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叫波风鸣人 > 75、影帝?小白?

75、影帝?小白?


  PS:新书期求推荐票,求收藏,拜谢各位了!
  就算是死也要完成自己的使命。
  建成大桥。
  让波之国摆脱卡多的控制。
  从贫穷走向富裕。
  这是达兹纳的梦想,亦或者是说目标。
  为这个目标。
  他拥有着不惜牺牲一切的勇气。
  达兹纳的遭遇是值得同情的,他的选择更是值得称赞和敬佩的。
  然而!
  可怜之人必有其可恨之处。
  以着夕日红的视角看来。
  达兹纳就是为了自己的目标而枉顾他们木叶村忍者的生命。
  这便是达兹纳最为可恶的地方。
  谎报任务等级,这是对于任何一个忍村,任何一个忍者而言都是极其恐怖的事情。
  等级的差异。
  所遭遇到的敌人强度也是截然不同。
  这不是任务报酬的问题。
  而是之前三代火影也有明确阐明。
  之所以给任务分等级,忍者也要分上忍、中忍、下忍。
  正是为了给对应的任务难度派遣相应的忍者前去执行。
  这既是为了保证资源不浪费(上忍去执行C级、D级任务?)
  也是为了确保领取任务的忍者可以完成任务(下忍执行C、D级,中上忍执行A、B级。)
  一切都是有着相应的规定。
  达兹纳的行为无疑就是在挑衅忍村的这种规定。
  不要说放弃任务。
  哪怕是直接惩戒达兹纳,站在忍村的视角来看。
  都是极其合理的存在。
  甚至可以说,是一定要给予必要的惩戒。
  不然以后来发布任务的这些外村,甚至说外国人一个个都有模有样的学起来怎么办?
  反正谎报任务等级不会受到惩罚。
  人们自然就会失去畏惧之心。
  特别是达兹纳的这种任务谎报更是差点导致第八班要被灭队!
  不管是多么严厉的惩处,放到任何一个忍村都是极其合理的选择。
  只不过夕日红并非那种心狠手辣的忍者。
  放弃任务,就是夕日红认为最好的决定了。
  而一旁的卡卡西也是认可夕日红的决断。
  原本就没有得到相应的报酬,还要带着自家小队里三位刚刚毕业没有多久的下忍冒着生命危险去执行这种等级的任务,只要脑子里没有进水的忍者都会直接选择放弃。
  这是无可厚非的事情。
  而至于放弃任务之后的雇主会如何?
  抱歉。
  那绝对不在忍村应该考虑的范畴里。
  你是最先犯错的一方。
  那就别指望忍村还会以德报怨。
  而也是在夕日红的话语落下,准备带着第八班成员返回之际。
  “忍者大人想要放弃任务也是很正常的事情,谎报任务等级的确是我的错误,我就应该要承担这样的责任,唉,不过我死了之后,大桥就没有办法建设了,波之国的人民还是要陷入到卡多的控制里,还有我那八岁的孙子,以及成为寡妇的女儿,就要变得无依无靠了,还有接下来就是。。。。。。。。”
  面前的达兹纳再次发挥出了自己的演员功底,流露出来的悲悲戚戚的神色,十分悲惨、绝望的语气,夕日红和卡卡西暂且不谈,第八班的三个小萌新就是直接被达兹纳那勉强可以说是“精湛”的演技给欺骗了。
  在这个时候,不要说原本就温柔善良的雏田。
  哪怕是粗神经的牙都觉得自家小队要是在这里放弃任务的话,面前这位大叔就实在太可怜了。
  一旁看似小队里最冷静理智的志乃也都是在这一刻动了恻隐之心。
  如果此刻鸣人在这里的话。
  就会直接感叹达兹纳这个家伙不去当演员实在是有些可惜,虽然这演技让鸣人来看的话,还是会觉得有些蹩脚,不过以着达兹纳的身份来看,有这样的一分演技,算是难得了。
  看着达兹纳这略显浮夸的表演。
  卡卡西都是忍不住在内心里暗暗摇了摇头。
  以着卡卡西的人生阅历,哪里会看不出来达兹纳的表情几乎都是装出来的?
  但同样的是,卡卡西可以判断的出来达兹纳所说的话语反而大多数都是真实的。
  这也是达兹纳聪明的地方。
  知道自己不能够继续在事实上进行欺骗。
  一定要如实说话。
  最多就是在表情上伪装一下。
  让自己显得可怜兮兮一点。
  这样的话。
  或许可以得到面前木叶村忍者的可怜从而继续帮助自己。
  达兹纳不知道成功率有多高,但这是达兹纳最后的手段,他没有任何可以选择的余地。
  卡卡西看的出来,却不会多说什么。
  这毕竟是第八班的任务,而不是他所率领的第七班的任务,决定权终究还是在落在身为第八班队长的夕日红身上。
  而在这个情况下。
  特别是看到自家三个部下还用着很同情的眼神看向达兹纳,那转过来的视线更是隐隐流露出了一抹祈求的神色。
  这就令夕日红更加的头疼了。
  和卡卡西一样。
  夕日红自然可以看的出来达兹纳这有些浮夸的演技。
  可同样也看的出来达兹纳所说的话语拥有极高的真实性。
  正是因为如此。
  夕日红在这一刻就显得有些难做起来。
  对于达兹纳的恼怒情绪自然还是会有,但是直接放弃却好像的确是显得有些残忍?
  归根到底。
  夕日红还是不能算作一个真正的忍者。
  一名合格的忍者。
  是应该要在任何时刻下,都可以做出最理智的判断。
  这个判断要符合规矩,要不违反秩序。
  这种情况下选择果断放弃任务,这是村子赋予第八班的权利。
  同样也是整个忍界的共识。
  在雇主隐瞒任务,直接导致任务等级和风险呈几何式上升的情况下。
  夕日红就应该直接放弃任务率队返回村子里。
  因为雇主的几句话就出现犹豫。
  这是不负责的选择。
  当然,这其中自然也有大半是因为自家三位小白部下的原因。
  缺乏经验,甚至可以说生在和平年代下的第八班三人根本就不懂得什么叫做人性的险恶,现在的第八班三人过于的单纯到都有点小愚蠢的地步,在看到达兹纳那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之后,不由自主的就直接代入到其中。
  直接都可以用不谙世事来形容这三位的萌新下忍。
  自然是希望自家小队可以继续帮助这位可怜的达兹纳先生。
  “红老师,我觉得,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就帮助一下这位达兹纳先生吧,只要到大桥建立完毕就可以了,不是吗?”
  日向雏田带着一抹怯怯的表情,那明亮的双眸看着面前的夕日红,似是有些犹豫的样子,用着懦懦的语气低声说道,这话语之中的恳求语气也是令夕日红面容上的苦笑神色变得愈发浓郁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