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诡秘杂货铺 > 第一章 引子 角落里的杂货铺

第一章 引子 角落里的杂货铺


  滴答滴答……
  “那里是谁?”一个白色长发发的小孩举着手中的灯笼看向了发出滴答声的地方,湛蓝的眸子中满是谨慎,用稍微还有些稚嫩的声音警惕的问道。
  灯笼中的烛光忽明忽灭,而暗中除了滴答声,什么都没有发生,小孩眼中的警惕略微松懈了一点,他将灯笼重新别在后边的腰带上,继续向前走去,而他身后的滴答声似乎也在他转身后变大了许多,但似乎是因为小孩被灯笼照亮了,所以那个跟着他的滴答声也没有做些什么对于他不利的事情。
  “白辰……”小孩身后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小孩本想回头看清楚,但他却忍住了这种欲望,他知道,他现在只能往前走,如果回头的话,他就回不去了。而他身后的那个声音发现白辰似乎并没有要搭理他的意思,于是他便再次用轻柔的声音说道,“辰儿,你怎么会在这里啊?辰儿,你怎么不发出声音啊?辰儿,你不认得娘了吗?辰儿?你回头看看啊?是娘啊,辰儿,你回头看看啊?”
  白辰并没有搭理他,相反,他继续头也不回的继续走着,但在他的身后,有许多血液在地上朝他的方向涌动着,但那血液在靠近白辰时突然化为蒸汽,同时,灯笼也亮了许多。
  而那个说话声也静了下来,空气中,只剩下了滴答声,其他人或许不清楚,但白辰是最为清楚的,他知道那不是水声,但至于是什么东西发出来的,就连白辰也没有去看。
  眼前的道路从狭窄缓缓宽广了起来,四周也从一栋栋小院变成了森林,但不变的是,后面的滴答声与说话声,还有血液却在白辰踏出镇子来到森林后也凭空消失了。就好像一开始不存在一样,但白辰很清楚,他们不是不存在,而是在等着他回去,同时等待下一个去到那里的人。
  眼前的路逐渐宽广起来,而四周的森林似乎也因为白辰的踏入而热闹起来,四周的树叶被风吹的发出唰唰的响声,但实际上,那是他们在说话。
  “看,又有活人进来了。”
  “这个活人的气味很美味。”
  “对啊,似乎很好吃…”
  白辰停下了脚步,将别在腰带上的灯笼摘了下来,嘴里念念有词道,“迷途的孤魂,请跟随烛火,踏入黄泉,前往往生。”
  四周的声音瞬间安静了下来,而说话的‘人们’也现出了原形,是一群死了很久的孤魂,他们有的已经腐烂,而有的面孔还很新,随后一群鬼跟在了白辰的身后,当白辰看见路的尽头时,四周的鬼开始化成一到流光,全部进入了白辰手中的灯笼,而相对的,白辰手中的灯笼也越来越亮,最后化为幽幽的蓝色。
  白辰微微一笑,缓缓来到了路的尽头,眼前似乎是一个透明的屏障,白辰将手放置于屏障上,他感觉自己好像知道屏障后面是什么,但同时,他又感觉自己好像忘记了……
  突然,他的瞳孔紧缩,因为,他通过如同镜子一般的屏障,看见了他的身旁:
  竟有一个穿着打扮以及长相与他一样的小孩,他们两个唯一的不同点可能就是他们别在腰带上的灯笼:另一个他的灯笼是灭了的。
  而在这种地方,灭了自己的灯笼就是在找死。因为这里是百鬼的聚集所,就连他进入这里也会变成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幼儿,只能点燃灯笼前行,不然随时会有鬼出现要了你的命。
  而他身旁的他明显不是人,但他继续盯着屏障上的倒影看着:
  只见他的倒影缓缓抬起了头,露出了一个古怪的笑容,他就在那里一直笑,一直笑,而白辰却没有听见任何的笑声,只能看见他的倒影在那里一直笑着,很快他的微笑越来越大,最后甚至笑到连嘴角都已经开始开裂了,他的微笑从嘴角裂到耳根,溅出了一堆黑色的血。
  白辰目不转睛的盯着它,额头上流下了一滴冷汗…只见鬼缓缓将他的头转向了自己的肩膀,白辰不禁连呼吸都急促起来,而那个鬼也没有停下,直接将自己的后脑勺面对了白辰的视线:它将自己的头缓缓扭断了?!
  白辰表示,当时他一点也没有慌。
  白辰缓缓长出了一口气,他缓缓转身,却发现……之前扭断头的鬼正站在他的身后,那裂开的大嘴已经伸到了白辰面前,他发出了刺耳的笑声,漆黑的血液混着腥臭的口水缓缓落到了地面上…
  只听咔嚓一声,白辰小小的身体缓缓倒在身上……
  一个装扮有些复古的小店中,时钟正在不停地嗒嗒的响着,货台上正在记账的蓝发少年似乎感应到了什么,他看向了身后的墙壁。
  时钟不停走着,而少年目不转睛的看着哪里,突然时钟指向了十二,而他身后的墙壁缓缓碎裂,露出了一副棺材。少年紧盯着,而同时,他也摸向了身后的刀,只见棺材缓缓消失,露出了里面的白辰。
  与在万鬼岭不同,这里的白辰已经成年了,身后的灯笼正忽明忽灭,一头白色长发也散开了。白辰缓缓睁开了眼,蓝色的瞳孔冰冷的锁定着眼前的少年。
  “你是……”白辰缓缓走了出来,而他出来后,身后的巨坑缓缓变成了门,而门后则是非常普通的那种休息室。白辰看着眼前的蓝发少年,默默地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哦……对了,你是析麇!”
  “是的,主人。”析麇缓缓说到,“欢迎重新回到店铺…”
  “嗯……”白辰将头转向了那排深不见底的货架,“其实说来也奇怪,我虽然记得这里的东西与规矩,还有你们的名字。但我却不记得我是什么时候接手的店铺…”
  “已经很久了…”析麇灰色的瞳孔闪过一抹银光,不知他在想些什么……
  “是吗?”白辰尴尬的挠了挠脸,“那希望我会在与你们的相处下恢复曾经的记忆。”
  “嗯,属下将万死不辞。”
  “嗯,知道你的决心了。”白宇突然抬头看了看时钟,突然被看的时钟突然抖了一下,然后骚气的摆了个姿势,但白辰接下来突然说到,“这个时钟有些陈旧了,卖了吧。”
  时钟:我擦?
  白辰突然看向了门外:
  他们这周选择的开店位置是巷子,而门外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下雨了,“析麇,去倒杯茶,有客人要来了,希望他的故事不会让我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