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叫波风鸣人 > 183、这是鸣人的决意

183、这是鸣人的决意


  “那些愚民的想法,我从来不会去在意,他们的欺辱,我也会一一记在心里,而这所谓的误会?父亲大人,我只想问一句,木叶的高层在干什么?那位你认为需要尊敬的三代火影在干什么?四代火影为村子的安危而战死,之前原本就是让自己的妻子作为尾兽的容器,后面更是献出了自己唯一的儿子,作为村子最大兵器的容器,真的是奉献了一切的四代火影,他所留下的遗孤,遭受到了什么样的待遇?”
  鸣人目光清冷的看着波风水门,这所说出来的每一个字眼,都让水门无法反驳。
  “直接宣布我的身份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么!?不要说什么九尾人柱力的身份是秘密,那简直太可笑了,全村着在这12年下来一直喊我是怪物,是妖狐!这还是秘密!?隐藏我身为四代火影遗孤的身份,三代火影他是想要做什么!?为此甚至都改变我的名字,漩涡鸣人,当然,我不是对母亲大人不满,父姓,母姓,于我而言,都是可以的,但这不是三代火影来掩饰他肮脏目标的理由!这些,你能够解释么!?我亲爱的父亲大人!木叶村伟大的四代火影大人!”
  没有刻意的咆哮。
  甚至还强行压制下来的音量。
  但这话语之中所蕴含着的无尽愤怒。
  在场的一人一兽都是可以清楚的听的出来。
  “猿飞日斩、志村团藏、水户门炎、转寝小春!父亲大人,这就是所谓的木叶高层!你没懂吗?”
  鸣人面容上挂着一抹讥讽的笑容,看着沉默的波风水门如此说道。
  于鸣人视线里,可以看的到波风水门那眼神深处里所浮现出来的一缕哀伤和痛楚。
  自己身为火影。
  保护木叶就是自己的职责。
  但是就如同鸣人所言。
  自己付出了一切。
  想要保护的木叶村。
  却反过来伤害了自己的儿子。
  于这一刻,水门自己都陷入到了困顿之中。
  因为他可以清楚的感知到鸣人的恨意是切实的,更是极其浓厚的。
  并非自己所认为的误会。
  而且渐渐的水门自己隐隐在内心里也是对三代火影有了一丝丝的埋怨情绪。
  自己之所以选择牺牲。
  正是因为相信自己的儿子。
  相信村子,相信三代火影会照顾好自己的儿子。
  九尾会成为鸣人的助力。
  鸣人未来一定会成为木叶村的英雄。
  甚至于和自己一样,成为火影也未必不可能。
  然而,这一切的一切都和水门自己所希冀的剧本不同。
  三代火影没有照顾好自己的儿子。
  其他都可以不谈。
  就光光是不宣布鸣人是四代火影遗孤身份这一点就完全解释不通。
  保护鸣人?
  别开玩笑了。
  相信这点理由的,不是脑子进水,就是故意装出来的。
  这种怨恨积累下来。
  足足12年。
  甚至鸣人都要说出毁灭木叶村这样的话语。
  睿智英明的四代火影一瞬之间甚至有些手足无措起来。
  之前的那些话语,包括还想要问一下鸣人为什么在这里选择揭开封印的话题全部都被水门抛到的脑后,他在考虑着自己应该在这个时候对自己的儿子说些什么。
  安慰?
  劝告?
  还是说理解?
  水门发现现在的自己,不管是说什么话语。
  不要说鸣人。
  就连自己这一关都过不去了。
  看着鸣人幽深如水的眼神。
  水门的面容上流露出一抹苦涩的笑容。
  “鸣人,那你今天让我出来,就只是想要告诉我这些么?”
  于这个适合。
  坚定如四代火影。
  那话语之中尽显苦涩意味。
  “一如我之前所说,父亲大人,我生命的一半是你给予的,现在我已经是12岁了,木叶村是你所选择保护的存在,而我是你的儿子,我要选择毁灭他,自然是需要告诉你,而第一步,就是要选择离开木叶,你应该很清楚,父亲大人,我离开木叶,就意味着成为叛忍,木叶村是不会允许九尾人柱力叛逃的,他们一定会选择将我抓回去,然后想办法抽离九尾,重新选择容器,我需要飞雷神之术,只有这个术式可以增加我活命的资本,之前我也有想办法去获得这个术式,但是没有获得,我不清楚你是否愿意教给我,我也不希望在隐瞒你的情况下,让你教导我飞雷神,只因为我是你的儿子,一切的选择都在你的手上,父亲大人。”
  鸣人深吸一口气,看着波风水门,沉声说道。
  没错!
  在这中忍考试进入到死亡森林阶段。
  马上就要迎来木叶崩溃计划之际。
  鸣人之所以在今天晚上选择和自己父亲——波风水门摊牌的最直接原因,便是在于飞雷神之术!
  鸣人想要从水门身上学到这个术式。
  来增加自己接下来叛逃计划里的筹码!
  而选择这个时间点。
  也很简单,晚一点,不确保自己是否可以掌控飞雷神。
  早一点,那个时候还没有确定中忍考试时间,不需要太着急,最重要的是那段时间里鸣人的实力还处于飞速增长阶段,飞雷神之术估计还没有多少时间去学习。
  这个时间点。
  是较为恰当的一个时间!
  至于说水门会不会教导自己?
  鸣人的把握其实也就是五五开,正如自己所说。
  自己的父亲毕竟是四代火影。
  但鸣人更加不愿意用欺骗的手段从水门那里学到飞雷神之术。
  因为当一个人连自己的亲生父亲都可以选择欺骗的时刻。
  那个人已经是毫无底线了。
  鸣人虽然会选择走上黑暗的道路。
  但绝对不会让自己成为毫无底线可言的‘怪物’存在。
  “飞雷神之术吗?”
  鸣人的话语。
  让水门微微一怔,旋即瞳孔里流露出一缕恍然和复杂的神色而来。
  对于鸣人的坦诚。
  水门既感到高兴,也感到悲哀。
  高兴于自己的儿子虽然对自己也有怨怼,但至少还是将自己当做父亲看待。
  悲哀也是在于自己的身份和鸣人的决意。
  火影是要付出生命来保护村子的存在。
  而鸣人身为火影的儿子却要选择走上毁灭木叶村的道路。
  这对于波风水门而言。
  自然是一个极其讽刺的现实。
  但偏偏水门就必须要面对并且接受这样的现实。
  看着眼前的鸣人。
  水门虽然已经在内心里做出决定了。
  但还是要问一下自己的儿子。
  “如果说我选择不将飞雷神教导给你呢?或者说我希望你能够选择留在木叶村,成为木叶的英雄,鸣人,你会如何回答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