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死神一败涂地 > 第二十五章 幸运戒指

第二十五章 幸运戒指


  “挽联刚撤,白幡又起,这商家,怕是要到头喽!”
  到了第二天,商全有的死才公布出来,小镇古老,山上还有座道观,所以大多数的人都挺迷信的。
  方正扒开人群走进了别墅,梁圆的迷幻之术还有效,没人拦他。
  到了里面,他才发现,今天商家的所有人的集合在了一个大客厅里,而且旁边还有几名警察和几个年纪较大的老人。
  方正认识那几个老人,他们是镇上德高望重的老前辈。
  “这是,要分遗产了?”
  方正猜出了原因。
  一旁的警察点了点头:“这是商老爷子遗嘱里要求的时间,律师一大早就来了。”
  方正在人群的上首发现了那名律师,他看起来年纪很大,和死去的商一承差不多。
  想来他和商一承应该是好友,否则的话,商一承不会把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他。
  见到人数已经到齐了,老律师便清了清嗓子。
  “首先,在宣读遗嘱之前,我要向各位先证明一下商思雨小姐的身份。”
  说着话,他拿出了一份亲子鉴定报告,那是昨天紧急安排的,直到今天早上才拿到结果。
  这个要求是陈慧提的,因为她声称,除了他那刚刚死去的丈夫以外,没人能确定商思雨的真实身份,万一她是假冒的呢?
  看来这场争夺遗产的大戏已经彻底的撕破了脸皮,没有人再顾忌什么情面。
  亲子鉴定传到众人的手里,大家都只是象征性的看了一眼,毕竟看律师的表情,这件事已经是板上钉钉了。
  文件传到方正的手里,他也是随意的看了一眼,他不是医学生,看不懂那些密密麻麻的数据。
  倒是一旁的法医看出了些门道。
  “这个商思雨和商老爷子可真是亲生父女。”
  方正不解:“什么意思?”
  法医小声解释道:“就算是亲生血脉,孩子和父母的身体情况也不可能完全一致,比如血性呀,骨髓呀什么的,都会有差别,可这个商思雨,她的这些数据居然和商一承差不多完全一致,他几乎遗传了父亲的所有基因。”
  这话到倒是点醒了方正,仔细看商思雨,她确实和年轻时的商一承很像,眉宇之间颇有英气。
  既然商思雨的身份已经没有了异议,于是律师就开始了正式的宣读了遗嘱。
  首先是这栋别墅及别墅里所有东西,商一承把它分给了女儿商思雨,不过其他的家人有居住权。
  接着是商一承银行里的的全部私人财产,他都分给了自己的儿子商全有,不过他又加了一条限制,那就是如果儿子有不测,遗产将全部转交给孙子商路。
  很显然,这个附加条款是在防陈慧。
  此时陈慧的脸色也确实不好看。
  因为如果真的是她杀了商全有的话,那么她可要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到此为止,这个遗产分配的还算公平,房子留给女儿,钱财留给儿子,没什么问题。
  不过商氏集团才是最重要的部分。
  虽说近期公司亏了不少钱,但是底子在那里,这可是商一承这个商业奇才努力了一辈子的成果,那才是他真正的遗产。
  到底会怎么分配呢,所有人都很期待。
  其实律师事先也没有看过这份遗嘱,所以当他看到细则的时候,他有些呆了。
  商一承将自己拥有的商氏集团的所有股份都交给商思雨。
  大家都呆了。
  商一承居然把公司股份全部给了商思雨。
  也就是说商思雨已经成了商氏集团新的董事长!
  就算是商一承想弥补自己的女儿这么多年来受到的委屈,可这也太夸张了,难道一点都不留给儿子吗?
  商思雨也有些不敢相信,她口干舌燥,这可真是一笔巨富。
  陈慧的脸皮终于崩不住了,作为儿媳妇,虽说她没有分到任何东西,但是只要分给了丈夫儿子,那也就是分给了她,谁会想到老爷子这么狠,既然把公司全部都给了女儿。
  “不,我不信,这不是真的。”
  陈慧一把就将律师手中的遗嘱抢了过来。
  律师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这都是老商早就写好了的,全程都锁在保险柜里,直到刚才,我才拆开封口的火漆,怎么可能不是真的。”
  “不——!”
  陈慧已经歇斯底里:“这就是假的,肯定是你这个老家联合商思雨这个小贱人一起欺负我们孤儿寡母……!”
  说着话,她突然转头看向警察:“警察先生,我要报警,有人伪造遗嘱,这是诈骗,还有,我丈夫肯定也是他们两个杀的,他们是杀人犯,快把他们全部都抓起来枪毙掉……!”
  在场的大多数人都没有出声,毕竟大家都知道老律师的为人,而且他还是商一承的多年好友。
  不过这个遗产的分配也确实有些奇怪,商一承怎么把公司全部都给了离家十四年的女儿,这太不正常了。
  身在古镇,重男轻女的思想还有些严重,大家都有些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有人报警,警察自然要受理,不过这种事情他们见的也不少,没必要大惊小怪,按照正常规矩办事就行。
  就这样,这场众人期待已久的遗产分配以闹剧收场,陈慧像个泼妇似的哭的昏天黑地。
  法医小心的收回了那份遗嘱,因为那是最重要的线索。
  眼看着众人就要离去,方正悄悄的把老律师叫到了一边。
  如果这个人是商一承的多年好友的话,他觉得有必要和他谈一谈。
  “侦探先生,我真的不知道老商为什么要把公司留给自己的女儿,请你不要相信那个女人的疯话。”
  律师看来是被气得不轻,以为方正是来问案的,赶紧诉起苦来。
  方正笑着摇了摇头:“律师先生,我不是来问遗嘱的,我想和你谈谈商一承。”
  “老商?他都死了,有什么可谈的?“
  方正依然保持着笑容。
  “作为商一承的多年好友,不知道你有没有见过他曾戴过一枚褐色的戒指?”
  “褐色戒指?”
  律师皱眉想了一会,随后眼神一亮:“我好像见过,老商还说那是他的幸运戒指呢?”
  幸运戒指?方正不解,不应该是死神戒指吗。
  “那是什么意思?”
  他追问道。
  律师看起来已经回想起了往事,说道:“那大概是二十年,当时老商已经从镇政府辞职,开始下海经商了,一开始生意并不好,但据他说,自从他得到那枚戒指之后,生意就突然变好了,所以他才说那是枚幸运戒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