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金刚不坏大寨主 > 1261:无名遇害

1261:无名遇害

    正当江大力紧锣密鼓的筹备赶往天门营救无名的计划与人选之时,气派万千的雪神山巅之上,宛如一座天空之城般气派不凡的天门之内,戴着一张神秘玄冰面具的帝释天已是自手下异人的口中,得知了乐山所发生的一场大战。
  
      “乐山凌云窟......那黑风寨主竟是与那无双城剑圣在那大佛之顶交手......”
  
      帝释天活动着手指歪着头一边喃喃自语一边细想着,倏尔在神座上坐直了身躯,目光如电般扫向下方跪拜的一名玩家,淡淡笑道,“你这小娃娃之所以看不懂那一战的经过,是因你境界太低,从你口中描述来看,那无双剑圣能第一时间就刺伤黑风寨主并得到他的认可,看来实力也是与其处于同一阶段。
  
      有趣,有趣,没想到,黑风寨主这小子居然能这么快再次突破,而那剑圣居然也从圣灵剑法中明悟出了更厉害的新剑招,呵呵呵......呵呵呵......”
  
      跪拜在地上的玩家闻言,忙谄笑恭维了一句,“无论这黑风寨主和那剑圣有多强,又哪里能比得上神尊您呢?您只需要伸出一根手指头,就能轻易摁死他们。”
  
      帝释天哈哈大笑,倏尔双臂缓缓张开道,“你说得不错,任他们再怎么修炼,本神要灭了他们,那是易如反掌。”
  
      话音方落,他的身影突然诡异消失。
  
      再出现时,已是到了那玩家身前,蓦地一掌对着其头顶天灵大打出,一股沛然澎湃的力量,登时便疯狂灌注进入到这玩家的体内。
  
      霎时,这名玩家身上的气息开始持续暴涨,整个人也发出了痛苦的嘶吼,只感到经脉胀痛欲裂,全身都似是有种要被撑爆般的痛苦。
  
      然而谁又知道他的面板当中,内力正在以一种极快的速度持续攀升着,一刹间便由罡气境直接攀升到了罡气境巅峰的状态,距离天人境也只剩下最后的瓶颈而已。。
  
      呼——
  
      帝释天在此时收功,冷冷笑道,“下去吧。下次本神心情一好,赐你一颗神兽丹,随时都能让你跨入天人境。”
  
      玩家见状立即大喜,顾不上浑身的剧痛,兴奋拜谢过后立即离开了神殿之内。
  
      他本是曾经最早一批的黑风寨玩家,后因当时黑风寨与霸绝堂的战争爆发,他因判断失误退出山寨,导致后来在江湖中落后于当初那批同时期的玩家一大截。
  
      但在前段时间,他却被天门的人找到,被招入了天门之内,得到帝释天亲自传功,轻而易举就从暴气境突破到了罡气境,更是学会了梦寐以求的天阶绝学,一跃成为玩家中的顶尖高手,因此也不怪他毫无节操的恭维吹捧一个NPC,实在是帝释天给得太多了。
  
      而此时在天门内,与他这样被特招进天门的玩家,还有着不少,但具体到底有多少人,又分别都是谁,他也不清楚,更不想弄得那么清楚。
  
      “剑圣独孤剑......昔日无双城的数代城主,不论武功有如何高强,都难以与无双剑剑心相通,直到独孤剑降生,藏于无双城宝库的无双剑才释放出耀目光华,只因无双剑为等到一个匹配自己的知己而欢呼雀跃......”
  
      空旷的神殿内,帝释天负手踱步向着长廊深处步去,边走边感叹着,“好故事,好故事,江湖中每一个英雄人物在出生之时,都有一个好故事,传闻当年黄帝出世之时,天降黄龙衔宝来贺,宋国一代忠臣岳飞诞生之时,便有大鹏于屋外长鸣,岳飞此人名字中的“飞”字,亦因而得名。
  
      便是我的好孙儿你在出生之前,屋外的竹叶常年成整齐排列的异象,竹,与剑形似,这是万剑朝拜王者的异象,你是天生的万剑之王......”
  
      话语说到此,帝释天已是走过长廊来到了内部的牢狱之内,目光落在被铁链束缚四肢以及躯干捆缚在冰柱上的蓝衣无名身上,伸出双手淡淡笑道。
  
      “昔日......那剑圣为与你一战,便从你出生之前就开始等,一直等到你长大之后学艺有成,方与你一战,但可惜,既生瑜何生亮?他自这一战开始,便彻底将剑中王者,剑中之神的神话,让给于我的好孙儿你了。
  
      哈哈哈......”
  
      帝释天猖狂又讥讽笑道,“这证明,体内流有本神神血的你,亦是承蒙我这个老祖宗的恩德啊。”
  
      无名无动于衷闭着双目,平静道,“强者,强大的是心,而不是体内流淌着什么样的血。”
  
      “哼!”
  
      帝释天不悦冷哼一声,转身背对着无名冷笑道,“你祖宗我若非体内流淌着神血,早已便化作黄土一坯,这种长生不死的力量,你未曾体会过,便永远不会懂。”
  
      无名淡淡道,“人生的意义不在于活得有多久,而是在于活着是否有意义,有的人即便只活了一天都被无数人铭记在心,有的人纵活了上千年,也无人记得他是谁,做过什么事。”
  
      帝释天背负的双手遽的握成拳,被无名这一句话宛如说到了痛点上,然而他毕竟城府深沉又沉得住气,冷笑道,“老祖宗我不跟你这乖孙儿在此逞口舌之快,以你老祖宗我的推算,那黑风寨主必定也已知道你这乖孙儿被囚禁于此。
  
      他控制了冰皇和骆仙欲寻找天门所在,本神便干脆任之由之。
  
      恰好就在前两天,竟真有人找到了这里,他肯定以为我在上次搜神宫一役中重伤未愈,必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在近段时间前来天门营救你,呵呵呵,那时就是本神收拾他的时候。”
  
      无名平静道,“黑风寨主此人在江湖中屡创奇迹,实力更是精进迅猛,你未必就能稳稳拿捏他。”
  
      帝释天豁地转身,面具下的双目显露寒芒,张牙舞爪般伸出手歪着头对着无名冷笑连连,“乖孙儿,那你可就要准备好,拭目以待吧!”
  
      话罢,他倏尔拍拍手掌。
  
      一旁廊道的阴暗中传来一阵轻微脚步声,渐渐走出了一道身影。
  
      那身影的影子在地面拖得长长的,但随着走近,才发现其身影居然愈来愈矮小,最终出现在二人面前对着帝释天恭敬行礼的,竟然是一个眼大、鼻大、口大、耳大、嘴大、头大,偏偏却是个五短身材,且看来已是古稀之年的猥琐无比的老头。
  
      “参见神尊!”
  
      老头恭敬称道。
  
      帝释天满意地大笑起来,对无名得意介绍道,“乖孙儿,你可知道此人是谁?此人便是那搜神宫宫主长生不死神的入室弟子。只不过,此人继承的不是那长生不死神在武学上的成就,而是在医术上的成就,这才是令你老祖宗我最在意的,他叫——神医!”
  
      无名眉头微拧,冷冷道,“不是什么人都能被称为医,若是不行善积德,医死扶伤,反倒助纣为虐谋害世人,便不配称医。”
  
      丑老头宛如被戳到痛脚,闻言突然猥琐狞笑起来,“好,你既然说我不配称医,稍后,我必让你知道我神医的手段,我要让你这武林神话在日后因我神医而——身!败!名!裂!”
  
      ...
  
      “无名!”
  
      乐山分舵,一处静室之内,剑圣独孤剑倏尔睁开双目,一股凌厉无匹的剑气,登时自他那熠熠光芒的双眼中迸射而出,压得人透不过气来。
  
      这由双眼爆发的凌厉剑气利可断金,将周遭方圆两丈的土地悉数切割至四分五裂,霎时间室内一片砂石乱飞。
  
      剑圣豁然起身,负手而立,骤然转头,白眉之下的锐利目光宛如穿透了墙壁遥遥看向了北方某处,坚毅面容凝重疑惑。
  
      便在方才寂静冥思之间,他心灵波动,脑海中陡然浮现出了无名的身影,感受到了一股万剑朝王的强烈剑意,令他登时自冥思状态中惊醒。
  
      此刻细细回思之下,他面容凝重,心中大懔,渐渐猜测到了可能发生了什么事。
  
      实力到了他这一步,已是明悟了天剑的境界,再加上昔日与无名的对决之后,几乎日日夜夜无时无刻不在脑海中与无名比剑死斗,已到了一种冥顽不灵的疯魔状态,因此早已与无名在冥冥之间建立了一定的因果联系。
  
      方才之所以突然脑海中感受到了无名的身影以及剑气,很可能便是在收摄心神,运气静养的天人合一状态,恰好与无名在天剑境界爆发的力量产生了连锁的传感,心灵诞生触觉,如此才会突然脑海中诞生了无名的身影。
  
      那么——何缘至此?
  
      结合无名如今的处境,极有可能,是无名突遭不测。
  
      “情况有变!”
  
      剑圣不再迟疑,立即大步推门而出,寻找江大力要将此事告知......
  
      ...
  
      ...
  
      ...
  
      (有月票的投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