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玄天炼神诀 > 第40章 黑白双煞

第40章 黑白双煞


  在黄月谷半年的时间里,墨飞羽对于修仙界的一些事情,多少也了解了一些,听到蓝玉林说出黑白双煞时,不禁微微皱眉起来。
  这黑白双煞乃是血魂宗弟子,墨飞羽曾经听门内的其他弟子说起过。
  据说他们二人所修炼的功法极为诡异,乃是某种双修功法,两个人同时发动攻击的话,能够力敌炼气十层大圆满的修士而不落下风。
  如果仅仅是这样,倒还好说。不过这黑白双煞却是两个嗜血成性的主,若是有人敢轻易得罪他们,必定会被他们两个人轮流折磨至死。
  曾经有一名女修,在路上遇到了冯年,一眼便看上了他,一直追着冯年走了三百里路。
  这看似美好的一段佳话,却在遇到了楚芸之后戛然而止。
  楚芸抓住那名女修,把她吊起在房梁上,前两天,每天砍去她一条胳膊,后两天,每天砍去她一条腿。
  而冯年则更为凶残,把那少女的头颅割掉,淹在了一个酒坛子里。
  一般的炼气修士,别说见到这黑白双煞,就是听到他们的名字,恐怕都会脸色煞白,立刻远遁了。
  这黑白双煞还有一个爱好,就是喜欢干些杀人夺宝的勾当,在吴国境内,无论大小门派,炼气弟子都对这二人极为忌惮。
  曾经有一次,数月之内,吴国七八个门派的弟子都被黑白双煞杀人夺宝,这些门派高层实在受不了,就派多名筑基修士联合起来围杀他们二人。
  可惜,他二人很快逃回血魂宗不再出来,而血魂宗自持吴国第一魔宗,自然不会交人的。
  于是,追杀他们二人的修士投鼠忌器,忌惮血魂宗的报复,也只得放弃,任由他们二人胡作非为。
  等到风头一过,黑白双煞依旧大摇大摆出来,到处杀人夺宝,这样久而久之,多数宗门的高阶修士,也都捏着鼻子认了。
  只要黑白双煞没有伤害到自己的弟子门人,也就不再管这些事情。
  正是因为没有筑基修士镇压,黑白双煞的行为更加肆无忌惮,最近几年更是恶名远播,在吴国炼气修士当中,已经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并且只要一提起黑白双煞,大多数人必定被吓得脸色苍白。
  正因为如此,猜出了冯年二人正是黑白双煞的时候,符山和蓝玉林的脸色才变得如此难看。
  “冯道友,那金妖猪的妖丹你已经得了,你二人现在离开,此事就算了了,如何?”
  符山脸色惨白,明显萌生了退意,思虑再三才说出这样一句话。
  一旁的蓝玉林则一脸震惊,整个人呆立在那里,并没有再出手攻击此人,并且在听到符山的提议之后,竟然并没有觉得有何不妥。
  冯年闻言一笑,说道:
  “呵呵,你倒打得好算盘,若是就此放你们离去,黄月谷的高层会放过我二人吗?”
  符山闻言露出一丝尴尬之色,急忙说道:
  “我们就说程风师弟是被金妖猪杀死的,门内不会过多责备,道友尽管放心!”
  冯年闻言,用手摸了摸下巴,做出一翻思量的样子。
  就在这时,墨飞羽则一脸不屑,朗声道:
  “符师兄,绝对不能让他二人离去,要不然程风师兄可就白死了!”
  听到墨飞羽此话,符山顿时变得一脸焦急,并且用一种无辜的眼神看着墨飞羽,暗中传音说道:
  “墨师弟,你说什么胡话,如今程师弟已死,雪师弟昏迷不醒,即便是你我三人一起出手,哪里是黑白双煞的对手啊!”
  墨飞羽却是淡淡一笑,并不以传音回应符山,而是故意朗声道:
  “符师兄,你说的没错,像这种修仙界的败类,人人得而诛之!”
  墨飞羽此言,算是彻底得罪了这黑白双煞,符山顿时一阵苦笑,心道这下死无葬身之地了。
  听了此话,楚芸捂着肚子,竟然咯咯笑了起来,似乎是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一样,半晌才说道:
  “哎呀,想不到墨道友竟然如此幽默,都死到临头了,竟然还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真是太可爱啦,哈哈!”
  如今符山和蓝玉林都被吓得不敢还手,算是没有了战斗力了,而墨飞羽依旧被困在水牢术中,从表面上来看,已经成了楚芸的俘虏了。
  见到楚芸嘲笑自己,墨飞羽不以为意,平淡说道:
  “素问黑白双煞杀人如麻,领炼气修士闻风丧胆,不知道你们二位,究竟杀死了多少修士才获得如此凶名啊?”
  楚芸面若桃花,似乎对墨飞羽的问题十分感兴趣,两眼满含媚意看着墨飞羽说道:
  “墨道友你可真风趣,都快死了,竟然能说出这么有意思的话来,我都有些舍不得杀你了!呵呵!”
  见到楚芸又对墨飞羽施展媚术,冯年似乎有些醋意,恶狠狠说道:
  “小子,我就实话告诉你,我们已杀了三十多名修士了,我记得曾经有四人就是你们黄月谷的,好像有一名叫做蓝玉玲的少女,姿色可真是不错,不过可惜,就是死的有点惨啦!”
  蓝玉林一听此话,顿时面露惊怒之色,对着冯年大吼道:
  “是你,你杀了我妹妹!”
  刚刚还一脸惧意的蓝玉林,此时竟突然多了一股勇气,身形一动,快速抖动起红凌,朝着冯年一卷而去。
  冯年则十分淡定,任由红凌将自己的身体完全卷住,然后手中幽冥伞微微转动,瞬间发出一道血光,将红凌撑得鼓荡开。
  下一刻,“嗤喇”一声响,蓝玉林的红凌被撕扯成了两半,红色光芒四散而开,显然灵力尽失,红凌法器已经成了废物。
  蓝玉林面露震惊,急忙快速后退到了符山的身旁。
  “蓝师妹莫怕,到了如今,我们也只有拼死一搏了!”符山低声安慰了一句,一脸视死如归的表情,看起来已经不再奢望能活着离开了。
  就在此时,墨飞羽突然淡淡一笑,说道:
  “没想到你们杀了这么多修士了,那我若是杀了你们,应该是为修仙界除害了,这样倒也不错!”
  墨飞羽似在自言自语,又似故意说给冯年二人听的。。
  不过在场的人,却都以为墨飞羽是说胡话呢,尤其是楚芸,竟然忍不住再次咯咯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哎呀,墨道友不会是吓傻了吧,不过这也难怪,你恐怕也只有十五岁的样子吧,这么小就要面临死亡,真的是非常可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