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叫波风鸣人 > 491、于内心深处里的思绪

491、于内心深处里的思绪

        “那就要看雪影大人的安排了。”
  
          宁次瞳孔里眸光流转,淡淡看了一眼鹿丸之后,那随之落下的最后一句话,随之而后,那再也是没有任何停步的步伐,径直大踏步离开了原地,朝着雪影办公楼的位置而去,看着宁次那渐行渐远的身影,驻留在原地位置上的木叶众人们一个个都是流露出一抹不同程度的表情而来,特别是集中在小李、天天、雏田三人身上,哪怕有点一根筋,但迈特凯好歹也是一名成年人了,更是身经百战的忍者,所经历的大风大浪,绝非现在的这些小强们可比,宁次如今的变化,纵使超出了迈特凯的预料,却也是属于其可以接受的范畴。
  
          青春的错误。
  
          这固然是迈特凯挂在嘴上的话语。
  
          但迈特凯终究不是属于可以天真、单纯的年龄了。
  
          拥有着多年人生阅历的他,可是非常清楚在如今雪忍村里拥有着这样地位,更是可以规避掉‘笼中印’限制之后的宁次处于什么样的高度位置里,那可是区区一句‘过往的感情’便是可以轻易束缚回来的存在,最重要的一点是那扎根在内心深处里的仇恨,日向宗家和分家,还有宁次自己亲生父亲的死亡。
  
          这些可都是可以算到木叶头上的一笔血债!
  
          当然云忍那边一样不可以忽视。
  
          但很显然,问题的核心是在于木叶。
  
          迈特凯只是热血过头,并非愚蠢到底,他很清楚,自己曾经所看重的这一位部下,已经是没有,或者说根本不愿意回头了。
  
          但是于小李、天天、雏田来说,却并非如此。
  
          他们所可以看到的就是横跨在彼此之间的巨大感情裂缝乃至于可以称之为鸿沟的存在,心痛,不甘,甚至还有一点悔恨,这才是这些少年少女们此刻最真实的内心想法,尤其是雏田这边,自己所敬重的‘宁次哥哥已经是如此了’那自己所爱慕的‘鸣人君呢?’
  
          雏田无法想象,或者说不敢想象之后的重逢见面。
  
          因为她害怕到时候所换取来的是无尽的冷漠和哀伤。
  
          那对于这名少女而言,真的就是最为残酷的展开。
  
          “先回去休息吧,这里毕竟不是我们木叶了,有什么事情,我们后面再说吧!”
  
          可以明显把握到小李、丁次、志乃、井野、鹿丸、雏田等人情绪波动的卡卡西、鹿久、迈特凯、伊鲁卡等人都是在内心里忍不住低低叹了一口气,忍者的世界没有那么简单,很多事情,根本无法用非白即黑这样来轻易的判断。
  
          一如鸣人、宁次都已经是成为了木叶必杀的叛忍。
  
          却因为雪忍村的强势崛起。
  
          不要说纲手。
  
          强硬如团藏都必须要重新隐藏到黑暗之中,寻求其他方式来完成自己的目标,至少正面宣战于此刻局势下是无法做到的,‘小强们’无法理解这个世界里的残酷真实,哪怕iq最高的鹿丸,目前也仅仅只能是get到一点点的皮毛,更遑论是其他人?
  
          所以,在这个时候。
  
          作为前辈,引导者的卡卡西、鹿久等人就必须要站出来,暂时性的给自家这些未来可期的天才们指明一个路标,前行的道路上,不怕暂时的停缓,就怕走上了错误的道路。
  
          当然,这个‘错误的道路’一样是相对而言的。
  
          只是站在不同的角度里。
  
          做出的不同判断,仅此而已。
  
          “是。。。”
  
          “嗯。。”
  
          听着身侧位置上卡卡西的话语。
  
          面前的小樱、雏田、小李、牙、志乃、天天、丁次等人都是相继低低应了一声。
  
          “呜呜呜。。。”
  
          可以很清晰感知到自己主人那明显低落的情绪。
  
          赤丸都是靠近到牙的身侧,用着自己的狗头轻轻蹭了蹭牙的裤腿。
  
          看着赤丸那流露出来的拟人化关心表情。
  
          牙的面容上也是勉强扯出一副笑容而来,轻轻摸了摸赤丸的脑袋。
  
          “嗯,我没事的,不用担心啊,赤丸。”
  
          和预想有着天差地别的展开。
  
          这所被直接打击到木叶小强们,和一开始的热血澎湃比起来,这一刻就真的是宛如被直接浇了一盆冷水一般,这不是难易度的问题,而是看不到任何希望的灰暗问题。
  
          作为这群小强里,性格最开朗、最活跃的牙和丁次,小李可以说是被打击最重的那几位。
  
          但不管如何。
  
          既然已经选择来到了雪之国,来到了雪忍村。
  
          剩下的事情。
  
          还是需要去争取一下的。
  
          至少站在鹿丸的视角看来是如此的。
  
          包括内心里都涌出无限害怕情绪的雏田,却仍然是坚定着自己的信念,不管结果如何,自己必须要见上鸣人一次才可以!
  
          各自都是在内心里思虑着自己念头的小强们,也是在卡卡西、迈特凯、伊鲁卡的招呼下进入到了里面的休息室里,鹿久则是走到自己儿子的旁边,右手搭在鹿丸的肩膀上。
  
          “你有什么感触吗?鹿丸。”
  
          微微弯下的身躯,鹿久歪头看着鹿丸的侧脸,用着很是严肃的语气沉声问道。
  
          “不知道,现在有点乱,本来以为就算不是多么和谐的见面,至少还会有一点情分在,但是宁次的表现根本超出了我的预料,而且我现在也根本判断不出来,宁次到底是故意装出来的,还是真的变成那样了,又或者说是鸣人的授意,老爸,纲手大人同意让你们带着我们来到雪之国也是抱有着类似的目标吧?”
  
          听着自己老爸的问话,鹿丸有些头疼摇了摇头,相较于其他小伙伴来看,鹿丸考虑的东西还是比较全面一点,各种可能性都会从鹿丸的脑子里过滤一遍,但这并不意味着说鹿丸就一定可以把握到最准确的事情脉络。
  
          最重要的一点便是在于经验的不足,亦或者说是人生阅历的问题。
  
          这让鹿丸无法在这样的局势里做出正确的判断。
  
          之前还认为可以抓住的要素。
  
          然后现在看来。
  
          那明显是有点自作多情了。
  
          “呵呵,看来你也的确是考虑到很多东西了,你的决意是不错的,目标和方法也不能说是错误的,只是要看场合和人物,那位宁次君至少有一点没有说错,这里不是木叶,而是雪忍村,并且你们都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要注意分寸问题,就算要谈到什么内容,也看时机和地点,明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