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叫波风鸣人 > 94、各自的修炼

94、各自的修炼


  ‘果然是这个忍术么?’
  鸣人的话语刚刚落下。
  卡卡西的瞳孔里也是浮现出一缕了然神色。
  而至于鸣人是如何获知这个忍术的。
  卡卡西一下子便可以猜的出来,作为四代火影开发出来的无印A级忍术,螺旋丸的破坏力是毋庸置疑的,而且其还有更高的开发价值,被记录到封印之书里也是极其正常的事情,鸣人既然可以从封印之书那里学习到影分身之术,看到螺旋丸也不是特么值得惊讶的事情。最重要的是,这明显便是三代火影默认许可的事情,卡卡西自然不会多问其他事情。
  “螺旋丸么?你来问我,到的确是问对了,这也的确涉及到了查克拉的形态变化,而且还是难度最高的查克拉压缩,一如你自己所说,查克拉的压缩一旦方式或者程度不对的话,就很容易失败,逸散开来还好,若是浓缩过度导致爆炸的话,那可是很容易受伤的。”
  “是啊,我之前自己尝试的时候,就差点受伤了。”
  鸣人似是有些苦着脸说道。
  这掌控不到位的尺度。
  太容易出事了。
  这也是鸣人为之苦恼的地方。
  而看着似是有些烦闷的鸣人,卡卡西微微一笑,然后那伸出来的右手,几乎就是在第一时间里,鸣人所感应到的聚集在卡卡西掌心之上的查克拉。
  几乎就是一瞬间。
  “!!?”
  这所径直形成的淡蓝色查克拉球体。
  “螺旋丸!”
  看到卡卡西如此轻易释放出来的螺旋丸。
  鸣人双眼微微瞪大,目光聚焦在卡卡西的右手掌心之上。
  那看似微小的球体。
  实则在这一刻弥漫出一股令人心悸的气息而来。
  “鸣人,螺旋丸虽然是无印、无忍术查克拉,最重要的原理是查克拉压缩,但是,你既然有看到这个忍术的话,就应该知道这个忍术想要成功释放出来的话,不仅仅是要注意查克拉的压缩,更需要注意的是查克拉的旋转控制。”
  卡卡西稍稍抬高自己的右手,将掌心之上的螺旋丸展示出来。
  “你之前的修炼里,之所以屡屡失败,最大的原因,就是没有注重查克拉的旋转控制,这是这股查克拉被压缩却反而可以保持一个聚集平衡的最大原因!你忽略了这一点,不管多么精准控制去压缩查克拉,都不可能成功的!”
  淡蓝的色彩,低沉的声响。
  还有这极其明显的旋转弧度。
  几乎就是在卡卡西的话语落下之际。
  鸣人的瞳孔里也是闪烁出一缕恍然大悟的神色而来。
  “原来是这样么?查克拉的旋转控制,我居然忘记这么重要的一点啊。。。。”
  脑海里所浮现出来的之前在封印之书里看到的注释,的确有关于旋转控制的要求,倒不是说鸣人完全无视,而是一开始鸣人都走入到一个误区里,下意识认为,这个旋转不是重点,而应该注重的是查克拉的压缩控制。
  这反而是导致了鸣人修炼的失败。
  而现在被卡卡西这么一说。
  鸣人顿时就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明白了吗?”
  “是,卡卡西老师!”
  “那既然你螺旋丸已经有基础了,我们就先从螺旋丸开始吧,在进行查克拉压缩控制的同时,还要注意到查克拉的回旋控制,以着一个中心点为基准,然后便是。。。。。。。。”
  各自所开始的特训。
  这不管是对于第七班的鸣人、佐助、小樱,还是对于第八班的雏田、牙、志乃等人而言,这都是一次极佳的提高自己实力的直接方式,尤其是涉及到查克拉方面的修炼,这是忍者之所以强大的基础,任何一个顶尖的忍者,同样都是要注重这样的基础修炼。
  而相对于佐助他们而言。
  鸣人的修炼就显得更加形象生动一点。
  有了卡卡西的指导之后。
  之前的卡关。
  也是一下子通顺起来。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螺旋丸原本就是和鸣人相性极高的忍术。
  之前没有掌控,纯粹是自己钻了牛角尖。
  一直认为是查克拉压缩方面的问题。
  现在搞清楚问题之后。
  鸣人的修炼便是顺畅了许多。
  不同于之前的查克拉逸散或者爆裂。
  这一次的鸣人,仅仅就是耗费半天的时间,就可以成功的在掌心之上将查克拉压缩聚集起来。
  虽然因为鸣人还没有真正找准平衡点的缘故,这个螺旋丸显得有些不稳定,但按照鸣人目前的趋势,是必定可以在很短的时间里便顺利掌控螺旋丸这个忍术。
  而看到鸣人的进度如此之快。
  卡卡西在内心里略微有些惊奇的同时,自然也是稍微加快的教学进程。
  包括从千面风、压害、烈风掌、风切、真空玉等数个B、C级风遁忍术的教学,让鸣人对风属性查克拉的形态变化有更为深刻和更为直观的认知。
  而也是在鸣人飞速掌控这些风遁忍术的同时。
  另外一边,五名下忍的爬树训练里。
  果不其然,即使是增加了第八班。
  第一个完成爬树训练的仍然还是春野樱这位学霸。
  从早上卡卡西带领众人来到森林里,到下午黄昏之前,也就是半天多一天的时间里,春野樱便是完成了卡卡西所要求的爬树训练,虽然还无法做到像卡卡西那样举重若轻,但也是轻轻松松的爬上大树,并且可以做到悬挂在树干之上。
  在查克拉的细腻控制上。
  小樱真的可以说是冠绝同世代!
  这令一旁从早上开始便是不断踩烂树干,又或者是一直从树上摔下来的犬冢牙有种淡淡凝滞感和忧伤。
  这差距也太大了吧?
  他这边都还没有真正意义上迈出第一步。
  旁边这位菇凉就是直接通关完成任务了?
  老实说,在春野樱完成的那一刻。
  牙的内心里是懵逼的。
  而且不谈牙,一旁的佐助和志乃看似表情未变,实则内心里的情绪也是变得有些微妙起来。
  虽然他们两个一开始没有像犬冢牙一样那样直接的表示出要作为第一个完成修炼的样子。
  但是属于他们彼此的骄傲。
  都是让佐助和志乃在内心里暗下决心,一定要作为第一个完成修炼目标的那一个。
  然而事实就是如此的骨感。
  固然和牙比起来,志乃和佐助的进度算是较快的存在。
  可是和春野樱比起来,差距却同样很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