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叫波风鸣人 > 63、血色的夜晚

63、血色的夜晚


  PS:求收藏,求推荐,拜托各位了,新书期真的很重要,拜谢各位了!
  听似无比柔和的语调。
  然而这其中所蕴含着的残酷意味。
  即使是到了这一刻。
  精神层面都渐渐有些麻木起来的鸣人。
  算是出于本能反应一般。
  这所说的话语仍然是带着一丝丝的颤音。
  而在这一刻。
  佐助都不可能注意到这一点,因为此时的他那握着苦无的右手同样是不受控制的颤动着,在过去的短短几分钟里,自己的双手便已经是沾满的鲜血,而接下来还要染上更多的血色,并且还要包括那些老弱妇孺。
  “这就是忍者!佐助,是我们必须要走的道路。”
  鸣人看着面前的佐助,那湛蓝的瞳孔里,浮现出一抹交织着金色和猩红的色彩,低沉的话语,似是夹杂着丝丝无比冷冽的语气。
  “嗯!我知道的啊!”
  佐助咬了咬牙,重重点了点头,应声回道。
  “那么!就动手吧!”
  鸣人眉宇间浮现出一缕浓烈的煞气,似是在告诉着佐助,又似是在回答着自己一般,即使是刻意压低的语调,在这一刻却同样是显得如此的坚定。
  而这一次,鸣人并没有等到佐助的回答。
  视线所见。
  所看到的仅仅是佐助瞳孔深处里的那一抹猩红色彩,以及那看似坚定有力,实则完全就是强撑着转身前进的步伐。
  “这是任务,这是忍者必须要完成的职责!”
  高悬于半空之中的新月,鸣人微微仰头,眺望着那一轮明月,在这一刻,那明明皎洁明亮的月光,在这一刻的鸣人眼中,都似乎是染上了一层浓烈的暗红色彩。
  “更是我必须要走下去的道路啊!”
  鸣人右手微微用力攥紧了手中的苦无,双眸深处里的那一缕杀气在这一刻愈发的浓郁起来,朝着身旁的房屋义无反顾的走了进去。
  看着里面正在熟睡的男子、女子,甚至一些孩童。
  鸣人的瞳孔里闪烁过一缕不忍、恐惧、疯狂甚至还有一丝丝兴奋的扭曲而又疯狂的神采,但也仅仅就是那么一瞬。
  下一秒。
  那便是被血色所彻底填满的双眸。
  “抱歉啊!”
  手起刀落!
  非常果断凌厉而又标准的抹杀。
  “噗呲!”
  精准没入进每一个要害里的苦无。
  所贯穿血肉的这一种感觉。
  是如此的沉重,又是如此酣畅。
  那些熟睡之人。
  纷纷都是在睡梦之中。
  被鸣人轻易的取走生命。
  然而即使如此,当苦无插入心脏的那一刻。
  死亡到来的那一股气息。
  是如此的森冷。
  如此的令人惊惧。
  “呜呜呜呜呜!?”
  “噗呲!”
  “唔!?”
  真正意义之上的杀戮之夜。
  这原本应该是这个山寨最为熟悉的祥和而又宁静的一个夜晚,在这一刻却是变成了沾满血色的恐怖之夜,而侵染在这一片猩红世界里的鸣人和佐助,即使在一开始还有所不忍,有所畏惧,但在击杀了第一个妇女,第一个老人,以及第一个孩童之后,这股不忍和畏惧的情绪也似是渐渐消散开来,不是二人变成残忍血腥的刽子手,而是在这一刻,二人都仿佛变得麻木起来,后面的行为完全就是机械化的下意识举动。
  举起来。
  插进去!
  一样的动作。
  反复的实行。
  无法做到真正的冷漠。
  那么在潜意识里,就只能是通过不断暗示,甚至麻痹自己情绪的方式来促使自己将这种“残忍”的行为进行到底。
  ‘这是任务,这些人都是该死的罪犯!’
  所盘旋在鸣人脑海深处里的这个念头。
  或者应该说。
  在这一刻。
  鸣人的脑海深处里别无他想。
  不断掠夺走的生命。
  包括那原本应该称作是这伙山贼里最强存在的首领,同样是在睡梦之中,被鸣人轻易的用苦无送进了左胸膛,也是因为多年养成了警觉性亦或者是个人的特殊性,几乎就是在鸣人苦无刚刚刺入的那一刻,山贼头领便已经是清醒过来,但是被鸣人牢牢制住,并且还被捂住嘴无法发声的山贼头领。
  在那一刻。
  山贼头领因为钻心疼痛,感受到死亡威胁,想要拼命挣扎,却又无能为力的模样。
  深深印入到鸣人的脑海深处里。
  微弱的火光。
  那浓烈的色彩。
  隐约之间。
  所看到的鸣人额头之上的忍者护额。
  山贼头领便是知道,自己这伙人全完了。
  那瞳孔里所浮现出来的绝望色彩。
  在鸣人眼中也是如此的清晰。
  “安心的下地狱吧!”
  低声呢喃出来的话语。
  鸣人瞳孔的那一抹猩红色彩在这一刻同样变得无比浓烈而又疯狂起来。
  一个是杀!
  十个也是杀!
  那么在杀够了一百人之后。
  这似乎也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了。
  在这个世界上。
  哪个忍者的双手不是沾满鲜血!?
  无辜之人?
  不提每一次的忍界大战里有多少无辜之人死于忍者之间的战斗。
  哪怕是局部之间的忍者对抗。
  还不是一样会波及到普通人?
  在这个世界里。
  软弱无力。
  才是最大的原罪!!!
  “敌袭!快跑!”
  也可能是因为精神麻木,有些松懈的缘故。
  加上这样的事情。
  的确是从来没有过类似的经验。
  看到山贼头领好似已经彻底死去。
  鸣人没有再次真正确认其断气了,便是直接松开了双手。
  而也是在下一秒。
  鸣人刚刚松手之际。
  那位山贼头领便是拼着最后一口气。
  那厉声喊出来的话语。
  他不清楚自己的同伴还剩下多少。
  但不管是多少。
  他都希望自己的同伴可以跑掉一些是一些。
  对手是忍者的情况下。
  山贼头领根本认为自己这伙人都任何取胜的情况。
  哪怕是看起来很年幼的少年。
  但是!忍者就是忍者!
  作为混迹了将近四十年的这位中年男子很清楚忍者是什么样的存在。
  而也是在用尽残余的力气喊出这句话之后。
  这位山贼头领也是真正意义上的彻底咽气了。
  “怎么回事!?”
  “有敌袭!?”
  “快快快快!!!”
  “哪些胆大包天的家伙!!!”
  “把入侵者全部斩杀掉!!”
  山贼头领的凄厉喊声立即是让整个山寨都随之沸腾起来,那些原本还在熟睡的山贼,以及那些家属纷纷清醒了过来,只是这个时候的他们还没有真正搞懂情况,一个个抄起自己的武器凶神恶煞的便是冲出了房屋,想要将入侵者全部斩杀掉。
  然而,下一秒。
  踏出房屋的这些人。
  入目所见。
  山寨的场景却是让那些还存活的数十人顿时内心里发冷。
  宛如地狱一样的恐怖场景。
  到处都是尸体,到处都是流淌着猩红色的血液。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下一刻。
  那从昏暗的灯火影下走出来的两道身影,还有那额头上明晃晃的木叶忍者的护额。
  让剩余的那些山贼包括那些妇孺浑身感受到一股冰冷的寒意袭来,内心深处里不由涌出了无尽的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