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叫波风鸣人 > 324、聚在一起的叛乱者们

324、聚在一起的叛乱者们

当下之际达成合意。
  
  特别是最后的一些细节方面的问题在鸣人和三太夫的商议下得出最后结论之后,以着风花小雪的名义,三太夫便是立即召集了自己信赖的那一批部下,也是最早复兴会的那一批人,经过‘天奇’一事之后,三太夫现在对雪之国里后面‘复国’之后所投靠过来的那些人全部都抱有警惕心理,倒不至于说到一棒子全部打死的地步,三太夫好歹也是一个较为理智和冷静的官员,只是在一定程度上有区别于这群人,在现阶段下,只能是给予一定限度的信任,某些事情还是可以交给这些人去处理!
  
  但涉及到核心问题。
  
  特别是在兵力布置方面。
  
  就一定要做到丝毫不让这些人知道了。
  
  天知道这群人里。
  
  哪些是真正站在他们这一边的。
  
  亦或者说。
  
  哪怕没有叛变的意思。
  
  仅是不经意里将消息透露出去。
  
  那样的结果。
  
  也不是三太夫愿意看到和接受的!
  
  在全面占优的情况下。
  
  三太夫现在要考虑的便是如何做到在最短的时间里全面肃清叛乱份子,小鱼小虾们可以不需要太紧攥着,但那些大鱼,一条都不可以放过!若是让他们顺利逃走并且藏匿下来的话,这势必会对今后雪之国的发展造成料想不到的影响。
  
  一颗随时可能引爆的定时炸弹!
  
  哪怕威力比较小。
  
  但终究会让人感到头疼。
  
  而且一旦各种条件汇聚的话。
  
  甚至会带来极大的破坏力也说不准。
  
  所以!
  
  在这件事情上。
  
  三太夫必须要尽到最大的谨慎才可以。
  
  也是在三太夫以着最高效率下达指定命令,部署对应兵力和负责人员之际。
  
  于之前的那一座大纳言府邸里。
  
  已经是被召集而来的‘叛乱份子’的首领们。
  
  “宫尾阁下,这么着急的叫我们过来,是有什么事情么?”
  
  端坐于左侧上首位置里的一名左眼上带着刀疤的长发男子侧身看着宫尾中智,带着一抹疑惑的神情,略显恭谨的问道,这一名男子便是之前所提到的一样在雪之国里身居高职,并且还是叛乱份子里掌控雪之国军事力量的要员——左近卫大将的小松彰!
  
  对面位置上的则是宫尾中智最信赖的部下,也是作为其左膀右臂的中纳言——三岛景空。
  
  再下首位置里的则是那些名门望族的代表,也是雪之国里传统名门里屹立上百年而不倒的豪族——近宫一族的族长,近宫腾!
  
  固然说在雪之国里仅是担任了中宫大夫这样仅有虚名而无实权的职位。
  
  但好歹也算是一员高官。
  
  最重要的还是其身为近宫一族的领头人。
  
  并且身后还有着十余家中小贵族跟随。
  
  叛乱群体里所需要的物资,将近一半都是由近宫家族来提供的,就是这一点上,身为大纳言的宫尾都不可以忽略近宫腾的存在,甚至还必须要将近宫腾摆在平等的位置上,至少在名义上是如此。
  
  在场的人员里。
  
  除掉这三人之外。
  
  还有一名身穿雪忍制式服装的便是最早投靠宫尾中智,亦或者勉强可以说是同盟形式的雪忍村里暂时统领超过四分之一数量雪忍的上忍之一中村达也。
  
  看到自己这一群人的核心人员全部到齐之后。
  
  宫尾中智的表情方才缓和了许多。
  
  在小松彰的问话落下之际。
  
  宫尾也是略微调整了一下坐姿,换了一个更加舒服一点的姿势,然后带着一抹肃穆的表情,眼神从面前的四人扫视而过。
  
  “咱们的那位女王陛下有动静了!从宫里传来的准确消息,那个小丫头,或者应该说是三太夫不知道从哪里找到了一批强援,都是忍者,数量虽然不多,但好像实力都很强,最重要的是,是否还有后续的支援部队目前还不得而知,但是,我们必须要提前做好准备了,如果让对面做好万全准备,抢先发动的话,诸君,等待我们的最好结果就是流亡国外了,差一点甚至都要上断头台的!”
  
  宫尾紧抿着嘴唇,用着非常森然的语气如此说道。
  
  而这所说出来的话语。
  
  也是令面前的四人表情各自微微一变。
  
  还没有等其余三人开口问什么。
  
  作为这个房间里武力担当,或者都应该说是这个团体里真正的军事力量代表人物——中村达也便是直接开口问道。
  
  “实力很强?这是天奇那边传来的消息吗?宫尾大人,另外可以准确一点说明数量和具体的实力层次吗?难不成都是上忍级别的人物不成?”
  
  不同于其余三人的表情肃穆。
  
  中村达也那看似严肃的表情下,瞳孔里实则流露出来的一缕不屑的神色,在中村看来,区区一个雪之国还会招揽到很强的忍者们?至多就是一些流浪忍者而已,强度能到最低等级的中忍都算不错了!
  
  不提自己手底下还有上百余名部下。
  
  就是自己可都是拥有着上忍级别的实力!
  
  区区一批外来流浪忍者?也叫强援?
  
  听似一般询问,实际上那话语里隐隐流露出来的一丝讥笑意味。
  
  在场的几人。
  
  包括上首处的宫尾中智都是可以听的一清二楚。
  
  这也是让这位大纳言的眉头微微一皱。
  
  说直白一点。
  
  叛乱还没有做好所有准备。
  
  就在前期的工作里被三太夫发现一丝苗头。
  
  进而还被挖掘出更多的情报信息来。
  
  这站在宫尾中智这样的老狐狸政客角度来看,这本身就是很愚蠢的行为了!
  
  什么叫做合格的叛乱行为?
  
  那必须都是偷偷摸摸进行的阴谋才叫做叛乱!
  
  前提准备工作都没有做好,就被发现。
  
  如果不是因为那批人不是宫尾中智自己的直属部下,这位大纳言都想直接宰人了!
  
  这种搞叛乱。
  
  被直接抬到明面上来的行为。
  
  真的!
  
  宫尾自己都觉得丢人。
  
  而现在的局势已经是有些不受控制了,这位中村达也还表现出这么露骨的自大情绪而来。
  
  如果不是城府够深。
  
  宫尾中智都想直接在这里爆破一波了。
  
  但这位终究是他们这一群人掀起叛乱的最大底气。
  
  强行压制下来的怒气。
  
  宫尾中智深吸一口气。
  
  尽量保持着平稳的语气看着中村达也。
  
  “还是需要谨慎一点,固然不可以百分百确定是否达到上忍水准,但比天奇强这是可以肯定的,这一点是由天奇自己亲口说出来的话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