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叫波风鸣人 > 594、和传说之人的初次会面

594、和传说之人的初次会面

    在感知到是这两人到来之际。
  
      更是可以清晰的感知到鸣人身上那一股庞大的查克拉气息。
  
      羽村便是打算主动现身来吸引两人过来。
  
      原因很简单。
  
      分家已经是彻底扭曲了自己曾经的嘱咐和意志。
  
      更是疯狂到想要毁灭掉整个地球。
  
      进而来创建真正的正确的世界。
  
      这是羽村所不能够容忍的事情。
  
      要阻止自己的这一个后裔。
  
      羽村自己是无能为力了,必须要借助外力,鸣人和宁次便是羽村所认为最合适的人选。
  
      潜藏于村落深处里的隐秘之地。
  
      等到鸣人和宁次两人来到发出那一缕特殊查克拉波动的区域之际。
  
      螺旋而下的楼道。
  
      阴森而又昏暗的地下室里。
  
      在二人的视线逐步适应这一层黑暗之后。
  
      那所映入到眼帘里的场景。
  
      不要说宁次。
  
      哪怕是早就有所准备的鸣人,看到这一望无际的坟墓群,仍然是下意识里瞳孔猛然一缩,浑身的肌肉都是情不自禁的紧绷起来。
  
      “这里是坟墓群?难道里面所埋之人全部都是。。。。”
  
      宁次那洁白的瞳孔里明显流露出来的一缕动摇之色,看着眼前这根本
  
      都数不过来的坟墓,那低声呢喃说出的话语。
  
      “啊,这里所埋之人,就是那些死去的大筒木一族吧。”
  
      鸣人环顾四周,那所一扫而过的所有坟墓群,感应着里面所传递出来的一缕特殊波动,但就是迟迟无法锁定到底是在哪一个区域里,明明可以知道这里面必定存在着什么猫腻。
  
      哪怕鸣人在进来之前,都是直接进入到仙人模式之内,但在那庞大的感知力笼罩搜索之下,却仍旧还是一无所得。
  
      这让鸣人不得不感叹,不愧是那一位卯之女神的亲儿子啊。
  
      “所以那一股特殊的查克拉波动是?”
  
      “应该就是那一位的查克拉了,而且还是主动吸引我们过来的,我没有说错吧,六道仙人的弟弟,大筒木羽村桑!”
  
      鸣人抬起的眼帘,那瞳孔里流动出来的淡金色光晕。
  
      闪动之际。
  
      一股磅礴而又略显霸道的气息弥漫开来之际。
  
      “看来你是知道了很多事情啊,年轻人,不过你给我带来的感觉和历代的阿修罗转世都有着很大的不同啊,反而是更像因陀罗。”
  
      好似从坟墓的深处里。
  
      又好似在高空之中淡淡响起的一声极显沧桑的话语而来。
  
      “诶?先祖大人吗?阿修罗?历代?因陀罗?这个是?”
  
      并且那话语之中所表达出来的含义。
  
      不只是鸣人所言,还有来人所说的这一句话,都是让一旁位置上的宁次瞪大了自己的双眼。
  
      还没有等其彻底反应过来。
  
      正面位置上。
  
      好似从虚空之中忽然出现一般的一道苍老身影。
  
      标志性的大筒木装扮,瞳孔里显现出来的普通白眼姿态,还有额头之上的大筒木双角,以及那明明并不算很强,却是足以让人感到心悸的查克拉波动,深邃且又玄奥的眼神里透露出来的那无尽沧桑之感。
  
      这出现于鸣人和宁次面前的正是那一位传闻之中的六道仙人之弟,更是月球之上的大筒木一族,地球之上的日向一族的共同先祖——大筒木羽村!
  
      “你就是先祖大人吗?”
  
      最直接可以感应到的血脉联系。
  
      最重要的是那一股熟悉的查克拉波动。
  
      几乎就是在眼神接触的那一刻。
  
      宁次就可以百分百确定面前之人的身份,那仅是下意识里吐露出来的话语。
  
      “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毕竟我现在只是大筒木羽村所留存下来的一股查克拉而已,姑且算是带着大筒木羽村的意志,可以算是你们的先祖吧,你应该是来自于我曾经留存在地球之上的那一支血脉的后裔吧,孩子。”
  
      毕竟是自己的纯正血脉后裔,而且作为直系先祖,哪怕现在只是残存状态,仍然可以在第一眼里便是看出宁次身为日向一族的才能所在,那白眼的纯净程度,更是可以达到羽村所见识过的后代里前列位置,只不过那明显被刻印而上的某种特殊封印,让羽村的眉头不由微微一皱,只不过当前局面里,最重要的人物还不是宁次,羽村在临时性的寒暄之后,便是将视线转移到一旁的鸣人身上,十分清晰可以感应到鸣人身体里的那一股九尾查克拉,以及隐藏更深的阿修罗查克拉气息,外加此刻鸣人身上波动十分磅礴的仙术查克拉。
  
      羽村深吸一口气,用着很是严肃的语气说道:“你似乎对我所言所语,一点都不惊讶的样子,难道那你已经是彻底知晓了自己的身份以及那些真相了吗?当代的阿修罗转世!”
  
      “当代的阿修罗转世吗?呵呵,如果羽村大人要这么说,也不是不可以,但是还请容许我自我介绍一下,我的名字是波风鸣人,时隔数千年的传承,在我看来,那仅仅只是一个古板的做法而已,我就是我,不是什么特殊的存在,至于您所言彻底知晓那些所谓的真相的话,那我想我可以回答您,姑且算是知道一些吧,我今天选择来到这里,就是想要对我所知道的真相,来进一步佐证,或者说确认比较合适一点。”
  
      鸣人迎着大筒木羽村那幽深又略显浑浊的眼神,面容之上浮现出一缕别样的坚定表情,语气低沉的说道。
  
      “波风鸣人吗?原来如此,老夫明白你的意思了,你想要知道一些什么,老夫会尽量的告诉你,只是老夫也有一个请求,希望你可以帮助老夫来完成。”
  
      “这是交易的意思吗?”
  
      “不,这并非是交易,就算你不答应,老夫也会尽量给你解答,之后,你可以在听完老夫所言之后,再来决定是否答应老夫的请求!”
  
      大筒木羽村轻轻摇了摇头,带着一抹很是温和的语气说道。
  
      这明显可以感知出来的并非谎言的真城。
  
      鸣人神色定定的看了一眼大筒木羽村之后,缓缓点了点头。
  
      “我明白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愿意倾听一下您的请求。”
  
      虽然说鸣人已经是可以知道羽村的请求是什么。
  
      但有些话肯定还是要提前说出来。
  
      即使这样看起来有那么一点虚伪的感觉。
  
      可这就是言语的交涉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