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叫波风鸣人 > 81、所以,你算什么?

81、所以,你算什么?


  PS:感谢彼岸处的梦童鞋打赏。
  严格说起来。
  卡多是一个聪明人。
  早年出生于一个小国普通家庭里的卡多,能够在后面“白手起家”,打拼这这么大一个家业,是值得肯定的,他很清楚自己的身份,也明白自己所扮演的角色,一如鸣人所预料的那一般,而且更加夸张的是,卡多在早年,不仅仅是服务于某一个特定的贵族,而是混迹于火之国、水之国、雷之国、土之国这些大国里,取得那些位高权重的政要们的信任,为他们处理各种脏活累活,以此作为自己的资本,然后逐渐到发展起来,到最近几年里,卡多终于是成为了水之国内大臣的‘御用白手套’,甚至于还有被内大臣带去觐见水之国大名,这样的一个跳跃式的发展,也是令卡多逐渐膨胀起来。
  为水之国大名服务。
  而且还被大名亲自接见过。
  这是卡多赖以为最大凭仗的地方。
  作为一个普通人,可以发展到这个地步。
  卡多自然是值得称赞。
  但是,‘聪明’的卡多先生,很明显有着一个极其愚蠢的看法。
  自从傍上了大名之后。
  卡多就认为除了五大国那些真正的实权政要之外。
  自己就不需要害怕任何人了。
  更是没有认清楚。
  忍者是什么样的存在!
  或许站在卡多的视角看来,忍者不就是和自己一样是大名的属下么?
  特别是没有认识到流浪忍者和大村忍者之间的本质差别。
  还以为自己可以号令那些流浪忍者。
  就将真正的大村忍者当做等同存在来对待。
  这是卡多最为愚蠢的地方。
  而也是基于这样的心理。
  哪怕是面对着拥有着‘鬼人’之称的前雾忍七忍众——桃地再不斩,卡多也没有丝毫的敬畏之心,根本就不知道,面前的再不斩想要碾死自己就和碾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不管是之前,还是现在,都是用着这样一副高高在上一般的态度说话。
  “这一次稍微出现了一点意外,没有得手。”
  再不斩看着面前态度嚣张的卡多,神色未变,就是语气淡淡的说道。
  而这语气。
  直接激怒了面前的卡多。
  冷漠,没有敬意。
  明明只是一个叛忍。
  居然还敢在自己面前如此放肆!?
  卡多觉得自己的尊严受到了挑衅,几乎就是在那一刻,卡多的眼神瞬间冰冷下来,那变得有些狰狞起来的面容。
  “嚯嚯!?没有完成?大名鼎鼎的再不斩,居然连一个糟老头子都没有杀掉么?你不是号称鬼人么?就这么点实力?还敢嚣张?这样的任务都没有完成?要你这样的废物有什么用?”
  卡多几乎就是目如喷火一般,看着面前的再不斩,破口大骂道。
  而那些跟着卡多过来的面容凶恶妥妥黑社会装扮那一群人,也几乎就是在卡多开口大骂的那一刻,个个流露出一抹极其凶厉的表情,带着不怀好意的表情看着面前的再不斩等人,似乎只要自家主子一声令下,就马上冲过去把面前的再不斩等人砍到。
  在这一刻。
  这群‘可怜的家伙’根本没有意识到。
  站在自己等人面前的是多么凶残的一群人。
  不管是谁。
  哪怕是鬼兄弟单独拎出来一个,都足够轻松斩获面前这群看似凶狠如虎,实则软如绵羊的一群蠢货!
  “你这样的垃圾,如果不是老夫收留给你,还给你提供必要的资金,你早就被。。。。。。”
  “嗯!?”
  “嗖!”
  而也是在卡多还在喋喋不休的发泄着自己的怒火之际。
  面前的再不斩也是蓦然神情一变,那刹那间变得无比狰狞起来的面容,爆发出来的森然杀意,四周的温度也是好似随之骤降一般,瞬间震慑住面前的卡多一群人,那原本还一个个带有着恶意表情的黑社会混混都是在这一刻浑身控制不住的颤抖起来,好似就像是被某一只凶残猛兽给死死盯住的那一种感觉,卡多更是宛如被掐住脖子的鸭子一般,戛然失声。
  这还不仅仅是因为被再不斩的气势所慑。
  最重要的是那横在卡多脖子上的千本,感受着那刺骨的寒意,和隐隐袭来的刺痛感。
  令卡多脖子一凉,下意识咽了一口口水,冷汗控制不住的从额头上滴落下去。
  “给注意一下你的语气!如果还敢对再不斩大人不敬的话,我立刻就宰掉你!”
  白站立在卡多身后,那握着千本的右手是还刻意朝着内侧微微移动了一丝,冷然说出的话语,令卡多内心深处里的恐惧被无限扩大,在这一刻卡多是真切的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他丝毫不怀疑身后的这名面具少年绝对有杀掉自己的决意,在这个时候,卡多除了拼命点头之外,剩下的话语,一句都不敢多说了。
  “白。”
  而那边在那浓烈的杀气一闪而逝之后。
  再不斩也是再次恢复到那一副平静冷漠的模样,轻轻喊出的话语。
  “是,再不斩大人。”
  原本踩在卡多身后的白也是带着一抹恭谨的语气轻轻一声之后,收回了千本,一个闪身,重新回到了再不斩身后。
  “咳咳,你就放心吧,这一次只是提前侦查而已,任务不会失败的,那个老头的人头过几天我一定给你带回来。”
  再不斩转头看向面前的卡多,仍然还是一副淡漠至极的样子,语气淡淡的说道。
  “那就好,那就好,那我就等着你的好消息了。”
  卡多心有余悸的摸着自己的脖子,瞳孔里还是残留着那挥之不去的恐惧神色,有些讪讪然的应声回道,在这一刻,卡多才多少意识到了一点,面前的再不斩恐怕和自己手底下的那些流浪忍者不同,自己还是不要太刺激到这个疯子会比较好一点。
  自己的性命可是比面前这个‘垃圾叛忍’要金贵很。
  好不容易爬到如今这个地位。
  卡多还想多享受几年人上人的生活呢。
  “那么,就先这样了。”
  再不斩朝着卡多很是随意的摆了摆手,就宛如是在赶走一只苍蝇一般,用着无比冷冽的语气如此说道。
  本来卡多就没有被再不斩放在心上。
  区区一个低贱的‘商人’罢了。
  如果不是需要卡多的大笔钱财资助,以及其身后的水之国政要支持,再不斩早就砍掉这个烦人的苍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