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叫波风鸣人 > 60、忍者的本质

60、忍者的本质


  然而小樱注定要失望了。
  看着小樱那带着希冀的眼神。
  卡卡西的表情却是没有丝毫的波动,或者都应该说反而是变得更加冷然起来,那唯一流露出来的右眼甚至在这一刻浮现出一缕极其凌厉的寒芒而来,那无比森然的气息,在春野樱那变得绝望的眼神之中,卡卡西那冷冽的话语再次响起在三人耳畔。
  “开玩笑?你以为这是哪里?你又是什么身份?春野樱!这是村子里正式下达的任务,你们所亲自领取的任务,任务目标就是肃清这个山贼窝,身为木叶的忍者,这是命令!”
  卡卡西用着一抹极度森冷的眼神看向面前的春野樱,这所说出来的话语,却是进一步打击到了小樱的精神,让小樱有一种接近于崩溃的感觉,而看着面前这一下子变得陌生起来的‘卡卡西老师’,小樱的浑身在这一刻逐渐发冷,颤抖起来。
  “而且你以为那群山贼里的老弱妇孺都是无辜的么?那些老弱妇孺不是被劫掠的存在,这一伙山贼也不是最近刚刚出现的,而是从其他国家里流窜过来的,春野樱,我最后重申一遍,这是村子的命令!你们的职责就是完成命令,明白了吗!?”
  冷酷无比的视线,那似是一下子变得恐怖起来的卡卡西。
  那宛如是从内心深处里感受到的战栗感。
  让春野樱在这一刻仿佛失却了所有的勇气一般,仅是在下一刻,似是有所察觉一般,春野樱迅速转过看向了旁侧的佐助和鸣人,宛若是要从两人的身上寻找勇气一般,那重新点燃起来的希望之火,小樱相信佐助和鸣人肯定是支持自己的!
  这样的任务!
  是错误的!
  是不可理喻的。
  他们第七班不应该接受这样的任务。
  面对着突然变得可怕起来的卡卡西,小樱失去了继续反驳的勇气,但是她相信只要佐助和鸣人站出来,这样的谬误肯定可以被校正,卡卡西老师也一定会改变主意,要清剿的只是那些山贼而已,剩下的人肯定是无辜的,那些人是应该要接受保护的。
  “佐助君,鸣人。。。。。。。”
  然而,春野樱注定还是要第二次失望了。
  当春野樱带着期望的眼神落在佐助和鸣人身上时刻。
  她发现二人的表情似是没有太大的波动。
  甚至于仅是在一开始出现难看表情,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又是恢复了往常的平静。
  而看着这样的两人。
  小樱的内心深处里涌出了一股难以言明的惊恐情绪。
  和小樱所不同的是。
  几乎就是在卡卡西的话语落下,短暂的脑袋空白之后。
  鸣人和佐助都是立即反应过来。
  这个任务的本质是什么。
  或者应该说忍者的本质是什么。
  忍者是为何而生的?
  小樱不懂。
  但是鸣人,乃至于佐助都清楚。
  在这并不算平静,更加谈不上和平的年代里。
  忍者,就是为了杀戮而生的!
  或许有人觉得。
  我想要成为忍者,想要获得力量,只是单纯为了想要保护自己内心深处里最珍惜的存在而已,并非想要去伤害其他人。
  但是,请务必记住,一旦有人想要伤害你所保护的珍惜存在的话。
  那么,你就势必要与之战斗。
  不管你愿意与否。
  忍者是自由的,却同样不是自由的。
  生在这个错误的世界里。
  不管你的本质是什么,你所想要追求的本心是什么。
  忍者终究是踏步在刀尖之上,时刻游离于生死之间,不断杀人,亦或者某一天被杀的存在。
  从古至今。
  当有忍者出现的那一刻。
  几乎不存在着多少个可以善终的忍者。
  百分之一?
  或者这个数据都会显得非常具有讽刺性。
  而且实力越强的忍者,越是不容易善终。
  和小樱那出生于和平年代,这12年来一直都是成长于温室花园之中,最大的矛盾就是和朋友吵架的“柔弱花朵”不同。
  鸣人和佐助才是见识过忍者黑暗的存在。
  一个是在出生那一刻,亲眼目睹了双亲的死亡,经历过悲惨童年的存在。
  一个是遭受巨大背叛,挚爱的哥哥成为寇仇,父母在自己面前被亲哥哥弑杀,一族数百人全部被斩杀,仅仅就是在那一夜之间,成为了孤零零的存在。
  对于鸣人或者佐助而言。
  若是有需要。
  他们甚至可以将自己的灵魂出卖给恶魔。
  手持着苦无,不断向前,纵使这一生都在杀戮中度过也无妨。
  若这注定是他们要走的道路的话。
  看似同龄。
  但在本质上。
  小樱是无法和鸣人、佐助相比的。
  “这就是要实现自己目标的代价之一么。。。。。。”
  鸣人深吸一口气,在内心里有着自嘲的想着,那隐藏在身后的双手在这一刻仍然还是有些不受控制的颤抖着。
  佐助则是抿着嘴,同样没有做出任何的回应,那仅仅只是同样变得愈发冷酷起来的面容。
  小樱的表情也是在这一刻瞬间变得煞白起来。
  “是,卡卡西老师,我明白的!”
  带着一点颤抖,但是完全可以听得出来夹带着无比坚定语气的鸣人,在这一刻抬头看向面前的旗木卡卡西,前踏而出的半步,那瞳孔里所浮现出来的淡金色光晕,也似是在这一刻染上了一层猩红色彩,攥紧起来的拳头,依然微微颤动的臂膀,无不表露出鸣人此刻的内心决意。
  自己的选择是没有错误的。
  这是必须要做出的选择。
  况且,鸣人也很清楚,卡卡西刚才的话语绝对不算欺骗。
  不仅是因为任务的要求。
  更是因为这一伙山贼里,除掉那些孩童之外,的的确确不存在着无辜,而既然其余人全部都肃清了,就更加没有道理留下这群孩子,即使他们是无辜的。
  但是在这个世界里,无辜?这是一个非常具有讽刺性的话语。
  一旁的佐助也是在鸣人应答的那一刻,同样微微踏前半步,和鸣人并肩而立,重重点了点头。
  “是!”
  简短有力但却同样带着一丝丝颤动的话语。
  在第一次杀人。
  在第一次任务,就是要剿灭两百余人的任务面前。
  终究是无法保持一个真正平静的心态,亦或者都可以说在这一刻还能保持平静的人,那真的是怪物了,心理层面上的怪物。
  当然,看似平静的二人,从他们的细微动作和瞳孔变化里,同样可以看的出来。
  在这个时候的佐助和鸣人,都仅仅只是在强撑着罢了。
  杀人?
  被杀?
  若真要选择。
  在这个大多数情况下都可以说是人吃人的世界里。
  毫无疑问!
  留给佐助和鸣人的答案只有一个。
  那便是——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