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玄天炼神诀 > 第39章 异变

第39章 异变


  众人一看攻击奏效了,全都露出喜色,再次操纵手中法器发动攻击。
  虽然还是攻不破金妖猪的防御,但是眼看金妖猪看成了瞎猪,一直在横冲直撞,大家心中也都安心了许多。
  程风面带微笑,纵身一跃到了金妖猪身前不远,然后手持长剑纵身一跃而起。
  幽蓝色剑光抖动之下,使得其周身数尺之内全都变得有些冰寒,并且半空中竟然开始凝结出冰晶来。
  眼见如此场景,冯年忍不住啧啧称奇:
  “哎呀,程道友所修炼的莫非是水属性功法当中最为厉害的六月飞雪,早听说黄月谷有此功法了,没想到今日竟然有缘一见,在下实在佩服佩服!”
  说话的同时,冯年满脸羡慕走到程风的附近不远,看起来是要仔细观看一翻的样子。
  听到冯年的称赞,程风依旧面无表情,在半空中挥动剑芒。
  一旁的符山则面带一丝得意的微笑,似乎修炼此功法的是他自己一样,身为黄月谷弟子,无形中有了一丝优越感。
  蓝玉林一开始有些心疼刚刚损毁的红凌,不过眼看即将灭杀金妖猪,并且程风也承诺会赔给她红凌的损失,她倒也没有太伤心。
  在听到冯年的称赞时,蓝玉林与符山一样面带一丝得意的笑容,只觉得小门派的弟子少见多怪,程风所修炼的六月飞雪,不过是高阶功法而已,若是告诉他们黄月谷还有比这更厉害的功法,恐怕对方能羡慕死吧。
  就在此时,程风的剑法也施展到了关键时刻,只见他的周围已然刮起了凛冽寒风,并且有无数冰晶飞动,宛如飞舞的雪花一般,方圆两丈之内全都奇寒彻骨,将金妖猪完全笼罩在内。
  此时的金妖猪已被冻得浑身僵硬,盲目往外冲撞之下,却发现四周全如石壁一般坚硬无比,仿佛被某种禁制完全阻隔。
  眼见金妖猪站立不动,程风手中剑芒一抖,然后直刺金妖猪的左眼。
  “噗”得一声响,长剑刺进金妖猪的头颅将近一尺,并且瞬间将金妖猪的整颗头颅完全冻成了冰块。
  下一刻,金妖猪的动作戛然而止,四肢也变得极为僵硬,轰然倒地不起。
  见到如此场景,众人这才心下稍安,看来这金妖猪确实是死了。
  程风面露喜色,急忙将长剑抽出,拿出一个短小锋利的匕首出现,沿着金妖猪的头部位置,由内而外一点点剖开皮肉,花了一盏茶功法,才将腹部的皮肉切开,接着将手伸进腹中。
  片刻之后,程风从金妖猪腹部取出一个拇指大小纯白如骨的圆球,放在眼前仔细观看起来。
  “哈哈哈,没错,正是金妖猪的妖丹!”将妖丹拿在手中,程风忍不住哈哈大笑,显得很是敞开。
  不远处的符山和蓝玉林互看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喜色。
  不过几人都没有注意,此刻的冯年竟然到了程风的身后,就在程风大笑的同时,冯年的眼中露出一丝寒意,猛然祭出手中诡异的尖锥法器,直刺程风的后背。
  “小心!”见到冯年如此举动,墨飞羽也有些吃惊,急忙大声提醒程风,不过可惜,这个时候已经晚了。
  一尺长的尖锥,从程风的后背刺入,从腹部刺出,使得程风整个腹部破开一个拳头般的大洞,鲜血淋漓。
  程风满脸不甘,低头看了看腹部,接着便口喷鲜血,仅仅不到一息的时间,便死得不能再死了。
  蓝玉林大惊失色,朝着程风大喊道:
  “程风!”
  符山更是面露震惊,恶狠狠盯着冯年,眼中满是杀意。
  冯年却是诡异一笑,并不管符山二人如何生气,一伸手从程风手中夺走了金妖猪的妖丹,然后笑嘻嘻说道:
  “师妹,你还不动手,莫非看上这小子了?”
  程风已死,这个时候,再出手也已经晚了,墨飞羽面色冷厉,却也并没有动手。
  就在这时,不远处的楚芸媚意十足地看了看墨飞羽,掩着嘴嘿嘿一笑,接着便用手中圆扇朝着墨飞羽一扇。
  就见墨飞羽的周身,突然出现一个诡异的水球,瞬间把墨飞羽笼罩,宛如一个透明的能量护罩一般。
  墨飞羽面色微微一凝,操纵着飞针法器在水球的表面发动攻击,可惜并不奏效,根本破不开水球分毫。
  “墨道友,你就别费力气了,即便是炼气十层的修士,短时间内也破不开我的水牢术的!”楚芸体态婀娜走到了墨飞羽面前,说道。
  “水牢术,看起来二位早就做好了准备了。”墨飞羽面色平静说道。
  不等楚芸回答,一旁的符山和蓝玉林同时催动法器,朝着这边发动了攻击。
  “哼,你们好大的狗胆,想要对黄月谷弟子杀人夺宝吗?没那么容易!”符山大喝一声,操纵着葫芦法器,快速飞到了冯年身前不远,开始喷射绿色液体。
  而蓝玉林则以另一件红凌法器朝着冯年发动攻击,并且手拍储物袋,瞬间捏碎了一枚透明玉简。
  冯年很是淡然,手持尖锥法器快速一转,只见一层银色光幕瞬间出现,宛如一个巨大的伞盖,正好挡住了二人犀利的攻击。
  见到蓝玉林捏碎玉简,冯年丝毫不以为意,笑吟吟说道:
  “蓝道友要搬救兵吗?恐怕已经晚了。我看你刚刚看我的眼神满含春意,莫非是喜欢我,若是你愿意从此做我的妾室的话,我可以不杀你的!”
  冯年长相极为英俊,一开始的时候,蓝玉林看他的眼神确实有一丝青睐的,不过这个时候再说这种话,就显得有些轻薄了。
  蓝玉林更加恼怒,恶狠狠道:
  “呸,无耻小人!”
  见到蓝玉林丝毫不为所动,冯年也不在意,身形一晃之下,瞬间到了二人面前,然后手持尖锥法器一开,在挡下蓝玉林攻击的同时,朝着符山突然发出三支血色光柱,宛如箭矢一般。
  符山心下大惊,急忙闪躲开对方的攻击,同时把葫芦法器招回,做出防御的姿态,不过可惜,符山宽大的身躯实在速度太慢,还是被一只血光刺到了胳膊。
  符山瞬间感到一丝寒意,整个身体微微抖动之下,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冯年见状,再次发出三道血光,企图一举杀了符山。
  不过这个时候,符山的葫芦法器也到了身前,一阵转动之下,瞬间发出一道青光将符山的身躯笼罩,这才躲过血光攻击。
  “幽冥伞!你这是幽冥伞!”这个时候,符山终于看出了对方的法器,不过神色却显得有些苍白了。。
  蓝玉林闻言大惊,看着冯年问道:
  “幽冥伞,阎罗扇,你们是黑白双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