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叫波风鸣人 > 191、漩涡香磷

191、漩涡香磷

    毕竟这可是鸣人第一次在他们面前谈到关于他自己父母的事情。
  
      之前佐助、小樱都只是知道鸣人是孤儿。
  
      根本就不清楚鸣人的身世如何。
  
      鸣人自己不谈。
  
      哪怕是队友,但毕竟也是外人的他们更加不可能去询问。
  
      尤其是佐助更是有着近似的遭遇。
  
      加上二柱子性格如何。
  
      绝对不会去问类似的问题。
  
      但鸣人自己提起来就不一样。
  
      看这样子。
  
      鸣人的母亲似乎出自某一个忍族。
  
      并且和面前的这位红发少女是同族的,辨认标识,大概红发是其中之一?
  
      从鸣人的话语里。
  
      佐助和小樱都可以得出差不多的判断。
  
      这样也可以解释了为什么鸣人要留下这位红发少女,并且还这样温和对待,换成他们两个的话,若是遇到自己的族人,那态度估计也是差不多的,除此之外,佐助和小樱,还是从鸣人的话语里听出了鸣人的父亲似乎还是一个实力非常之强的忍者。
  
      并且还因为血脉遗传的缘故。
  
      所以不是和自己母亲一样是红发。
  
      而是金发。
  
      于此刻。
  
      佐助和小樱自然不会联想到四代火影身上。
  
      不只是因为思维局限性缘故。
  
      最重要的是,见识短薄的这两位是没有能力联想到那里去的。
  
      虽然有点好奇,但一则眼前这个情况不适合追问,二则还是那句话,这涉及到了鸣人自己的隐私,鸣人自己不说,旁人还是不要过问太多,佐助和小樱在从两个草忍身上收出地之卷轴后,直接了结掉了两个草忍(这也是鸣人之前交待的,而现在动起来手,不要说佐助,小樱都不会有任何犹豫的。)
  
      便是站在一旁,看着鸣人和香磷交谈了。
  
      香磷自然也是注意到佐助和小樱的举动。
  
      看着两个草忍丧命。
  
      哪怕是一直虐待自己的草忍。
  
      但多少还是有兔死狐悲的感觉。
  
      那变得有些苍白起来的脸色。
  
      鸣人也是在第一时间里注意到。
  
      “不要担心,虽然没有百分百把握,但我应该可以确定你也是漩涡一族,况且,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在草忍村里应该生存环境不太好吧?至少,这两个草忍并没有将你当做队友看待,不是吗?我会给你提供相应的保护的。”
  
      鸣人尽量让自己的话语变得轻缓起来。
  
      也实在是因为香磷此刻受到的刺激有点大。
  
      鸣人还真怕这丫头直接就晕厥过去,或者干脆精神混乱。
  
      那就是真的有些糟糕了。
  
      这样说。
  
      可能有点扯太远。
  
      但鸣人很是看重香磷在原著里表现出来的能力。
  
      而且最重要的是,身为漩涡一族的香磷,绝对是鸣人可以选择相信的存在,换句话说,只要让香磷信任自己,并且保住香磷,脱离木叶之后,香磷未来必定可以成为自己最大的助力之一。
  
      还是最靠谱的那一种!
  
      至于在自己已经要选择逃离木叶情况下保住香磷?
  
      之前鸣人已经说过了。
  
      现在这个死亡森林里,不就有一位最合适的家伙吗?
  
      只要和那个家伙达成协议的话。
  
      鸣人相信香磷的安全一定可以得到保证。
  
      而以后的事情,那就以后再说,毕竟若是连命都保住的话,又谈何以后?
  
      所以,后续方案,鸣人内心深处里已经有底了,当前情况要做的是得到香磷的初步信任,这一点极其重要。
  
      而看着鸣人那‘相对’真诚的眼神。
  
      香磷固然内心深处里还是有些不安。
  
      但似乎她好像也只能选择相信鸣人的话语。
  
      看似单纯的香磷,实际上在经历了草忍村各种毒打之后,已经是要比很多同龄人成熟许多了。
  
      加上。
  
      鸣人话语的可信度的确有点高。
  
      “嗯。。。”
  
      当下。
  
      香磷也是微微垂下头,低低应了一声。
  
      “你能相信我,这是最好不过的事情了,我想要问的事情,也不复杂,一个是想要确认你的身份,另一个就是想要问一下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草忍村里以及,还有其他漩涡族人吗?”
  
      看到香磷似是选择相信自己,至少表面看起来是这样。
  
      鸣人暂且松了一口气,在略作沉吟之后,也是继续开口说道。
  
      这番话,也是半真半假。
  
      毕竟鸣人已经是百分百可以确认香磷的身份了。
  
      一个是外貌。
  
      一个是发色。
  
      另一个便是感知了。
  
      一如香磷看到鸣人那一刻有一丝丝的好感。
  
      鸣人看香磷同样也很顺眼。
  
      听起来似是有点玄乎的样子。
  
      但血脉相连之人,的确是会有一种冥冥之中的联系和感知。
  
      自然,鸣人是可以确定面前这个少女绝对是原著里的那位加入到佐助鹰之小队里的香磷。
  
      而接下来的香磷的回答也是佐证了鸣人的猜测。
  
      “我的是名字是漩涡香磷。”
  
      香磷还是带着一点害怕的表情看着鸣人,深吸一口气之后,轻声说道,话语之中也略带颤音。
  
      “至于草忍村,我的确不是真正的草忍,草忍村也只是将我和我母亲当做是奴隶一样对待,我在很小的时候,就和母亲被草忍抓到草忍村里,村子里没有其他漩涡一族的,而我母亲,也是在两年前,就。。。。。”
  
      说到这里。
  
      香磷顿时沉默下来。
  
      而鸣人自然也是第一时间里get到了香磷未尽之意。
  
      脑海里闪烁过原著里香磷的能力。
  
      除掉探知索敌之外。
  
      香磷身为漩涡一族,拥有庞大的生命力。
  
      受伤的人,只要咬住香磷身上任何一个部位,就可以直接吸取香磷身上的生命力来恢复自己的伤势,这比任何医疗忍术都来的直接有效,刚刚稍微靠近之际,鸣人便是注意到香磷身上的牙印,虽然鸣人不记得原著里关于这一部分的内容。
  
      但从香磷这里出发,也可以推测出香磷母亲应该也是拥有一样的能力。
  
      若是克制使用。
  
      让其拥有足够的恢复时间。
  
      理论上,漩涡一族的庞大生命力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
  
      但很显然。
  
      以着香磷目前的年龄看来,其母亲的年龄最多就是30几岁,听其含义,一定是被草忍村那些草忍无节制的吸食生命力,硬生生被吸死的!
  
      “魂淡!”
  
      一想到这里。
  
      鸣人内心深处里也是忍不住涌现出一股怒意而来。
  
      鸣人深吸一口气,强行将自己那有些躁动的情绪平复下来。
  
      “所以,只剩下你自己了,是吗?”
  
      鸣人轻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