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叫波风鸣人 > 573、团藏的死期

573、团藏的死期

    闪耀的光泽。
  
      映衬着底下位置里佐助那森然至极的笑容。
  
      “嗖!”
  
      猛然飞甩出去的臂膀。
  
      伴随着那剧烈的破空声响起。
  
      刺耳的空间震动炸裂之际。
  
      “土遁—土阵壁之术!”
  
      反应已经足够快的团藏。
  
      那迅速结出的印迹。
  
      “砰!”
  
      双掌迅速往下一按。
  
      “轰隆隆!”
  
      平地而起的一道高耸巨墙。
  
      “chua!”
  
      迅猛之间。
  
      在正中央位置里。
  
      于其刺耳而又尖锐的响声落下之际。
  
      那被轻易贯穿而过的土墙。
  
      “嗯!?”
  
      根本无法阻挡的‘千鸟锐枪!’
  
      来不及做出二次避让的团藏,只能是勉强一个歪头。
  
      “噗呲!”
  
      左肩之上。
  
      那所被刺破的表层皮肤。
  
      “!!”
  
      飞溅出来的鲜血。
  
      别看仅仅只是简单的皮外伤势。
  
      那所携带的雷电之威,深入而进的这一股麻痹和刺痛之感。
  
      哪怕是团藏在这一刻都是忍不住眉头微微一皱,暗哼一声。
  
      但也因为这并非是致命伤势。
  
      团藏并没有动用伊邪那岐之术,当然,还有另外一点重要原因也是在于手臂之上写轮眼仅仅只剩下区区四只了,哪怕算上右瞳孔里的那一只万花筒写轮眼,伊邪那岐之术,也只可以动用五次,之前根本就没有预料到佐助会如此之强,更是没有算到鸣人会到场的团藏,这写轮眼所消耗的速度太快了!
  
      而自己还没有找到突破口的情况下。
  
      能省自然是要多省一点。
  
      或许就是这么一次机会,自己就可以抓住空隙,安全撤离!
  
      想法不错。
  
      思路也很清晰。
  
      然而就是这么一瞬间的空隙。
  
      所错失掉的视野。
  
      “!?”
  
      下一刻里!
  
      “噗呲”
  
      猛然之间。
  
      一下子斩闪来到面前的锋芒。
  
      零点一秒之内的爆发。
  
      于团藏那所根本没有来得及反应的情况下。
  
      右侧位置上。
  
      亮烁的金属光泽。
  
      绽放的那一缕金光。
  
      就是抓住团藏那一瞬间的心神空隙。
  
      鸣人便是直接突袭来到身侧,而且不是瞄准着要害位置,未曾激起的最本能反应,只是单纯瞄准着团藏的右肩角度。
  
      自上而下。
  
      非常完美而又亮丽的弧度。
  
      切割下来的角度。
  
      “啊啊啊啊啊!”
  
      光滑而又平整的伤口。
  
      进而溅射出来的大量血浆。
  
      好似神经末梢所出现的停顿一般。
  
      下一秒里。
  
      这才感受到痛感袭来的团藏。
  
      “右臂!?我的右臂!?”
  
      “呵呵!这下你就不可以轻易动用伊邪那岐之术了吧!?”
  
      看着抓住自己那一只血淋淋右臂,面孔之上一样溅射沾惹上数十血滴的鸣人面孔。
  
      下意识里捂着自己右侧缺口的团藏。
  
      其面容在这一刻变得极度疯狂而又扭曲起来的。
  
      “魂淡家伙!?”
  
      钻心的痛感袭来。
  
      最重要的是那所丢失掉最后四只写轮眼。
  
      仅有剩下右侧瞳孔里最后一只万花筒写轮眼的团藏于这一刻是真切的感受到了那名为死亡的气息。
  
      “所以,到这里结束了吧!团藏!”
  
      鸣人冷冷一笑,瞳孔里浮现一缕冷然的杀机。
  
      很是随意的将那一节满是写轮眼的‘恶心’右臂甩到一侧而去。
  
      再次迅速合十要调动而起的查克拉。
  
      “可恶!”
  
      在令团藏心头警钟大振之际。
  
      其神色也是变得更加狰狞起来。
  
      不只是面前之人的威胁,更是因为失却了那一只移植了足足十一只写轮眼的右臂之后,仅是凭借右瞳里的止水万花筒已经是有些压制不住自己体内的木遁细胞了,这本身就不是团藏可以‘觊觎’的力量,只是大蛇丸利用写轮眼的特殊力量和木遁细胞达成了一个巧妙的平衡,如今在失却掉其中一股力量的情况下。
  
      这种平衡也是被快速打破。
  
      很清楚自己已经是来到‘必死’境地里的团藏。
  
      “!!”
  
      心下一狠之际。
  
      便是准备不管不顾直接动用这一只万花筒写轮眼的力量了。
  
      而且不管其是否可以成功。
  
      只要在术式释放出去的那一刻。
  
      团藏就是立即启动自己体内提前布置好的‘里·四象封印!’
  
      毁掉自己的身躯,最重要的是这一只万花筒写轮眼绝对不可以落入到鸣人和佐助的手里!
  
      而就是在团藏刚刚想要有所动作之际。
  
      面前那似是变得有些扭曲起来的空间。
  
      ‘这是?不!是幻术!不好!必须要!’
  
      突然之间意识到什么的团藏。
  
      那脸色猛然大变起来。
  
      抬起的仅有的左手,就欲做些什么之际。
  
      下一刻!
  
      “噗呲!”
  
      “唔!?”
  
      胸口之上,那所感应而到的一股钻心金属冰冷质感。
  
      刺骨的疼痛。
  
      难以言明的战栗。
  
      “滋滋滋滋滋滋!”
  
      闪动的电光。
  
      “哇!”
  
      这一次,再也克制不住的痛感。
  
      团藏喉咙一甜,直接从嘴里喷射而出的鲜血。
  
      那很是艰难,却仍然缓缓转过头的头颅,看着自己右侧位置上的宇智波佐助,迎着那一双冷然而又猩红的写轮眼。
  
      “幻。。术?是。。什。。么。。时候?”
  
      那都是变得有些顺畅起来的话语。
  
      “呵呵,就是在你和我对视的那一刻,团藏。”
  
      但没有等到佐助的回答。
  
      不远处位置里,鸣人便是踏着轻盈的步伐,缓步靠近而来。
  
      “在意识到佐助是万花筒写轮眼,而不是普通写轮眼之后,你就一直在警惕着佐助的幻术吧?但是高度的警惕,也容易让你忽视掉其他的细节,当然,因为你那一颗右瞳里万花筒写轮眼的缘故,我也很难控制你,但若只是一瞬间的恍惚的话,我还是可以做到的,就是那零点五秒的时间流逝差!”
  
      不是单纯的想要控制团藏。
  
      亦或者说将团藏拖入到幻术的世界里。
  
      而是让团藏在无意识里没有察觉到自己身侧的时间流动,其实和实际时间流动有一个很微妙的差距。
  
      在忍者的战斗里。
  
      零点一秒的差距,就很容易决定胜负。
  
      更何况还是零点五秒这样的致命差。
  
      鸣人很清楚,团藏在拥有万花筒写轮眼情况下,幻术的抵抗能力应该是要比常人强上许多,鸣人自身也没有专攻幻术,二柱子倒是勉强可以,但在团藏有警惕的情况下,一样很难做到,可就是这种不经意里的幻术暗示,反而容易起到关键作用。
  
      事实上。
  
      团藏便是上钩了。
  
      在鸣人靠近团藏身体那一刻。
  
      既是斩断其手臂,更是强化之前的那一个幻术暗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