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叫波风鸣人 > 269、日向一族的驻地

269、日向一族的驻地

自来也又一次离开木叶村了。
  
  这是可以确定的消息。
  
  当自己计划里的最后一个‘阻碍’已经是彻底消失之际。
  
  鸣人便已经是准备执行自己的计划了。
  
  当然,为了保险起见。
  
  鸣人仍然是多等待了两天。
  
  而且这两天里,鸣人也并不是干等着,而是利用自己日常修炼的间隙时间里,悄悄侦查木叶村四周的警备情况,还有也是稍微等待一手,那位木叶‘黑暗之根’——志村团藏是否会趁这个机会来想要来‘掌控’自己,毕竟那位锅王可是对自己这位九尾人柱力心心念念,在12年前可就是想着要自己来控制鸣人这位九尾人柱力从而达到登上火影宝座的目的。
  
  而志村团藏之所以一直敢这么胡来的缘故。
  
  有两个原因。
  
  一是因为他对自己有自信,认为自己可以带领木叶走上真正的复兴。
  
  二是因为他对木叶村有信心,认为哪怕些许的内乱根本不会影响到木叶村的整体实力,木叶村仍然还是那个君临忍界,威压其他四大忍村的超级存在。
  
  以着这个世界的标准来看。
  
  团藏无疑也是属于‘天才’范畴的存在。
  
  否则的话,当初也不会被二代火影收为弟子。
  
  后面更是可以一步步成为村子的高层,统领根部,也是要承认这个家伙拥有着对应的心智和手段。
  
  然而。
  
  局限性太大了。
  
  而且很多方面看起来都很愚蠢。
  
  至少在对内的态度上。
  
  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大局观。
  
  或者说他自己认为他拥有最高等的智慧。
  
  盲目的自信,都可以说是自大的劣根性。
  
  这让鸣人必须要防一手,这个老家伙会不会突然出手想要控制自己。
  
  之前是有三代火影阻挡。
  
  后面在鸣人成长起来之前,原著里的这段时间是跟着自来也,后面纲手回来,成为五代目火影,以着纲手的威望和实力,较之三代火影时代,团藏的权力更是受限,自然无法对鸣人做任何事情。
  
  这一世里就不同了。
  
  暂且出现的一些空隙阶段。
  
  以着鸣人在前世看原著时刻,对这个木叶LYB的了解程度,是真有可能干出这样的疯狂事情来(要知道连袭击三代火影,想要自己那位老友置于死地的想法都可以付诸于实际行动,还有什么是这位锅王干不出来的?)
  
  就算真没有出手。
  
  也有可能派遣他手底下的根部成员来监视自己。
  
  一旦出现那样的情况。
  
  鸣人就必须要额外考虑备用手段。
  
  而这两天的时间。
  
  就是鸣人最后的‘缓冲’时间。
  
  在最后确认了村外村内地理位置和计划好最后的逃跑路线。
  
  并且也可以确认。
  
  这段时间里。
  
  那位志村团藏估计是忙着其他事情,并没有闲暇来顾及自己。
  
  自己的四周也是没有出现任何的异样气息之后。
  
  鸣人也是通过自己的‘特殊方式’通知了佐助以及八云,正式执行计划离村的日期!
  
  而也是在做好了所有的先导准备之后。
  
  于计划正式执行的那一天早上。
  
  鸣人又一次来到了日向一族的驻地之外,鸣人打算在自己离开木叶村之前,最后见一次雏田,因为这有可能会成为他们之间最后的一次见面,未来的自己会是什么样的?鸣人无法保证,鸣人曾经立誓会倾尽自己的一切去努力争取自己想要未来。
  
  但是。
  
  未来到底如何。
  
  那真的是只有老天爷才会知道的事情了。
  
  大门之外。
  
  驻守在外侧的日向一族护卫。
  
  看到鸣人的身影,也没有任何异样的表情和举动。
  
  因为这也不是鸣人第一次来到日向一族的驻地了。
  
  之前第一次来的确是被拦截下来。
  
  后面得到了日足的默许之后。
  
  这些日向一族的护卫自然就不会再拦着鸣人了。
  
  所径直穿过的大门。
  
  鸣人驾轻就熟的朝着右侧方位的庭院而去。
  
  那边是宗家所聚集的区域。
  
  作为曾经是木叶第三大忍族(千手、宇智波、日向),现在最大忍族的日向一族,其所拥有的驻地面积有且仅比宇智波一族稍小一点,而且不同于宇智波一族从二代火影时期开始被排斥,驻地甚至都用为了更好的保护木叶这样的烂借口半强行搬离到木叶村边缘地带不同,日向一族的驻地,从木叶村初建之际,就一直是处于木叶村最靠近核心地带的区域里。
  
  鸣人每一次来到这个驻地里。
  
  那看似未变的神色下也是隐隐流露出一缕嘲弄的神色而来。
  
  相较于其他忍族来说。
  
  日向一族更显腐朽。
  
  那繁华富贵强大的外表之下。
  
  是空洞的内在。
  
  不提宗家和分家的矛盾。
  
  至少。
  
  除掉寥寥几人之外。
  
  鸣人根本就没有从日向一族的那些族人身上看到任何的上进朝气,永远都是一片极其浓郁沉重的暮气!
  
  这也是鸣人看不起日向一族的最大原因。
  
  穿过的楼道。
  
  来到的宗家—雏田所居住的庭院面前。
  
  到这里。
  
  鸣人就暂且止步。
  
  “您又来了,鸣人大人。”
  
  侍奉在雏田居所的侍女——花颜看到鸣人到来,也是眼前微微一亮。
  
  居住在日向一族驻地里的这些侍女或者其他仆从们都是日向一族自小收养的孤儿,若是有成为忍者才能的,日向一族也会略作培养,没有的话,就当做是一般的仆从来使用,因为是自小培养的缘故,忠诚度毋庸置疑,这也是每一个大忍族的生存之道。
  
  眼前的这名年轻的侍女,年龄也就是25.6岁的样子,但就是真看着雏田长大的那一种。
  
  特别是当雏田的母亲在剩下花火不久后便去世之后。
  
  这位名为花颜的侍女便是真正意义上直接照顾雏田的存在了。
  
  雏田对其也有着相当之高的依赖之心。
  
  对于鸣人的存在。
  
  花颜是乐于见到的。
  
  因为每次鸣人的到来,雏田都会非常高兴。
  
  在家里更是在自己面前时常提起鸣人的名字,那喜悦的样子是无法作假的,每一次粉脸泛红,眸光明亮而又温柔的样子。
  
  都让花颜真切得了解到那名为‘鸣人’的少年在自家‘小公主’的内心里占据了多么重要的地位。
  
  作为雏田贴身照顾的侍女。
  
  花颜只需要明白这一点就足够了。
  
  花颜才不会去管村里面的那些闲杂议论。
  
  特别是亲眼看到鸣人一袭金发白衣的装扮,还拥有俊逸面容之后,加上之前通过其他一些渠道了解到鸣人还是一名天才忍者后,花颜自然是对鸣人很是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