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从水浒到洪荒 > 第五十九章:有女倩兮,寤寐思服

第五十九章:有女倩兮,寤寐思服


  说起衡州,陈福生能想起的,也就只有衡阳雁去无留意了。
  其实,衡州在有宋一朝,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
  斗争失败了?去衡州吧!
  流放的小人,失意的君子。形形色色,各色人等,汇聚在这个地方。
  自然而然的,这里就有了各种各样的失意人士写的失意文章流传下去。
  叶双儿说起自己的父亲,在衡州的时候。陈福生心中一动,便知道了,看样子,他的父亲近况并不是很好。
  北宋一朝,被贬到衡州的人很多。
  以前有名相寇准。
  如果,一切没有没有改编的话,名相蔡京,也会在他生命的最后路程中,到过衡州。
  第二天清晨,陈福生,就带着叶双儿,飘然远去。
  并没有人相送。
  花荣在得知陈福生离开之后,也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这个人在这里,他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花荣永远也忘不了,县衙中,飞出来的桌椅板凳和兵士的场景。
  另一边,慕容知府,也和黄信连夜赶回了青州府。
  府衙后堂之中,师爷和黄信,两个人在府衙后衙侍立。
  “师爷,在清风山上,营建道观一事,便由你全权经办。”舒缓了一下彻夜奔劳的筋骨。慕容知府抿了一口茶,润了润喉咙。
  “此番,我任你为清风寨知寨,由吏而官,你也算是踏出了至关重要的一步。”
  “我只有一点要求!”
  说到这里,慕容彦达停了下来,看了看自己这个师爷脸上的表情。
  虽然说,自己的师爷,也可以说是自己的亲信了。
  但是,事关重大,在如何小心都不为过。
  看见自己师爷脸上的表情没什么异状,慕容彦达这才继续开口。
  “你到任之后,除了朝廷俸禄之外,我这里,还会与你一份钱粮。让你免了后顾之忧。”
  “但是,我只有一点要求!便是,你到任之后,需要一心奉公,一意为民。不可有半点残民,害民,虐民之举!你可知道?”
  “回大人的话,小人,不,下官知道!”
  前师爷今临时官员慌忙回了一句。
  “你说你知道什么?”
  “我看你什么都不知道!”
  “你真当我是和你说官话套话吗?赵子琪,我告诉你!若是,你在任上办事得力,官声良好。我便是让你转正,又有何难?若是,你残民害民。你丢了官声性命不要紧,可要是害我吃了瓜落,我要你全家的脑袋!”
  “是,下官知道了!”
  赵子琪连忙跪在地上,脸上,汗如雨下。
  虽然说,他也奇怪自己的主官为什么如同换了一个人。但是,事到如今,他哪里好多嘴多舌?
  不要自己的脑袋了吗?
  ★
  云端之上,陈福生揽着叶双儿走着云路。
  其实,如果按理来说应该是两个人,一起走在地上,花前月下,草长莺飞的。
  只是,这个时候,陈福生哪里还有时间去做这些呢?
  正好,叶双儿也修行了。一些术法,她也可以使用。陈福生送了叶双儿一大堆的纸鹤。若是她有疑难,来信就好。所以,陈福生载着她,没到一天,就来到了衡州。
  在城外落下了云头,陈福生和叶双儿,两个人融入到了来往的行人之中。
  ★
  衡州,聂府
  陈福生看着府门前的牌匾,在看一看叶双儿。
  一脸好笑的看着她!
  其实,她从最开始,就知道叶双儿不是真名字。
  至少,不会是她的闺名。
  开玩笑,女儿家的闺名,是这么容易就和外人说的?
  但是,陈福生没有想到,她竟然连姓都是假的。
  不过这好笑之后,陈福生在想起了她和叶双儿之前遇见的地方。
  兰若寺,在一看眼前的聂府!内心中隐隐约约有了一个猜测!
  “好叫师兄得知!”
  “师兄,以后可以称呼我为倩儿……”脸上带着可疑的羞红。叶双儿,不,聂倩儿从小门跑进了聂府。
  陈福生摇了摇头,感觉人生无常!
  却也不多做挂怀!
  缘聚缘散,他已经习惯了。
  聂倩儿,跑进了聂府之后,自然有人报给了聂家家主,也是聂倩儿的父亲,聂山。
  说起来聂山,当年也是一个大人物!
  很大很大的大人物。
  在之前,还不是很久的之前,他是神京知府!
  没错,包龙图当年也当过这个官。
  只是他得罪一些不能得罪的权贵。然后,被左迁为崇信军副使。安置在了衡州。
  听闻自己的女儿一个人跑回来了。
  聂山的心中又惊又气,又气又怕!
  如今,大宋天下,可不是和平年月。满地的山贼流寇!
  一个女儿家,一不小心,坏了名节,丢了性命。让他们以后可怎么活啊?
  不过,还没等到管家来报,聂倩儿反而是自己先跑到了聂山的房里。
  不一会,聂夫人知道了消息,闻讯赶来!
  一家三口,抱头痛哭。
  哭过之后,聂倩儿才一五一十的,把这段时间的经历,和他的父亲说了。
  不过,陈福生和慕容知府在后衙的谈话,聂倩儿却隐去不说。
  这不是陈福生交代过。
  主要是自己的父亲,已然为了这大宋江山,一贬再贬,而她,也跟着父亲一迁再迁。
  她不想自己的父亲在为了这大宋江山操劳。日日夜夜油灯经夜不熄。
  不过,在听完自己的女儿所说。聂山对于陈福生倒是多了一些想法。
  特别是,知道了陈福生是陈文昭的儿子之后。
  对于陈文昭,别人不知道,他是知道的。
  可以说,陈文昭,是国朝为数不多的能臣干吏,道德完人了。
  不贪不占,有手段,有权谋,有变通有根底。
  最主要的,是他有底线!
  这么一个人的儿子,官风如此,家风也不会差了。
  如果,自己的女儿嫁了这小子,也不失为一个良配!
  自己,也可以借着陈家之力,再回朝堂。
  “倩儿,送你回来那位陈公子,现在何处?”
  聂倩儿听闻父亲问起,想了一下。“女儿也是不知师兄此时在何处!师兄听闻女儿家在衡州,便驾云半日光景,变从青州来到了衡州。”
  “驾云?”
  聂山夫妇,发现了女儿话语中的问题……
  “这闺女,莫不是被人迷了心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