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叫波风鸣人 > 273、宁次的抉择

273、宁次的抉择

佐助双手插在裤袋里。
  
  看着面前的鸣人,语气淡淡的说道。
  
  面容上固然还是带着一抹冷酷的模样。
  
  但那瞳孔里隐隐流露出来的一缕遏制不住的澎湃情绪,还是被敏锐的鸣人给捕捉到,一旁的八云一样是多少流露出一抹期待而又兴奋的表情而来,马上就是可以离开木叶村了,这于八云而言,无疑是一次人生的再次刷新一般,即将迎来的新生活,八云自然是有所悸动。
  
  “不,我们还需要稍微等一会,巡视人员的事情不需要担心,这里是防备最弱的地方,距离下一次巡逻还有一段间隔时间,而且算一算时间,那个人差不多也该到了。”
  
  鸣人掏出自己的怀表,看了一下时间,然后轻笑着说道。
  
  “那个人?”
  
  不只是佐助。
  
  包括右侧位置上的八云都是眉头微微一皱。
  
  难不成他们这个小队还有第四个人不成?
  
  尤其是对于二柱子来说。
  
  本来还以为是两人行。
  
  后面变成三人行。
  
  现在看起来。
  
  还有第四个人?
  
  佐助都要怀疑鸣人这段时间到底是做了些什么了啊?
  
  而且这第四个人到底会是谁?
  
  就是在佐助皱着眉头在考虑着村子里可能在这个时间里出现,并且看鸣人表情,大概率会跟随他们一起脱离木叶的人之际。
  
  蓦然之间。
  
  二柱子似是感应到了什么一般,那豁然转向左侧的视线。
  
  “哼,漩涡鸣人,这个时间点,来到这个地方,而且还是这一副打扮,你是想要叛村吗?还有你之前所说的那些,是真的吗!?”
  
  随之倏然响起的话语。
  
  那从森林另外一处阴影里走出来的修长身影。
  
  在月光的辉映之下。
  
  佐助在看到来人之际,瞳孔也是猛然一缩。
  
  “日向宁次?”
  
  没错!
  
  这第四个人。
  
  便是之前在中忍考试里和鸣人对阵,并且还被鸣人轻易击败的日向宁次。
  
  也正是今天早上鸣人前往日向一族驻地的一半目标之一。
  
  除掉和雏田做最后的特殊告别。
  
  鸣人便是想要借此机会,将宁次在今天晚上约出来。
  
  之所以定在今天才向宁次发出邀请,自然是为了防止出现意外,早上和宁次会面之际,鸣人便是在两人侧身之际,将一个纸条悄悄放置到了宁次身上,上面写了一些绝对会让宁次在意的内容以及今晚集合的时间和地点之外,还有鸣人所标记的飞雷神印记,虽然鸣人有百分之八十以上的把握可以说服宁次。
  
  但天知道会不会有意外呢?
  
  这也是为了防一手特殊情况。
  
  现在看来。
  
  这个意外是没有发生了。
  
  “你既然选择来到这里了,不说百分百,至少还是有选择的相信我了,不是吗?宁次,而且说什么叛逃,这仅仅只是选择了另外一条不同的道路罢了。”
  
  鸣人先是摆了摆手,让佐助不需要戒备,然后面容还是挂着一抹淡淡的笑容,目光直视着面前的宁次,轻声说道。
  
  “!!”
  
  鸣人的话语。
  
  让宁次表情微微一变。
  
  不管多么成熟。
  
  终究还都只是岁的少年。
  
  想要真的要做到泰山崩而色不变得程度。
  
  还是有太为难人了。
  
  “我相信你是可以成为我的同伴,所以才向你发出邀请的,包括你父亲的事情,以及日向一族的事情,宁次,你是比任何都渴望改变,不是吗?而加入我们,这才是你应该走的道路。”
  
  鸣人表情肃穆的说道。
  
  那极度认真的语气。
  
  如果再有一个穿越者在的话。
  
  就会发现。
  
  这个时候的鸣人像极了前世传销组织里做传销时候的样子。
  
  非常具有侵染力的语调。
  
  最重要的是今天早上里,鸣人写给宁次纸条里的那些讯息。
  
  这才是令宁次做出了今晚来到这里的决定,但这并不代表着宁次就一定会选择成为鸣人的伙伴,他来到这里,是想要进一步进行确定,因为鸣人所说的话里,有些实在是在挑战着宁次的认知层次,甚至在宁次看来,都是有点颠覆常识的意味在里面了。
  
  “我怎么可以确定你所说的都是真实的?是正确的?”
  
  宁次目光回看着鸣人,那沉稳说出的话语。
  
  “呵呵,这是选择,不是吗?宁次,每一个人都必须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我并不是在向你提出交易或者说承诺什么,仅仅只是告诉你一些事情,然后由你自己来做出选择而已,是留在木叶,选择腐朽的人生,还是选择和我们一起,去缔造属于我们自己的未来,选择权在于你自己,我不会勉强你,更加不可能强迫你。”
  
  鸣人眸光微闪,语气淡淡的继续说道。
  
  而这说出的话语。
  
  不提八云和当事人的宁次。
  
  一旁的佐助怎么就有种既视感很强的样子。
  
  稍稍皱起的眉头。
  
  佐助看了看鸣人的侧脸,然后是对面之上的宁次。
  
  然后一瞬间后。
  
  佐助也是立即想到了那一天晚上。
  
  自己身侧这位金发少年似乎也是这么和自己说的。
  
  佐助瞳孔里先是浮现出一缕恍然,然后又是浮现出一丝不太自在的表情,最后看着不远处的宁次,瞳孔里隐隐有一丝异样的色彩流动。
  
  在场的几位自然都没有注意到这位宇智波家少爷内心里的情绪波动。
  
  宁次更是在鸣人话语落下之后,陷入到了短暂的沉默里。
  
  随之而后,再次抬起的头。
  
  那似是流露出来的一抹决然神色。
  
  “你以后是会选择毁灭木叶么?”
  
  “那就要看你理解的‘毁灭’是什么定义了,宁次,我要做的事情是摧毁一切旧时代的糟粕,建立一个崭新的、正确的秩序,让和平和自由不再成为空谈,当然,那样的世界想要达到非常艰难,但是我会倾尽全力,或许无法彻底实现,但至少我可以保证达成必要的基础目标!”
  
  不管在什么样的世界和时代里。
  
  完全的和平、自由那都是不可能的。
  
  鸣人没有自大到自己可以做到这一点。
  
  但一如鸣人自己所说。
  
  建立一个崭新的秩序。
  
  创建一个相对公平、自由、和平的世界。
  
  却是可以得。
  
  而宁次所要追求的。
  
  既是真相。
  
  也是自由。
  
  鸣人的回答。
  
  不能够说让这位日向一族的天才满意。
  
  但至少也是达到一定标准。
  
  互相对视的两人。
  
  那似是都变得有些危险起来的气息。
  
  有且仅是在几秒钟后。
  
  “好,我答应你的邀请!鸣人”
  
  那所再次落下的轻缓话语。
  
  代表着这位日向一族少年的决意同时。
  
  面前的鸣人也是流露出一抹淡淡的喜色而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