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叫波风鸣人 > 286、我叫波风鸣人啊!

286、我叫波风鸣人啊!


  一个个那似是不敢相信的样子。
  而在鸣人的视角看来。
  却是显得如此的可笑而又愚蠢。
  “哼?不是我该说的话语?你们都已经是被所谓的火之意志给洗脑的愚蠢家伙了,不,或者应该这么说,几十年前,木叶刚刚建立之际,那个时候在初代和二代带领下的木叶的确是走在正确的道路上,至少村子里是和谐的,是正确的,但是后面呢?从三代火影那个看似大公无私,实则愚蠢无比的老家伙继任之后,木叶就已经是变质了,火之意志?别开玩笑了!这只是所谓的高层来统治木叶村的最佳借口而已!现在的木叶早就腐朽不堪了,这样的村子还有什么留下来的意义!?”
  鸣人一字一句的说道。
  话语之中尽显而出的冷然之意和嘲讽语气。
  其他人暂且不说。
  反而是直接激怒了猿飞阿斯玛。
  特别是在提及三代火影这一块之际。
  那可是他的亲生父亲。
  “漩涡鸣人!注意你的措辞!作为一名孤儿,被村子抚养长大,还培养你成才,你居然是这样的态度么!?忘恩负义都不足以来形容你!你有什么资格。。。。。”
  盛怒之下的阿斯玛。
  带着一抹更是凌厉的眼神看向鸣人。
  那所说出来的话语。
  还没有说完之前。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却是被不远处的鸣人用一阵极其疯狂的大笑声给打断了。
  看着那表情似是变得狰狞甚至都有点扭曲起来的鸣人。
  下意识里退后两步的天天、小李、小樱等几位下忍。
  鸣人重新回首之际。
  “你在说什么?忘恩负义!?哈哈!这真的是一个很有意义的词语啊!猿飞阿斯玛!!!”
  鸣人就仿佛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用着一副极其嘲讽的表情看着阿斯玛,说出的话语里,特别还在‘猿飞’两个字眼上加重了语气。
  “到底是谁忘恩负义啊!?”
  稍稍前倾的身影。
  鸣人这一句一顿说出的言语。
  几位下忍无法理解。
  但卡卡西、日足、阿斯玛等几位上忍却是表情一变。
  “首先,纠正你一下,猿飞阿斯玛,漩涡鸣人,也的确算是我的名字,但是!作为儿子,继承父亲的姓氏,我认为还是比较恰当的,所以,还请你称呼我为波风鸣人!!”
  鸣人的视线从不远处的众人身上一一扫视而过。
  最终定格在阿斯玛的身上。
  而这最后说出来的话语。
  ‘波风鸣人!’
  这四个字眼。
  却是令卡卡西、阿斯玛、日足、迈特凯等几位上忍的表情各自流露出一抹难看的神色而来。
  “诶?波风?”
  “这个是?”
  小樱、天天、小李、牙等人都是在这一刻流露出一抹迷茫的表情而来。
  有且仅有作为日向一族公主殿下。
  稍微多了解了一点事情的雏田在听到‘波风鸣人’这四个字眼之际,也是立即联想到了某人,某事。
  然后在进行的面容印证。
  雏田的瞳孔里一样是浮现出一抹难以置信的神色而来。
  包括站在鸣人一旁,早就知道这些的宁次和佐助各是用着一缕特殊的眼神扫视了一眼鸣人。
  “听到这个名字?是不是可以让你们回想起什么呢?猿飞阿斯玛?嗯?还有旗木卡卡西?波风这个姓氏,你们应该非常熟悉吧?”
  微微上扬的嘴角。
  表露出来的极致嘲讽笑容。
  于这一刻。
  鸣人似是彻底抛弃了以往那一副随时随地都保持着淡定平静的表情,尽显暴虐的这一股气息。
  “鸣人?你。。。。”
  阿斯玛沉默了。
  卡卡西则是用着一副想要说些什么,却又不敢继续说什么的语气,看着鸣人,那缓缓吐露出来的几个字眼。
  “哦?不敢承认么?亦或者是不愿意承认么?那就让我来说说?你们不是很好奇,我为什么会选择这样的道路吗?忘恩负义?木叶培养我成才!?这样的可笑话语,猿飞阿斯玛,你居然也可以厚着脸皮说出来!”
  轻缓的话语。
  似是没有任何多余躁动情绪流露出来的模样。
  但越是如此。
  这越是可以感受到的冰冷气息。
  鸣人那明明是带着笑容的模样。
  反而是在这一刻,更是令人感受到一股名为‘毛骨悚然’的感觉。
  而且越是到后面。
  这越是缓慢变得激烈起来的话语。
  “难道就因为你是三代火影的儿子!?所以让你有这样的底气!?那我呢!?又算什么!?为什么同为火影的儿子!你可以享受一切火影之子的荣耀和待遇?而我却是要作为怪物被整个村子排挤!?”
  逐渐表露出来的暴怒情绪。
  疯狂之中的残虐。
  “火影之子?”
  “这是!?”
  小樱、小李、天天、牙等人都是在这一刻陷入到大脑当机一般,那都无法准确说出来的言语。
  “自从12年前!我出生于这个世界上的那一刻!你知道我看到了什么么?猿飞阿斯玛?”
  鸣人的目光仍然是紧紧聚焦在阿斯玛身上。
  因其而怒的火焰。
  “中忍考试里,三代火影战死,你很难受对吧?亲眼看着自己的父亲死在面前,你感到很痛苦,对吧?那么,要我来告诉你!我12年前,于我出生那一刻,我亲眼看到我的父亲和母亲一同死在我面前的那一刻是什么样的感受么!!?我到现在都还可以回忆起我父母那溅在我脸上的鲜血的温度!”
  冰冷的语调。
  这令人震动的话语。
  12年前?
  父母惨死?
  亲眼看到?
  在这一刻。
  都不要说对面的那些人。
  包括一旁的佐助和宁次、八云都是下意识里扭头看着鸣人,那流露出来的震动表情。
  佐助一直以为自己的童年是最为惨痛的。
  但在这一刻。
  佐助仿佛可以体悟到鸣人内心深处里的痛楚。
  ‘原来你和我真的是一样的啊。。。。’
  这一句话。
  在很早之前就有说过。
  但在这一刻。
  佐助看着鸣人。
  那侧脸之下流露出来的孤寂、愤怒、痛苦,还有那侵染在复仇火焰之中的瞳孔。
  佐助才是真真切切的明悟到了。
  他们之间的相同。
  “你,鸣人。。。。你到底。。。。”
  不敢相信的言语。
  不要说那些下忍了。
  于这一刻。
  在此之前有考虑过诸多可能性的卡卡西根本就没有料到这样的一种展开。
  鸣人所说的话语。
  彻底击碎了卡卡西一切的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