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叫波风鸣人 > 254、少女—鞍马八云

254、少女—鞍马八云

鸣人不希望在这里耽搁时间。
  
  想要去做自己的事情。
  
  最重要的一点是。
  
  如果鸣人没有记错的话。
  
  鞍马八云是被三代火影半封闭在里见丘山庄里,四周还有着鞍马一族的数名忍者看顾,然后还有最关键的火影直属暗部在看管着鞍马八云,以及在里见丘山庄附近所布下的结界,虽然不太清楚,到底是因为鞍马八云内心里的伊度突然爆发,还是说是因为木叶大战,导致这里的暗部直接去支援木叶各个战场,从而给鞍马八云制造了对应的空隙,总之,鸣人是必须要越早离开这个虚幻的世界是最高的。
  
  自己的行踪不可以被发现。
  
  在这计划马上就要执行。
  
  还有一小段时间。
  
  自己就可以脱离木叶的当前时刻。
  
  任何意外都是不容许的。
  
  看着面前这看似真实,实则虚幻的城堡。
  
  鸣人深吸一口气。
  
  “九喇嘛,你有办法直接破坏这个幻术所制造的世界么?”
  
  下一刻。
  
  鸣人那瞳孔里所直接变化而出的狐瞳,在内心深处里所响起的话语。
  
  “哼!这是直接作用你五感的幻术,想要直接解除?根本不可能,要么直接找到施术者,让他来解除,亦或者杀掉他,不可能有其他方法,当然,你自己死亡的话,也是可以脱离这个术式空间的。”
  
  于深处里。
  
  那蓦然响起的低沉话语。
  
  特别是最后半句那戏谑的语调。
  
  “九喇嘛!”
  
  这让鸣人的表情不由一滞,苦笑的摇了摇头。
  
  “你还真是会说笑话啊。”
  
  “老夫从来不说笑,办法给你了,你自己考虑吧,老夫要睡觉了,不要打扰我!”
  
  一闪而逝的红光。
  
  仅是那么一瞬。
  
  天知道到底九尾所说的是真的。
  
  还是说因为信赖不够,根本不愿意和鸣人多谈。
  
  反正那就是沉寂下去的生息。
  
  鸣人无奈的摇了摇头。
  
  比起说存活了数千年的九尾没有办法破除这个术式,鸣人宁愿相信是后者,不过这也是可以理解的事情,终究到目前为止,鸣人自己和九尾只是一般交易关系,最多就是说引起了九尾的好奇心,不会干涉自己而已,想要让他主动帮助自己?
  
  好吧。
  
  鸣人承认,稍微有点异想天开了。
  
  “既然这样的话,就只能主动去见一见这位主人了啊。。。。”
  
  鸣人揉了揉自己有些头疼的脑门,迈开的步伐,也是径直朝着那座恢弘无比的城堡位置踱步而去。
  
  ‘鞍马八云’‘伊度!’
  
  不管是说让其主动解除术式。
  
  亦或者说干脆的消灭施术者。
  
  对于现在的鸣人来说。
  
  难度还是存在的。
  
  最重要的一点是,鞍马八云的幻术似乎有直接干涉现实的能力!
  
  这样的能力。
  
  对现在的鸣人而言。
  
  可谓是相当的棘手。
  
  ‘真的是碰上一个麻烦的家伙啊。。。’
  
  鸣人来到‘城堡’的大门之外。
  
  轻轻推开的厚重大门。
  
  沉重的门扉声。
  
  还有那闪落下来的尘土。
  
  宛如最为真实的古堡废墟一般。
  
  这种越是真实的感觉。
  
  令鸣人越是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擅长幻术的鞍马一族。
  
  而在其中,更是继承了最完美血继限界的鞍马八云。
  
  自由自在的控制五感。
  
  “所以才说,这样的感觉让人最讨厌啊。。。”
  
  鸣人轻步走入到城堡的内部里。
  
  感受着里面的气息流动。
  
  这种似真似幻的触感。
  
  “客人都已经到了,主人不打算出来见上一面吗?”
  
  鸣人踏立在大厅之上?环顾着四周?那所传递而来的阴森森气息,还有那无言的压迫感?让鸣人眉头一皱?这略微拔高的音量,却没有换来任何的回应。
  
  依旧是一片静默的这个空间。
  
  “咔嚓”
  
  “吱呀”
  
  在鸣人双眼微眯之际。
  
  不远处。
  
  那似是自动打开的门扉。
  
  缓缓而显的阴暗内部。
  
  “呵呵?这是要我主动进去吗?算了,我就看看?你到底有什么目的吧。”
  
  看着里面那昏暗的通道。
  
  鸣人轻轻一笑?那旋即再次迈开的步伐,步入到里面更深层次的通道里。
  
  漆黑一片的通道。
  
  没有任何多余的声响。
  
  有且仅有鸣人自己的脚步声,以及那似是从通道尽头里吹佛而来的微风声响。
  
  极致微妙。
  
  极致真实。
  
  而正是一种微妙的真实。
  
  反而更容易带来一种恐惧感。
  
  纵使是熟悉一切的鸣人,于这一刻都忍不住嘴角微微抽动了两下。
  
  可以模拟出这样的‘真实空间’来。
  
  鞍马八云?亦或者是那个‘伊度’的实力还要超出鸣人的预料。
  
  特别这里还是在对面的‘领域’里。
  
  但既然到这一步了。
  
  鸣人就更加没有丝毫退却的可能了。
  
  穿梭而过的通道。
  
  踏步而进的更为宽阔的空间。
  
  “我进来了?主人也应该显身一见了吧?”
  
  伴随着鸣人的话语落下。
  
  于下一秒。
  
  眼前的一切似是变得更加光亮起来一般。
  
  入目之处。
  
  是一片极其宽广的房间。
  
  里面杂乱放置的家具,在距离鸣人稍远一点的位置处,一个巨大的落地窗旁边,有一名年岁和鸣人相近的少女端坐在那里,正在一块支起的画板之上安静的作画。
  
  茶色的披肩长发?额头之上的发丝别着一枚淡雅的发卡。
  
  不施任何粉黛,眉目清秀?清冷的面容上不施任何粉黛,不算绝美的面容?但在这空间之下,却是令这一名少女的魅力更添几分。
  
  ‘鞍马八云!’
  
  在看到这名少女的那一刻。
  
  鸣人的脑海里便是径直浮现出了这名少女的名字。
  
  少女似是对鸣人的到来?没有任何的感应一般?仍然还是在安静的作画当中。
  
  侧身而看的视线。
  
  映入到鸣人眼帘的里的画布景象。
  
  正是鸣人身处于城堡面前?身披红色九尾查克拉外衣的场景。
  
  “颜色还是需要更深一点,还有眼睛,最重要的是金色和红色的辉映吗?”
  
  少女看着画布里面的内容,臻首微微一歪,那一副认真的模样,仿佛就真的只是在作画一般。
  
  但是看到这一幕得鸣人。
  
  没由来的感觉到一股凉气从脚底下直冲脑门。
  
  ‘五感控制,影响真实!’
  
  几乎就是在那一刻。
  
  鸣人内心深处里所感受到的一股真切威胁。
  
  下意识里,那堪堪要摆出来的进攻架势。
  
  仅是在那一刻。
  
  少女转过身来,那平静的视线落在鸣人身上之际。
  
  “呐?你觉得你的灵魂是什么颜色?”
  
  在鸣人那略显愕然的表情之中。
  
  一声轻灵的话语随之在鸣人耳畔淡淡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