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玄天炼神诀 > 第26章 威名渐起

第26章 威名渐起


  “小子,你刚来丹月峰,还不懂规矩,今天我们哥俩就教教你,一定好好记着了!”
  胖青年面带一丝笑意,和瘦青年两个人对视一眼,一边走一边说着,显得很是得意。
  这两人如此模样,显然是欺负其他修士早已经习以为常了。
  墨飞羽不禁冷哼一声,不等胖瘦二人出手,单手向上一抬,手心处顿时出现两团暗红色火球,相互环绕着不断旋转。
  “既然如此,那二位就尝尝在下的火球术如何!”
  胖瘦二人一看墨飞羽竟然使出了低阶功法火球术来对付自己,脸上顿时露出一丝嘲讽的笑意。
  “你是哪里来的野小子,堂堂炼气七层,竟然使用火球术,不会连件像样的法器都没有吧,哈哈哈哈。”
  说话的同时,胖青年一拍储物袋,祭出了一把泛着银光的长刀法器,而一旁的瘦青年则祭出了一把泛着黄光的飞剑,一刀一剑明显都是中阶法器,两人同时单手一指,便操纵刀剑朝墨飞羽一齐发动攻击。
  墨飞羽嘴角泛起一丝嘲讽,手指轻弹,把两颗火球一齐弹出。
  只见两颗暗红色火球同时滴溜溜一阵旋转,直奔两件刀剑法器。
  胖瘦二人露出嘿嘿笑意,在他们看来,凭借中阶法器,一招便可轻易将墨飞羽的火球劈得粉碎,然后只需再来一击,便可让墨飞羽跪地求饶。
  这样以多胜少,倚强凌弱的战斗,他们干过了不知多少次,实在是太熟悉了。
  不过可惜,接下来的一幕,却远远出乎他们的意料。
  在两颗火球接近一刀一剑的刹那,便是“嘭嘭”两声巨响,两颗火球突然爆开,在半空中化作两团红色火光,直扑刀剑法器。
  听到如此巨响,胖瘦青年二人也是吓了一跳,急忙将飞出的法器撤回。
  不过等他们看到自己法器的时候,脸上却都露出了无比肉痛之色。
  只见那银色长刀的表面,出现了一块巴掌大的红斑,宛如被锈蚀了的普通废铁一般。
  明明是一件中阶法器,表面的灵光却无比暗淡,连一般的低阶法器都不如了。
  而瘦修士的飞剑法器也好不到哪里去,其飞剑一边的剑刃微卷,表面的黄光已经暗淡得几乎要消失不见。
  两件中阶法器,在墨飞羽的火球术下,竟然成了普通的破铜废铁。
  胖青年嘴唇微颤,瘦青年脸色惨白,两个人显然对墨飞羽的火球术都有了几分忌惮。
  连中阶法器都能破坏成这样,那这火球若是打在人的身上,岂不是瞬间就能把身体炸得粉碎。
  虽然储物袋内还有高阶法器未使用,两人却都面露苦涩,有了退缩之意,若是高阶法器被毁,那可就远远得不偿失了。
  两个人一脸求助的样子,转头看向了一旁的符山。
  符山眉头微皱,也没有了之前的从容,面色凝重,向墨飞羽问道:
  “你,你这是什么功法?”
  墨飞羽淡淡一笑,说道:
  “这不就是你们看不上的火球术吗?怎么?若是不信的话,我再来几颗!”
  话音一落,墨飞羽单手一抬,这次竟然一下子出现了三颗暗红色火球,相互环绕之下,红光不断闪烁,表面上充满了狂暴的能量。
  这时,胖瘦青年的脸色都变得无比难看,如此威力的火球术,发出一次就已经让人骇然了,墨飞羽竟然还有,若是一般的炼气十层修士,遇到如此威力的火球术,恐怕也会感到棘手吧。
  此时的符山显然已经到了骑虎难下的境地,若是就此服软,那自己以后在门内必然被人耻笑,若是硬着头皮上都话,不过是给墨飞羽扬名罢了。
  可是到了这个时候,也真的别无他法了。
  “哼,小子,不要以为会一套高阶功法,就能耀武扬威了,让你看看我水箭的厉害!”
  符山一拍储物袋,祭出了一个巴掌大的青色葫芦,表面泛着微微绿光,在半空中不住旋转,看起来很是诡异的样子。
  一见这只葫芦,胖青年顿时面色一紧,下意识向后退了几步,暗中传音给符山说道:
  “哎,我说符老大,你怎么把它拿出来了,这可是高阶法器中的极品啊,威力太大了,若是失手杀了这小子怎么办啊?”
  符山淡淡一笑,说道:
  “放心,我有分寸!”
  接着,符山手中法诀飞动,朝着葫芦的底部一指。
  那青色葫芦顿时极速旋转,葫芦口在“噗噗噗”三声之下,喷出三支透明的短箭。
  这短箭内部透明,表面泛着暗绿色微光,很是诡异。
  感受到短箭当中仿佛透着和自己火球一样狂暴的能量,墨飞羽微微皱眉,手指轻弹,把三颗火球弹了出去。
  “嘭嘭嘭!”
  三声震耳的巨响从空中传来,同时带起一阵威力极大的罡风,呼啸而起,将四周数丈内的草木全部连根拔起。
  “嗤!”
  几个人同时倒吸了一口凉气,即便是停留在数丈外的符小虎此时也已经胆战心惊,下意识又往后退出了数丈。
  而墨飞羽和符山四个人,都有防护罩护体,挡住了罡风,不过防护罩表面却都沾了一层绿色液体,在滋滋作响。
  墨飞羽对炼丹极为熟悉,对用毒自然也很是擅长,看到自己的防护罩被侵蚀,他的脸色顿时黑了下来。
  符山的青色葫芦极为诡异,所发出的水箭,显然是有毒的,若不是自己的火球术威力够大,恐怕现在已经当场死了。
  “符山,你竟然用毒?”墨飞羽恶狠狠盯着符山问道。
  刚刚的爆炸威力实在太大,即便是符山也才刚刚缓过神来,听到墨飞羽的质问,他尴尬一笑:
  “呵呵,墨师弟别误会,我知道你能挡下这水箭,所以才敢发出的!”
  说这话的时候,符山自己都有些尴尬,他也忘了自己曾经在葫芦里下了剧毒,本来打算把这水箭当做保命的手段的。
  谁知道刚刚脑子一热,居然拿出了青色葫芦,假如墨飞羽没有发出火球,恐怕现在真的当场死了。
  用剧毒与同门交手,意图杀害同门,这在外门当中可是不小的罪责。
  不等符山再解释什么,墨飞羽冷哼一声,一拍储物袋,祭出了三把飞剑,两把长刀以及银色飞针法器。
  “既然你们想杀我,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话音一落,墨飞羽便控制法器同时向符山三个人出手,一时间半空中剑芒闪动,刀锋流转,一窝蜂向符山三人攻击而去。
  炼气期的修士,一般情况下能同时控制两件法器已是极限,墨飞羽竟然同时控制六件品阶不低的法器。
  看到如此一幕,符山三个人人都傻了,即便是炼气九层的符山也没有了恋战之心,脸上堆起了笑意。
  “墨师弟,误会,这都是误会啊!”
  说话的同时,符山已经退出了数十仗外,然后拔腿就跑。
  “哥,等等我!”
  符小虎更是心惊胆战,深怕墨飞羽伤到自己,急忙掐起御风术飞奔而去。
  “哼,你们谁也跑不了!”。
  接下来,便是墨飞羽控制着数件法器,满山追赶符山四个人的精彩画面。
  整整两个时辰,废丹房外,接连传出了四声惨烈的叫喊,墨飞羽以特殊手段打断了四个人每人一条腿,这才罢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