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叫波风鸣人 > 5、初见伊鲁卡

5、初见伊鲁卡


  也是在鸣人刚刚度过自己六周岁生日没多久。
  某天。
  在鸣人结束了自己一天修炼和食物补充返回自己的小窝时候。
  却意外的发现,三代火影再次出现在自己家里。
  只不过这样的事情,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鸣人非常之快的,很是自然的流露出了一抹非常高兴的神情。
  “诶!?三代爷爷!”
  瞬间变换的心态。
  “您今天怎么过来了?”
  鸣人径直跑到了三代火影面前,非常熟稔的仰头,带着很欣喜,又有一点意外的表情看着三代火影。
  “今天过来,也是因为好久没有见小鸣人了,而且还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小鸣人。”
  三代火影身体微微前倾,那伸出的右手轻轻摸了摸鸣人的小脑袋,带着一抹非常慈祥的神色,轻笑着说道。
  “诶?好消息?”
  这一刻,到不是装出来的,而是确确实实鸣人自己都是微微一愣,流露出一抹疑惑的表情,对于现在的自己来说,还有什么好消息可言嘛?
  “对,小鸣人以前不是一直说想要成为一名伟大的忍者么?那么,学习就是不可或缺的事情呢。”
  三代火影轻轻拍了拍鸣人的肩膀,温声说道。
  “三代爷爷,您的意思是?”
  这不是假的,而是真的激动。
  虽然没有说出来,但是三代火影这话里话外的意思。
  鸣人一下子就可以听出来了。
  “没错,你已经六岁了,从下周开始,鸣人,你就应该要去忍校学习了,只有这样,你未来才能够成为一名伟大的忍者呢。”
  三代火影带着一抹淡淡笑容说道。
  鸣人终究是九尾人柱力,而且还是四代火影的遗孤。
  特别是这六年下来的相处。
  让三代火影确认了鸣人并不会危及到村子的安危。
  那么,在其六周岁时刻。
  安排其进入忍校,就是必定的事件了。
  “真的么?三代爷爷大人,我可以进入忍校学习了?”
  鸣人的蓝色瞳孔里绽放出一抹亮晶晶的光彩,那带着很是明显的兴奋神色,大声问道。
  “嗯,没错哦,过几天,会有忍校的老师来带鸣人你去报名,到时候,鸣人,可要好好听老师的话啊?”
  “是!”
  忍校!
  自己终于可以进入忍校么?
  鸣人双手微微攥紧起来,瞳孔里流露出一抹很是兴奋的神色,在这个时刻,是唯独不需要伪装的时刻,因为这就是鸣人的最真实的情绪流露,当然,这不仅仅只是因为自己终于可以进入忍校,进行正规化的忍者学习,更是因为,三代火影既然同意安排自己进入忍校学习,就意味着自己最后的一丝戒备被松开了,接下来自己的计划就可以更加顺畅的执行下去了。
  而看着如此兴奋的鸣人。
  三代火影面容上的神情也是愈发柔和了一丝。
  不管是六年前的九尾之乱,还是现在的鸣人。
  他知道自己亏欠四代火影太多,太多。
  虽然因为某些原因,三代火影不可能真的给鸣人太多的照顾,但是一些该坚持的东西,三代火影是不会轻易放弃的。
  毕竟在三代火影内心里。
  是有着他自己所认为的需要坚持的“火之意志!”
  这天晚上,三代火影并没有多待,在交待了鸣人一些忍校的注意事项之后,便是踱步离开了鸣人所住的公寓。
  而比及等到三代火影离开之后。
  鸣人那激动澎湃的情绪都还没有消停下来。
  这是不需要伪装的情绪。
  因为鸣人是真的很期待接下来的忍校生涯,哪里将会自己在这个世界里踏出的坚实第二步!
  一周后。
  在忍校规定的入学日子那一天早上。
  “咚咚咚。”
  鸣人迎来了三代火影所说的那位忍校的老师。
  推开的门扉。
  那映入到鸣人眼帘之中的身影。
  较为修长上的身影,身穿着木叶中忍制式马甲服装,鼻梁上那极其显眼的横向伤疤,虽然说是第一次见到眼前的这位青年男子,但是也是在看到的一瞬间,鸣人便是认出的眼前这位青年。
  “海野伊鲁卡。”
  鸣人在内心里轻声说道。
  没错。
  此时此刻,出现在鸣人面前的,正式那位原著里对鸣人带来极大影响的存在,不仅是第一个相信、认可鸣人,更是成为了鸣人那灰暗的童年生活里唯一亮光。
  如果说鸣人对木叶村的其他人,包括三代火影在内的高层有憎恨之心是可以理解的话,那么,海野伊鲁卡,却是鸣人无论如何都无法憎恨起来的存在。
  当然,话是这么说,具体以后会是如何。
  鸣人只会相信自己的眼睛,相信自己的判断。
  原著?那终究只能是作为参考的存在罢了。
  “是鸣人君吧?我是忍校的老师,名字叫做海野伊鲁卡,你可以叫我伊鲁卡老师哦,火影大人应该有和你说过吧,今天是入学的日子,老师今天就是特意来带你去报名的。”
  看着面前的金发少年,海野伊鲁卡的瞳孔里闪烁过一缕复杂的情绪,但是旋即立即敛去,微躬的身躯,伸出的右手,轻轻揉了揉鸣人的小脑袋,温声说道。
  那一瞬间流逝而去的异色。
  并没有逃过鸣人的眼睛。
  鸣人同样很清楚伊鲁卡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绪波动。
  要知道伊鲁卡的父母死去也才六年的时间,其死因正是因为自己的体内的九尾。
  若是毫无异样,那才是最奇怪,最可怕的反应呢。
  “是,伊鲁卡老师。”
  鸣人面容上流露出一抹很是爽朗的笑容,笑着说道。
  而在看到鸣人这副笑容时刻。
  海野伊鲁卡的表情也是微微一怔,旋即轻轻点了点头,那伸出去的右手,轻轻握住了鸣人的小手。
  “走吧,鸣人君。”
  “是。”
  最为宽敞的街道,那通向木叶村中心位置,忍校所在地的街道上,在今天是一片熙熙攘攘的景象。
  作为一年一度忍校入学的日子。
  只要是生存在木叶村里的居民,都肯定会携带自家的适龄孩子前往忍校,能不能成为忍者,那就要看入学测试的结果,虽然说,忍者的存活率并不是很高,别看木叶村是五大忍村之首,但是前三次忍界大战,木叶村几乎都是被围攻,前面几年还刚刚爆发了九尾之乱,木叶村的忍者,可以说是死伤惨重,但即使是如此,很多人还是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成为忍者,因为,在这个世界上,忍者便是意味着力量,便是意味着地位,代表着一切!
  一如亘古以前,是武士的时代一样。
  现在是属于忍者的时代。
  更何况这里还是火之国,木叶村,能够成为木叶的忍者,其意义更加不同,自然,在这入学的日子里,携带着孩子前来报名的父母便是极其之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