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叫波风鸣人 > 334、于悄无声息之中的崩盘

334、于悄无声息之中的崩盘

“如果不是他一开始大意的话,我没有那么容易得手的,而且还有我属于比较克制查克拉铠甲类型的忍者了,一般忍者的话,对上查克拉铠甲装备的雪忍还是比较棘手的,至少普通的术式和武器根本无法破开查克拉铠甲的防备。”
  
  宁次瞅了一眼那穿戴在中村达也身上的查克拉铠甲,用着一抹十分平静的语气如此说道。
  
  情报的缺失。
  
  本身属性的克制。
  
  对于宁次来说。
  
  击败这样一个水分极大的所谓‘上忍’。
  
  根本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在之前的叛乱路上。
  
  看到鸣人和佐助的战斗之后,宁次便是意识到自己和他们之间的差距有多么之大,鸣人姑且不谈,体内有九尾加持的情况下,是实打实的怪物,特别是最后和旗木卡卡西、迈特凯一行人对抗之际,宁次更是真切的意识到鸣人的实力有多么恐怖!
  
  而佐助却是自己可以追上的目标!
  
  自己所选择跟随鸣人的步伐离开木叶。
  
  可不是想要作为一个附庸品的。
  
  而是有着自己的目标和计划!
  
  为此!
  
  自己必须要具备相应的实力!
  
  追上佐助!
  
  然后有一天可以真正和鸣人并肩而行。
  
  从而用自己的双手去实现自己的目标。
  
  这是宁次的野望。
  
  只不过这位日向家的天才少年并不知道,‘开挂’可不是鸣人的特权,那位二柱子一样有着近似于‘作弊器’一样的凭仗,只是鸣人的‘挂’更加过分一点而已。
  
  “呵呵,嘛,的确!”
  
  鸣人先是一愣,后是笑着点了点头。
  
  宁次果然是宁次呢。
  
  依然是那一位骄傲的天才少年!
  
  “鸣人,你那里已经是处理完毕了是吗?”
  
  “嗯,全部镇压下来了,而且我还带了两支小队过来,差不多那边的防线也要彻底崩溃了,我们是时候过去见一见那一位大纳言大人了!”
  
  之所以直接赶到宫殿这边来。
  
  鸣人也是为了防止出现意外。
  
  虽然说这概率连百分之一都没有。
  
  但小心起见终究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现在这里的事情既然已经解决掉了。
  
  剩下的便是要顺利捕获那些叛乱份子的首领了!
  
  最差结果也是要看到他们的尸体!
  
  不然的话。
  
  接下来的雪之国大问题不会有。
  
  小问题绝对是会接连不断。
  
  “嗯!”
  
  宁次点了点头。
  
  “那么,你们处理完这里,进去向女王陛下汇报一下!”
  
  鸣人很是自然的对着刚刚踏步进来的卫兵们沉声吩咐到。
  
  “是,鸣人大人!”
  
  这些作为被风花小雪和三太夫所信任,并且安排在宫殿附近的近卫们自然是从自家君主那里得知了鸣人、宁次等人的身份,特别是当看到中村达也的尸体那一刻。
  
  这些一般近卫们更是用着无限敬畏的眼神看向鸣人和宁次。
  
  明明只是看起来如此青涩的少年。
  
  却是拥有如此恐怖的实力。
  
  真不愧是忍者大人啊!
  
  这些近卫们快速处理着仅有一点狼藉的场地以及中村达也的尸体,看着鸣人和宁次交谈的从容姿态,无不在内心里浮现出类似的念头而来。
  
  “那么,这里就交给你了,宁次,我先过去了!都到最后一步了,可不能让那群家伙再出现任何纰漏呢!”
  
  “嗯!我明白的!女王陛下这边你就放心吧,鸣人!”
  
  宁次微微颔首,轻声应道。
  
  “哦!”
  
  旋即而后。
  
  鸣人便是单脚微微一踮。
  
  “嗖!”
  
  轻轻一纵的身形。
  
  一道金光闪烁。
  
  鸣人的身影便是消失于原地,朝着风花城另外一侧,那些名门贵族所属区域位置而去。
  
  比及鸣人赶到正面战场时刻。
  
  正如鸣人自己和宁次所说的那一样。
  
  有了两支小队雪忍的加入。
  
  原本就已经是快要撑不住的防线。
  
  便是瞬间崩塌掉。
  
  作为支持叛乱份子的那些雪忍们,要么被当场格杀,要么就是重伤被俘!
  
  缺少这些忍者抵抗的情况下。
  
  叛乱集团里的那些一般士兵们根本就顶不住后续的攻击。
  
  节节败退的防线。
  
  当鸣人来到那位大纳言府邸面前之际。
  
  正门已经是被城防军给顺利突破掉了!
  
  之前还因为鸣人的交待。
  
  特意分出两三名雪忍,附带着另外一支城防军来到左后方位置里。
  
  全面堵截的情况下。
  
  那在府邸里面的宫尾中智在焦虑之中,逐渐变得暴躁起来!
  
  “还没有消息么!?中村那边还没有消息么!?还有小松左大将那边!到底有没有消息啊!?”
  
  已经是有点发疯的宫尾中智在自己的书房里表情很是狰狞的大声吼道。
  
  而底下位置里没有任何敢应声。
  
  唯一留在府邸里的中纳言——三岛景空此刻也是一脸苦涩的表情。
  
  “宫尾大人,我们主动请降吧,那样的话,可能还可以留住我们家人的性命!”
  
  三岛景空抬头看着宫尾中智,用着很是无奈的语气如此说道。
  
  叛乱要灭族!
  
  这是基本规定。
  
  但有些情况下,会有特殊赦免。
  
  包括这样的阵前请降。
  
  但因为是来到了最终时刻。
  
  就差最后一步可以全灭他们。
  
  于此刻请降能否保住自家人的性命。
  
  三岛景空根本没有任何的把握。
  
  可是他更加清楚的是顽抗下去,等待他们的必定是满门被杀!所有家族财产被剥夺。
  
  请降的话。
  
  还留有一丝余地。
  
  三岛景空不畏惧死亡,自觉已经是虚活46岁的这位中纳言认为若是自己的死亡可以让家人存活下来,哪怕被贬为平民,三岛景空都可以接受!
  
  然而!
  
  三岛还是错估了自家这位大纳言阁下的疯狂决意。
  
  “请降!?不,这绝对不可能!雪之国是老夫的!风花小雪那个婊子也是老夫的!一切都是老夫的!老夫还没有失败!老夫还有最后的希望!只有中村可以杀入到王宫里,在天奇的配合下,一定可以挽回败局的!还有最后的上百名雪忍部队!只要再坚持一会,他们马上就到!老夫还没有失败!还没有!!!”
  
  蓦然转过来的头颅。
  
  猩红的双眼。
  
  那所径直流露出来的疯狂色彩。
  
  似是要将三岛景空活剥了一般的凶狠眼神。
  
  “宫尾大人。。。。”
  
  直接吓到了三岛景空。
  
  令其动了动嘴唇根本就不敢继续多说什么。
  
  生怕自己再说一句话。
  
  已经是愤怒到极致的大纳言恐怕会直接宰了自己。
  
  还有一点也是因为听了宫尾的话。
  
  三岛内心里多少也是涌现出了一丝丝希冀。
  
  或许真的可以逆袭翻盘也说不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