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叫波风鸣人 > 101、这是他们的契约

101、这是他们的契约


  PS:sky海色童鞋的打赏,大概明天上架,应该吧。
  作为这个世界上存活时间最久的生物之一。
  而且还是目前最大的查克拉集合体。
  生存于鸣人体内的九尾。
  比任何都要清晰的感应到人类内心深处里的情绪波动。
  固然对于九尾而言。
  恶意方面的情绪是最为敏感的。
  但是这并不代表着九尾感应不到其他方面的情绪波动,仅是没有那个必要,而且也相对差上一点而已,而就是在这一刻,看着鸣人那湛蓝瞳孔里所流露出来的坚定神色,九尾所感应的到从那个金发小鬼身上反馈过来的情绪是极其切实而又真挚。
  这个小鬼。
  没有在欺骗自己。
  就是这样一个简单而又直接的反馈。
  令九尾第二次陷入到了沉默里。
  看着眼前的鸣人。
  九尾似乎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自由。
  这对于他们尾兽而言,是多么具有讽刺意味的话语,自从他们诞生以来,拥有自由的时间有多少?
  被拘禁圈养的日子又是多少?
  但也正是因为如此。
  鸣人的话语才更显的触动九尾。
  这是九尾最为本能的渴望。
  然而,对人生天生的厌恶和排斥。
  让九尾的第一反应便是不愿意相信和接受鸣人。
  只是在这一刻,因为鸣人的话语,九尾的情绪也似是有了小小的波澜。
  继续嘲讽他?
  亦或者是直接无视他?
  九尾在今天第一次出现了犹豫。
  毕竟就如鸣人所言。
  即使被他欺骗了。
  又没有多大的损失?
  一点随时都可以恢复过来的查克拉。
  微不足道。
  甚至于根本就谈不上付出。
  而所可能迎来的未来,哪怕概率仅有万分之一。
  但对于九尾而言,这何尝不是一次绝佳的机会呢?
  “你不说话,我就当做是你默认了啊,九尾!”
  就宛如生活在鸣人体内的九尾,即使看不透鸣人想法,无法真正揣测到鸣人内心,却可以直接感应到鸣人的喜怒哀乐一般,相反过来,鸣人对九尾的波动也有一丝丝特殊的联系,很模糊,不确定,但却可以感应到,鸣人不确定原著里的自己在和九尾真正心意相通之前是否有这样的心意功能,但可以确定的是现在的自己拥有这样的微弱感知能力,不是很清晰,却在这样的对景情况下,多少可以把握到一丢丢九尾的情绪波动。
  “哼!”
  鸣人的话语。
  九尾仍然没有任何的回应。
  但就是这样的一声轻哼。
  就足以让鸣人明白,自己这一次的目标已经完成。
  鸣人的嘴角也是忍不住微微上扬,流露出一抹好看的弧度而来。
  以后不会再受到九尾查克拉的影响。
  还可以在必要时刻借用九尾的查克拉。
  毫不客气的说。
  现在的鸣人才是真正拥有了一点点对抗木叶,晓组织的本钱和能力。
  尤其是木叶这边。
  若是自己的那计划提前暴露。
  真被逼到绝境时刻。
  鸣人绝对不介意彻底解开封印,将九尾放出来,横竖都要死的话,死之前,鸣人一定要好好出一口怨气。
  而至于结果如何?
  那又和鸣人有什么关系?
  反正都要被逼死了,不是吗?
  现在的鸣人可不是原著里那宛如被洗脑了一般,又或者完全可以称之为圣母一样的本尊。
  至于说到时候可能会有体内的四代火影遗留的查克拉来阻止自己。
  鸣人的回答只有两个字。
  呵呵!
  当然,这都是最糟糕局面下的选择。
  不到万不得已的境地里。
  鸣人也不会这么做。
  因为初步达成了共识。
  也不需要继续留在这里。
  虽然是第一次来到自己的精神世界里。
  但鸣人就是在第一时间里知道了,自己以后该如何控制自己进入以及离开这个世界,朝着似是要选择无视自己的九尾摆了摆手,鸣人面容上流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初次见面,还算是很愉快,那么,下一次再见咯,九尾,不,九喇嘛!”
  伴随着逐渐消失而掉的鸣人身影。
  那所回响在这个空间里的这句话语。
  却是令原本都趴在自己前爪上闭目休憩的九尾蓦然睁开自己的双眼,那猛然抬起来的狐首,看着鸣人消失之前的位置,狐瞳里浮现出一抹极度震惊的神色。
  九喇嘛。
  这是那个该死的老头子给自己取的名字。
  而这个名字,除了那个该死的老头子之外,有且仅有另外八只蠢货才知道,世人多愚昧,包括那魂淡老头子的两个儿子,都不知道他们九个名字,从上古至今,这些愚蠢的人类都是以着尾巴的数量来称呼他们,然而他们却是实实在在拥有着自己的名字。
  九喇嘛便是九尾的名字。
  早在那个老头子死掉之后,九尾,不,应该说是九喇嘛就已经很久没有从旁人里听到那个名字了,最重要的是,哪怕是他们彼此之间,都不一定会用名字来称呼彼此,就好比那只嚣张的狸猫,明明实力是最弱的,就是看不起九喇嘛,包括羽衣还没有去世之前,就疯狂挑衅九喇嘛,一直称呼九喇嘛为该死的狐狸。
  所以,九喇嘛这个名字,他真的已经是好久、好久没有听到了。
  而今天,居然从一个魂淡金发小鬼嘴里听到了这一声久违的称呼,这个称呼甚至让已经不知道活过了多少岁月,被誉为最大邪恶查克拉集合体的九喇嘛出现了短暂的精神恍惚,那狐瞳里更是流露出一抹印迹极深的追忆神色而来。
  ‘这个小鬼居然知道我的名字吗?’
  九喇嘛神色怔怔的看着鸣人之前所伫立的位置,那咧开的大嘴,流露出一抹极其恐怖的笑容而来。
  “有意思,真的很有意思,小鬼,就让老夫看看,你到底都知道一些什么事情吧,你到底能够做到什么地步,你的未来,哼哼,老夫稍微有点感兴趣了啊。。。。”
  九喇嘛那重新趴下的身影,将自己的狐首置于前爪之上。
  那原本一直充斥着满满血红色查克拉的空间,也是在这一刻渐渐的暗淡下来。
  在那猩红的色彩缓慢敛去之际。
  九喇嘛也是慢慢的闭上了双眼,那原本是极显狰狞的面容,于这一刻,却是流露出了一丝极淡,却又好似是真实存在一般的柔和之意。
  “老头子,看来我好像真的是遇到了一个十分有意思的小鬼啊。。。。”
  徒留下这么一句话语,在这空旷的空间里不断的回响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