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玄天炼神诀 > 第22章 试探

第22章 试探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名青年恭敬的声音:
  “吴师叔在吗?”
  吴长云转头向门外看去,露出一丝笑意,说道:
  “进来吧!”
  这时,走进一名身穿黄月谷弟子服饰的青年,看起来二十几岁,很是恭敬向吴长云拱手施礼:
  “吴师叔,弟子前段时间领的执事已经完成了,特来交差!”
  说着话,青年从储物袋拿出一块木质令牌,放在了吴长云面前的桌子上,然后又拿出一个长条形的木盒,笑着说道:
  “弟子在外出执行任务时,恰好遇到了一株灵参,看年份也将近百年,虽然还够不上二品灵药,不过也差不多了。
  弟子平时多蒙吴师叔照顾,就把这株灵参孝敬您老啦!”
  青年小心翼翼把灵参放在桌子上,又看了看吴长云的脸色,见到对方面带笑意,青年的脸上才变得十分兴奋的样子,在不经意间又看向墨飞羽,眼神明显透着一丝得意。
  吴长云把木盒打开看了看,然后面带微笑说道:
  “呵呵,老夫平生没什么爱好,就是喜欢收集些灵药什么的,让你们这些做弟子的破费了!”
  说着话,吴长云还故意面带笑意看了看墨飞羽,大有几分让墨飞羽学着点的意思。
  虽然嘴上客气,但吴长云手上却没有一丝犹豫,单手一翻便把木盒收了起来。
  墨飞羽面色不变,可是心里却已经腹诽不已了,这吴胖子多次暗示自己送礼,如今竟然又明目张胆的在自己面前收礼,还真是一个贪得无厌的家伙。
  说什么只是喜欢收集灵药,对于修仙者来说,除了一些功法和炼器材料,恐怕也就是用来炼丹的灵药最为宝贵了。
  而这青年显然也被吴胖子调教的极好,他见吴胖子收了灵药,面上带着几分喜色,急切间说道:
  “吴师叔,上次弟子恳求您的执事?”
  不等青年把话说完,吴长云便摆了摆手,说道:
  “进炼丹房的事后面再说,正好,你带着这位新来的墨师侄,到丹月峰各处转转,领了新任弟子的物品之后,送他去废丹房!”
  一听自己想要进炼丹房的事又没了着落,青年脸上有一丝诧异,无奈转头看向了墨飞羽。
  此时墨飞羽也正在无声无息查探着这名青年,从气息来看,对方是炼气九层的修士,不过这青年气息内敛,应该是因为沉浸丹道太久,本身实力并不强。
  墨飞羽淡淡一笑,道:
  “在下墨飞羽,不知这位师兄怎么称呼?”
  青年此时也察觉到墨飞羽乃是炼气七层的修为,看起来才十五六岁的年纪,能有如此修为,这在许多地方都能被划分为天才了。
  当然,这是对方不知道墨飞羽灵根属性的前提下。
  青年呵呵笑道:
  “好说好说,在下洛天明!”
  墨飞羽微微点头:
  “原来是洛师兄,那就麻烦师兄了!”
  洛天明知道自己来这里的目的达不到了,也不便久留,便笑着说道:
  “既然如此,墨师弟,我们这就走吧!”
  说完,洛天明向吴长云淡笑着点头,转身便往门外走去。
  墨飞羽也笑着看了看吴长云,转而跟着洛天明走了出去。
  自己的请求被拒,洛天明明显有几分不悦,他并不理会墨飞羽,而是自己从储物袋拿出一件宛如柳叶刀一样的飞行法器。
  身形一跃,便踏着法器向远处飞去,同时口中还故意笑着说道:
  “墨师弟,请跟我来!”
  洛天明此举,明显是想试试墨飞羽的意思。
  墨飞羽无奈一笑,对方心情不好,却拿自己撒气,这上哪说理去。
  不过墨飞羽也并不示弱,单手一翻,将一块玉盘法器抛出,然后脚踏玉盘飞了过去。
  见到洛天明故意加快速度,想要试探自己的底细,墨飞羽便始终脚踏玉盘跟随在他的左右,并不落在下风。
  在同阶弟子面前,有时候只有展现实力出来,才能少去许多麻烦,这一点墨飞羽还是很明白的。
  两个人飞了足足半个时辰,墨飞羽速度不减,反而是洛天明感觉越来越吃力,明显消耗灵力过多,需要停下来修息的样子。
  见到墨飞羽始终神色淡然,很是随意的样子,洛天明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起来。
  直到最后,洛天明实在坚持不住,只得朝一处山坡落下。
  “哎呀,想不到墨师弟功法如此深厚,师兄我真是佩服啊!”
  感受到了墨飞羽比自己实力要强,洛天明顿态度顿时大变。
  他也明白,在同门之间,肯定多一个朋友比多一名对手要强上很多,既然墨飞羽实力强悍,这个时候还不拉拢,那自己就成了傻子了。
  墨飞羽淡然微笑:
  “呵呵,洛师兄谬赞了!”
  墨飞羽只是稍微谦逊了一句,脸上却故意装作很是自信的样子。
  洛天明心思活络,瞬间感受到了墨飞羽是一个不好惹的角色,于是笑呵呵当起了领路人。
  “呵呵,墨师弟,这里是新弟子领取入门物品的地方,你跟我一起进去吧!”
  二人所在的地方,乃是距离丹月峰峰顶十里以外的一处山坡,山坡上有一处隐蔽洞府,隐匿在绿树当中。
  洛天明拿出一块金色令牌,伸向正前方的半空中,然后就见眼前微光一闪,瞬间出现了一层淡红色光幕。
  “什么人?”洞府内传出一声不耐烦的雄浑男子声音。
  洛天明淡淡一笑,说道:
  “周师叔,弟子洛天明,带新来的弟子来领取物品的!”
  半晌之后,洞府内传出男子的声音:
  “进来吧!”
  只见光幕一闪消失,前方石制的洞门也轰然打开。
  洛天明急忙带着墨飞羽走了进去。
  洞府内是一处宽敞的的大厅,四周都有七八丈的距离,正中间则是一张一丈大小的石床。
  一名身穿黑袍胡子拉碴的中年男子刚刚从床上坐起,手上还拿着一个酒葫芦,整个洞府内都有一股浓郁的酒香四溢。
  中年男子看起来很是颓废,好似受过什么打击,不过其身上所散发的气息乃是筑基中期,比之墨飞羽二人的修为强了太多。
  洛天明恭敬施礼,说道:
  “徐师叔,这位是新进来的弟子,墨飞羽。”
  这位徐师叔冷着脸看了看墨飞羽,目光如刀,十分锐利。。
  仔细看了片刻,才终于从储物袋中拿出一把金属令牌,一把抛给了洛天明,然后便下了逐客令。
  “其他的东西现在没了,你告诉他这块令牌怎么用的,赶紧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