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叫波风鸣人 > 515、所要踏上的返程

515、所要踏上的返程

翌日,清晨。
  
  当旭日东升之际。
  
  那明亮的光芒穿破云层,照耀在大地之上时刻。
  
  雪忍村正门位置上。
  
  那似是变得有些喧闹起来的氛围。
  
  正是来参加这一次雪影即位仪式的各国使团们相继离返回的时间,最早离去的无疑便是雾忍村的使团,在昨天下午里,会议结束那一刻,青在和宁次、伏见达成合意,并且在第二批物资送达那一刻,便是带着之前被俘虏的那些雾忍们提前离开雪忍村,返回水之国而去了,紧接着便是距离最远,也是本次集会里相对而言,利益纠葛最低的岩忍、砂忍在各自使团代表——黄土、伏义的带领下离开了雪忍村,返回自家忍村而去。
  
  草忍、泷忍、星忍等小忍村则是各自夹在这些大国忍村的行程里,没有一个统一的时间,带着不同的心情离开雪之国,启程返家,云忍则是倒数第二个离开雪忍村的使团,据说在离开之前,萨姆依还在私底下悄悄拜访了一下宁次。
  
  于第二天离去之时。
  
  达鲁伊和萨姆依的面目表情似是变得更加凝重了一般。
  
  而最后离去的正是木叶使团。
  
  踏立在雪忍村的正门位置上。
  
  看着那已经是收拾好行李的火之国使团。
  
  “那么,出发吧!”
  
  作为领队的卡卡西,环顾四周之后,也是带着一抹肃穆的表情,沉声说道。
  
  “是!”
  
  应答之后。
  
  那便是正式启程的使团车队。
  
  “雏田,走吧。”
  
  一旁位置上,小樱轻轻拍了拍雏田的肩膀,那低低喊出的话语。
  
  “嗯,小樱。”
  
  少女轻点臻首,那明亮的眼眸,最后深深看了一眼那耸立在雪忍村里那一座最高的山峰,放置在怀里的右手用力捏了一捏那一把特殊的苦无,旋即而后,便是带着一抹坚毅的表情果断转身,那踏步而行的身影,逐渐远离而去的车队。
  
  于昨天那高峰观景台上。
  
  鸣人踏立在那里,远远看着少女那离去的身影,鸣人的瞳孔里流露出一缕极其复杂的哀伤神色而来。
  
  虽然鸣人有能力可以强行将雏田留下来。
  
  但是昨晚鸣人已经是彻底读懂了雏田内心里的决意。
  
  她想要用自己的办法来‘阻止’他。
  
  这并非是矛盾的话语。
  
  对爱人的支持。
  
  和想要用自己的方式来踏上自己的道路。
  
  这原本就是属于少女该有的权利。
  
  鸣人无法拒绝,鸣人无法阻止。
  
  只能是在这里默默的看着少女的离去。
  
  心中回想着曾经和少女相处的往昔欢乐时光,还有昨晚那灵欲交融的特殊体验。
  
  鸣人的内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失落,难以言明的痛楚。
  
  他很清楚。
  
  这是自己心境不稳的表现。
  
  但鸣人并没有刻意去压制或者调整什么。
  
  而是静静的踏立在这里,感受着那心境变化的百般滋味。
  
  他是人类。
  
  不是机器。
  
  这是作为一名人类所该有的正常情感。
  
  不知过了多久,鸣人瞳孔里的那一缕迷茫和痛楚也是渐渐消失而去,那眼神里重新恢复的清澈和冷静。
  
  这并非说是鸣人刻意去压制,更加不会说要做出斩断情丝这样的浮夸愚蠢话语。
  
  而是鸣人更加于自己内心里下定决心的表现。
  
  “雏田,我一定会创造出真正属于我们该有的幸福世界啊!”
  
  没有雏田的世界。
  
  不是鸣人想要的世界。
  
  但为了雏田而放弃自己的理想。
  
  那一样不是鸣人想要的结果。
  
  贪心?
  
  矛盾?
  
  不!
  
  这只是一个人类正常该有的心理表现而已。
  
  彼此明白彼此心迹的少年和少女。
  
  这各自所要踏上的道路。
  
  只有你在的未来,那才是我想要的未来啊!!
  
  鸣人深吸一口气,那用力攥紧起来的双手,眉宇之间所流露出来的那一抹坚毅表情,低声述说而出的这宛如誓言一般的话语,转身踏步离去之际,那最沉稳的步伐,更是将少年内心深处里的决意彰显无疑!
  
  在一旁稍远一点的位置上。
  
  看着鸣人返回而去的身影。
  
  宁次也是轻轻摇了摇头。
  
  在内心里暗暗叹了一口气
  
  有一说一。
  
  不管是作为鸣人的同伴。
  
  还是作为雏田的哥哥。
  
  宁次是真心想要看到两人走到一起的。
  
  然而世事变迁。
  
  注定是要走到对立面的两人。
  
  这一次的机会里。
  
  宁次其实是很希望鸣人可以强行留下雏田的,至少宁次自己是这么建议的,但到最后鸣人都没有这么做。
  
  宁次也很理解。
  
  因为真正爱一个人,是不可能会选择强迫她的。
  
  况且宁次一样非常了解雏田的性格。
  
  如果要强行留下少女的话。
  
  会有什么样的展开,这是谁都无法预料的事情。
  
  ‘只能够说,这也是命运的选择之一吧。。。。’
  
  于内心深处里浮现出这样一个念头之后。
  
  宁次也是身形一纵,跟在鸣人的身后,朝着雪影办公楼的位置而去了,集会虽然结束了,忍界似是进入到了真正暂时性的和平时段里,但熟悉鸣人计划,更是知道‘晓组织’为何物的宁次很清楚接下来才是他们最繁忙的一段时间。
  
  而也是在鸣人、宁次离开那高峰,返回而去之际。
  
  在雪忍村的另外一处高点之上。
  
  风花小雪也是踏立在那高层楼台上,眺望着那远去的木叶使团,明明看不见,但却是仿佛就在自己眼前的那一名少女倩影。
  
  ‘日向雏田,这就是鸣人最记挂,最爱的人吗?果然是有点比不上啊。。。。。’
  
  那紧握着面前栏杆的右手,略显用力变得有些发白起来的手掌。
  
  风花小雪的面容上浮现出一缕极其复杂的表情而来,低声呢喃说道。
  
  少女的心是敏感的,少女的心是脆弱的。
  
  在两年多之前,当鸣人拯救自己于危难之中后,鸣人的身影便是深深烙印在了风花小雪的内心深处了。
  
  后面的再次重逢。
  
  更是风花小雪难以遏制自己那喜悦的心情。
  
  只是不管自己如何靠近,如何暗示。
  
  这两年多的时间里,鸣人就是没有丝毫的反应。
  
  就如同是木头一般没有感应到。
  
  但事实却不是如此。
  
  作为女孩子独特的第六感。
  
  风花小雪可以确定是鸣人绝对知道自己的心情。
  
  只是故作不知,而且偶尔还在刻意的拉开距离。
  
  曾经的风花小雪并不知道理由。
  
  还以为是鸣人不喜欢年龄比自己大的女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