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叫波风鸣人 > 475、谋划和出发

475、谋划和出发

    那便是基于个人申请。
  
      也得到纲手允许之后加入到使团里的海野伊鲁卡,作为鸣人曾经在木叶忍村里感情最为深厚的存在,或许说一开始伊鲁卡大半是出于三代火影的命令,剩下一小半都还只是出于一定程度的同情方才照顾鸣人的话,后面几年的相处里,伊鲁卡也是深深被鸣人的坚持和性格所影响到,可以从鸣人身上看到自己曾经的影子,更是可以从鸣人身上看到自己所不曾拥有的勇气和坚毅,正是因为如此,伊鲁卡才越来越亲近鸣人,更是有把鸣人当做自己亲弟弟一样看待,两年前得知鸣人叛村那一刻,于伊鲁卡而言,真的是晴天霹雳。
  
      这甚至都直接让伊鲁卡下定决心,申请从忍校里抽换出来,重新成为一名‘野战中忍’,不再是那一种担任近似于后勤事务的司职,而是重新回到执行任务的第一线上,为的就是想要借助这样的机会尽可能搜寻一点鸣人的情报和踪迹。
  
      凭借这样的历练。
  
      伊鲁卡都还渐渐找回了自己巅峰时期的状态。
  
      至少可以说比在忍校期间的自己要强上了许多。
  
      精英中忍或许够呛一点,但比一般中忍还是要强上许多的。
  
      只不过这两年多的时间里,伊鲁卡显然一无所获,哪怕是利用任务走遍了十余个小国,一点消息都没有,伊鲁卡当然很清楚,村子里的高层们更是在很细致的搜寻着鸣人的踪迹,他们都找不到,自己更加没有可能,但是出于个人的强烈意愿,伊鲁卡还是不断在重复着这样的事情,为的就是想要再次见到鸣人,想要去挽回自己那走上歧途的“弟弟”,仅此而已。
  
      所以,这一次在获悉了鸣人居然是隐藏在雪忍村里,甚至还是作为雪忍村的首领,将雪忍村发展到媲美五大忍村的地步,更是在前面一段时间里率领雪忍军团正面击溃了雾忍村,一对一单挑里轻易击败了五代目水影,马上就要举行雪影的继位仪式,伊鲁卡的内心是极其复杂的,既有为自己弟弟取得如此瞩目战绩而感到欣慰,又有一种自己的弟弟永远回不来的那一种苦涩,不同于年轻人,伊鲁卡已经算是见识过大风大浪的真正成年人了,他很清楚,在这样局面下的鸣人想让他回到木叶忍村里。
  
      不只是村子这边的难度问题。
  
      更重要的还是在于鸣人自身的问题。
  
      但是明白归明白。
  
      伊鲁卡却还是想要走上一趟,至少要亲眼见上一次鸣人,从自己‘弟弟’的嘴里得到那一份答案,伊鲁卡才能够说服自己,不然的话,伊鲁卡永远都无法让自己的情绪平复下来,即使那个答案并不是自己想要听到的。
  
      而纲手也是考虑到了这一点。
  
      答应了伊鲁卡的请求。
  
      让其加入到了使团队伍里。
  
      上述的这些人员,全部都是明晃晃的火影一系的人员,并且是百分百听从纲手这一位五代目火影命令的木叶忍者,所以建立在这样的基础上,团藏也是按照之前和纲手商量好的那一般,从自己的根部里调派出了两名成员加入到了使团里,都是原著里有登场过的人员,一名自然是原著里填充第七班差额人选,而且也是团藏刻意派遣加入进去执行特殊任务的佐井,另外一个人,则一样是山中一族的族人,也是原著里差一点就干掉青的山中风。
  
      对于团藏所派遣的这两名根部成员,纲手显然是没有办法从中看穿团藏的目标,只能是在私底下交待卡卡西和鹿久,务必要注意两人的行动,因为这很有可能会在极大程度上影响到接下来木叶的计划,是友,是敌,不要说外村,哪怕是在本村之内,这都不一定是可以清楚划分出来的问题。
  
      虽然说是一件讽刺意味十分浓重的事情。
  
      但作为火影。
  
      纲手不得不谨慎处理。
  
      卡卡西、鹿久等人自然也是很清楚其中的轻重问题,于表面上和暗地里都是各自做好了对应的防备工作,使团也是在经过几天的准备之后,汇合了火之国大名所派遣而来的使节成员后,这才正式离开了木叶,一行两三百余人朝着雪之国区域进发而去(主要是大名那边派来的人有点多。)
  
      而也是在使团离开木叶忍村之际。
  
      日向一族的驻地里。
  
      日向日足踏立在自家驻地房屋最高的阁楼之上,眺望着远去的使团,双手倒放在身后,瞳孔里流露出一缕淡淡复杂的神色而来。
  
      ‘希望一切可以顺利啊,漩。。不,波风鸣人,如果你真的有那样的能力的话,那就不妨相信你一次吧,日向一族也是到了需要变革的时候了啊!’
  
      刻板?复古?顽固?
  
      或许这是日向一族的掌权人必须要有的设定。
  
      然而于日足而言。
  
      他是真的想要成为一名合格的父亲。
  
      更是想要带领日向一族真正走上复兴的道路。
  
      然而,摆在自己面前的事实是——无能为力这四个大字,屈服于‘传统’,为了一族的存亡,日足在成为族长的这十余年时间里,不断的在做着维护‘传统’的事情,这是应该,日足每一次都这么告诫自己,但同样的是,日足一样会感到痛苦,千万不要觉得日足真的是冷血的宗家掌权人,包括自己的弟弟——日差的死亡也是如此,仅是在那样的特定情况下,日足无能为力,他没有选择,而现在他看到‘新的可能’,哪怕这个可能性看起来是如此的危险。
  
      日足却也愿意去赌上一把。
  
      这也是为什么。
  
      他会答应纲手。
  
      联手来劝服自家那一群长老们。
  
      只是各自的意图显然都不一样。
  
      长老那边用的是‘笼中印’为诱饵,还有纲手的承诺。
  
      纲手那边则是想要看看雏田是否可以达到劝解鸣人、宁次的目标,概率纵使很低,但也有一定的可能,况且这一次和上一次不同,纲手的目标也不一样。
  
      五代目火影大人自付还是有一定的成功可能性的。
  
      而日足则更是有着隐藏极深的目的。
  
      这个目的。
  
      到死为止。
  
      日足都不会说出来。
  
      今后日足仍然还是会以着捍卫日向一族传统为职责的族长面貌存在下去,除非等到世界革新的那一刻。
  
      只是那一刻是否会到来。
  
      自己又是否可以看到。
  
      那就不是日足可以预料到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