与银色小剑一起,转而向八字胡攻击起来。
  “你,竟敢抢我的符剑,找死!”
  眼看自己的符剑被墨飞羽一举控制,八字胡眼神狠厉,有了一丝杀意。
  接下来,八字胡单手一翻,拿出了那块黑色金属,朝着空中一抛。
  只见黑色金属眨眼睛变大了数倍,表面黑忙闪动,竟然是一件高阶法器。
  “小子,能死在这块黑金砖下,也算你的造化!”
  接着就见八字胡单手一翻,朝前一指。
  黑色金属宛如一座小山一般飞向墨飞羽。
  两把小剑剑芒飞动,斩向黑色金属,半空中再次发出一连串金属撞击声,火星四溅。
  可惜,黑色金属竟然纹丝未动,依旧如山岳般向前,似乎没有受丝毫影响。
  下一刻,那把符剑一阵抖动,光芒微闪了几下,竟然化作一张符录飘然落下。
  很显然,符录小剑所蕴含的灵力耗尽,已然成了一张废纸。
  只剩银色小剑却根本挡不住黑色金属。
  墨飞羽眉头微皱,单手一拍储物袋,一把紫色飞剑瞬间飞出,紫色剑芒飞动,在半空中发出一声呼啸,直接斩向黑色金属。
  紫色飞剑一闪,黑色金属表面泛起一层厚厚黑芒,紧接着便是一连串的金属撞击声发出。
  最后只听得一声巨响,黑色金属一闪没了光芒,犹如一块石块,直直下坠。
  “嘭!”
  黑色金属把地面直接砸出一尺许深的深坑。
  不远处的五名黄月谷弟子满脸震惊之色,刚刚紫色飞剑的攻击即便是他们,恐怕也难有招架之力。
  俊朗青年再次看向墨飞羽,眼中顿时多了几分忌惮。
  在墨飞羽祭出紫色飞剑的时候,中年男子就眼神一凌,仿佛看到了无比熟悉的物品。
  如今再看紫色飞剑堪比极品法器的威力,心中再次多了几分肯定。
  “紫云剑?这不可能啊,紫云剑可以门里那位从不离身的极品法器,怎么可能给外人?”
  眼看自己堪比极品法器的黑色金属居然如此不堪一击,八字胡更是震惊不已,颤巍巍问道:
  “你这是什么法器?”
  墨飞羽伸手把紫色飞剑召回,并不回答八字胡的问题,淡淡一笑,说道:
  “阁下这块黑色金属,现在就归我了!”
  不等八字胡回答,墨飞羽单手向前一招,黑色金属一飞而起,瞬间到了墨飞羽的手上,感觉沉甸甸的,比之普通的金属还要重上不少。
  一见自己最大的依仗被墨飞羽收走,八字胡顿时大急,打呼道:
  “不,不行!”
  可惜下一刻,八字胡直觉后背一阵发凉,扭头一看,只见银色小剑剑尖正对自己头颅。
  墨飞羽淡淡一笑,说道:
  “愿赌服输,道友不会输不起,想把这赌注要回去吧?”。
  眼看自己的性命即将不保,哪还顾得上身外之物,八字胡尴尬一笑,说道:
  “呵呵,道友误会了,在下愿赌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