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从斗罗大陆开始之万界女神 > 第六十九章戴沐白吃瘪

第六十九章戴沐白吃瘪


  唐恋银和小舞出来的时候,戴沐白他们也已经完成了自己的斗魂,今天可以说是皆大欢喜,除了朱竹清败在了唐三手下以外,其他人都获得了斗魂的胜利。凭借着两场斗魂,唐恋银和小舞各自获得了两个积分和二十个金币的收益。
  “院长呢?”这时唐三向戴沐白问道。
  戴沐白无奈的道:“天知道他去了什么地方,他交代过了,让我们斗魂结束就先回去。”
  七人走出斗魂场时,依旧能够听到此起彼伏的欢呼声,今日斗魂,虽不能说获益良多,但通过这种敌对的实战,唐三还是觉得收获不小。
  “你们先回去吧。刚才院长说让我到他店里去一趟。”马红俊突然说道。一双小眼睛中闪烁着几分兴奋光芒。
  戴沐白脸上流露出一丝似笑非笑的神情,“那我们就先回去了,你悠着点。”
  “戴老大,你去不去?”
  “不去,别废话了,快走吧。”戴沐白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眼角余光却飘向了朱竹清。
  胖子的反应明显有些迟钝,并没有看出戴沐白眼神中的意思,胖胖的脸上因为兴奋而有些发红,“走吧,一起去。你不是说女人不算人口算资源么?”
  戴沐白终于忍耐不住了,“快滚。我没你品味那么差。
  马红俊有些不满的哼了一声,但面对戴沐白邪眸中闪烁的怒光,他张了张嘴,终究没敢和这位邪眸白虎对峙几句,转身离去。
  “戴老大,那个淫荡的胖子干什么去了?”小舞抱着唐恋银问道。
  戴沐白哈哈一笑,道:“你都说他淫荡了,他还能干什么,邪火压不住了呗。”
  小舞没好气的道:“又去祸害女孩子了?我真怀疑,他那武魂变异的是不是和天生性格有关。”
  戴沐白道:“祸害谈不上,你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种地方叫做勾栏么?”
  唐三有些不敢相信的道:“你是说,院长会带马红俊去那种地方?”勾栏他在前世就曾经听说过,自然知道那是什么地方。
  戴沐白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马红俊的武魂除了那个缺陷以外,是兽武魂中最强悍的存在之一,又算是院长的嫡传弟子,总不能让他放弃修炼或者看他爆体而亡吧。”
  朱竹清难得的开口了,“男人都是肮脏的。”
  小舞嘻嘻一笑,道:“竹清妹妹,你的打击面不要太大哦,小三可就很干净。才不像戴沐白和马红俊他们那样呢。”
  戴沐白没好气的道:“好,你家唐小三冰清玉洁,我们都肮脏,行了吧。不过我可比胖子品味好多了。”
  “小舞,唐三比你想的要坏,虽然没有戴沐白和马红俊他们那样,但是他绝对不纯洁”
  “啊?他干什么了?”,“他偷看过我换衣服”,“什么?”X3“,“妹妹,我什么时候偷看你换衣服了,冤枉啊”,“小时候,你是不是看过”,“是,不是,我那是去叫你才看到的是意外”,“你就说是不是看了”,“是”,“那不就得了”,
  这时小舞立刻摆出一副原来如此如此的模样,看的戴沐白一阵气苦,无奈的摇了摇头,偷眼看朱竹清时,也发现朱竹清正在看自己,只不过眼眸中的目光似乎更加冰冷了。小姑娘哼了一声,突然走到戴沐白身前,“你的品味比他好?”
  戴沐白愣了一下,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竹清,我”他此时已经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比胖子品味好,不一样是面对那种特殊职业的女性而说么?不论高级还是低级,不论是草窝中的凤凰还是花魁,从事的行业又有什么区别?
  朱竹清的眼神中突然充满了不屑和轻蔑,“你十五岁?你令我感到恶心。”说完,转身就走。
  自从朱竹清来到史莱克学院之后,戴沐白一直压抑着自己,容忍着她,此时,一向冷傲的他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怒火,“你给我站住。”
  朱竹清理都不理,不但没有停下脚步,反而更加快了前行的步伐。
  “你……”戴沐白猛的扬起自己的右手,强烈的白光在掌心中吞吐,他一向都不是什么好脾气,或者说,他的脾气比任何人都要暴躁。但是,他终究还是忍住了,掌上白光一闪而没,口中发出一声虎啸般的喘息,这才跟在朱竹清身后朝学院方向走去。
  小舞抱着唐恋银的胳膊眨了眨眼睛,低声向唐恋银问道:“他们这是怎么回事?”
  唐恋银摇了摇头,“这个是别人的私事,我们还是不要管人家的私事为好。”
  小舞抬手在唐恋银胸口上摸了摸,唐恋银被她吓了一跳,“你干什么?”
  小舞眼圈微红,“还疼么?都是为了我,你才受伤的。”
  唐恋银这才醒悟过来,她指的是自己刚刚保护她受的伤。微笑着摇了摇头,“没事,我可没那么脆弱,走吧,我们快追上去,他们都快要走的没影了。”
  当唐三一行人回到史莱克学院的时候,在学院大门外惊讶的看到了两个人。今晚的月色很好,借助月光,他们立刻认出守候在这里的正是奥斯卡和宁荣荣。
  宁荣荣看上去情绪已经恢复了正常,漂亮的小脸蛋上重新挂上了温柔的笑容,坐在学院门口的一块大石头上,晃动着自己的双腿,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而奥斯卡的脸色则显得有些难看,眉头微皱,不时偷眼看看宁荣荣,眼神中流露着几分不甘的光芒。
  朱竹清就像是没看到两人似的,直接走进了学院,头也不回的向自己住的宿舍而去。
  戴沐白皱了皱眉,邪眸中的寒意更加强盛了几分。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戴沐白邪眸中光芒闪烁,冷冷的说道。
  宁荣荣从石头上跳了下来,“当然是在等你们了。你们怎么这么晚才回来?院长和胖子呢?”。
  戴沐白冷冷的回了一句,“他们有事。你想通了?留下还是离开?”
  宁荣荣毫不犹豫的道:“当然是留下,这么好玩的地方,我怎么能说走就走。你这是什么表情,你是僵尸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