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叫波风鸣人 > 616、抉择之上

616、抉择之上

鸣人的话语。
  
  也是让宁次的眉头微微一皱,旋即缓缓松开。
  
  他也清楚鸣人所说的是最正确的。
  
  村子里在鸣人没有返回的情况下。
  
  自己的确是需要回去主持大局。
  
  这不仅仅是关系到六村围剿晓组织的事情。
  
  还有最重要的是后续的计划。
  
  宁次等人可是一直都很清楚鸣人的目标是什么,雪忍村的崛起只是计划的第一步,剿灭晓组织更只是计划里要完成的目标之一而已,最终目的是要剿灭掉世界所有的敌对组织,一统忍界,称霸天下,这才是鸣人,这才是雪忍村的终极目标,所以这一次的六村围剿晓组织这里,雪忍村是一定要做好合理配置的。
  
  本身就应该要鸣人居中来统筹安排一切。
  
  现在因为时局的影响。
  
  还有其他意外因素的掺入。
  
  鸣人很难返回村子里整合这些事务。
  
  自然就是需要宁次返回了。
  
  彻底理解这一点之后。
  
  宁次也就没有做强求了。
  
  “嗯,我明白了,鸣人!”
  
  “很好!那村子里就交给你了!宁次”
  
  鸣人笑着点了点头。
  
  旋即而后。
  
  那便是直接结出的印迹。
  
  在一瞬之间。
  
  感应到的某一处精准空间坐标之后。
  
  鸣人便是将右手搭在宁次的肩膀之上。
  
  “飞雷神之术!”
  
  刹那之间。
  
  爆发而出的查克拉。
  
  精准定位之下。
  
  直接绽放的金光。
  
  一闪之下。
  
  亮光消散之后。
  
  宁次的身影便是消失于原地。
  
  被鸣人直接远距离传送到了东部海疆的某一处小岛之上,那里靠近雪之国,还有着雪忍村所建设的秘密基地在那里,直接缩短的距离,宁次从那里返回雪之国的话,只需要耗费一天多时间就足够了。
  
  而在将宁次传送走之后。
  
  留在原地里的鸣人则是双手再次结印,微闭起来的双眼。
  
  “嗡!”
  
  四周之上。
  
  一阵细微而又激烈的空间震动之后。
  
  一道亮丽的金光闪烁。
  
  “佐助是在那个方位吗?”
  
  鸣人重新睁开的双眼,那所可以确定大致确定的方位。
  
  “希望没有出现太大偏差啊!”
  
  在锁定基本方位之后。
  
  鸣人的眉宇间也是流露出一缕淡淡忧虑之色。
  
  进而直接爆发开来的查克拉。
  
  “轰!”
  
  身形一纵。
  
  径直朝着指定位置飞闪过去。
  
  因为佐助没有主动激发苦无里飞雷神术式的缘故。
  
  在距离偏远的情况下。
  
  鸣人也很难精准定位。
  
  更加不要说直接传送过去。
  
  只要在稍微拉近一点距离,可以更清晰感知到佐助所在空间的坐标之后,鸣人才可以直接使用飞雷神之术赶到佐助身侧,当然,这也是因为鸣人飞雷神之术还停留在第二阶段的原因,若是在空间坐标的辨别,因为施术感应范围更高一层,来到第三阶段层次的话,鸣人就可以做到,只要没有结界,或者相应空间术式阻挡轻易传送到对应的飞雷神术式确定位置里。
  
  现在的话。
  
  就只能先靠自己的‘11路公交车’腿着拉近距离了。
  
  反正在鸣人隐约感知范围里。
  
  他们彼此之间的距离并不算特别遥远。
  
  只需要找准方向,稍微拉近一点距离,自己就可以直接传送过去。
  
  在此之前。
  
  鸣人可不相信就真的会在这么一点时间里出现意外,毕竟,要出意外,早就出了!
  
  “等着我啊,佐助!我马上就来了!”
  
  在鸣人紧赶慢赶,朝着佐助和鼬大战的位置疾驰而去之际。
  
  佐助和鼬这一对兄弟之间的大战也是来到了尾声阶段。
  
  “轰隆隆!”
  
  “千鸟锐枪!”
  
  “滋滋滋滋滋滋!”
  
  飞闪的电光。
  
  “火遁—豪火球之术!”
  
  溅射的火花。
  
  “轰隆隆!”
  
  “砰!
  
  “炎遁——加具土命!”
  
  “天照!”
  
  燃烧而至奔腾而起的黑色之炎!
  
  喧嚣的氛围。
  
  炸裂的爆发。
  
  在这样一场似是要拼命一般的战斗里。
  
  两兄弟彼此都极致展现出来的恐怖实力,最重要的是每一个术式的延展性和破坏性,让这一座原本就残破不堪的城堡再次屡屡受到重创,而几近于来到了彻底崩塌的境地里。
  
  身处于这一片瓦砾之中。
  
  佐助和鼬各自都是一副极其狼狈的样子。
  
  沾惹而上的尘土,那从各自伤口里溢现出来鲜血。
  
  最重要的还是在于,各自都是过度使用万花筒写轮眼,从天照到须佐这样的超强专属瞳术,不仅是在查克拉方面,更是在精神层面上感受到了阵阵虚弱和疲惫之感。
  
  佐助倒还好一点。
  
  刚刚开启万花筒写轮眼的他,哪怕说这一场对决里挥霍了大量的瞳力,但只要可以赢下来,纵使没有获取到鼬的万花筒写轮眼,自己稍作休息之后,状态就可以彻底恢复(当然,没有木遁查克拉的补充的话,普通万花筒写轮眼失去的瞳力就是永久失去了。)
  
  可是鼬就不行了。
  
  现在的鼬,双眼早已来到了模糊迷蒙的层次里。
  
  尤其是在此刻又是连续使用天照、月读之后。
  
  不远处的佐助,在鼬的视线之内,就是一片模糊,甚至都还出现了三四层的重影景象。
  
  而且由于这一世里的佐助真的是要比原著里强太多。
  
  鼬不要说放水了,若是稍微不谨慎一点,都有可能受伤。
  
  当然。
  
  硬要说起来的话。
  
  现阶段里。
  
  鼬的实力还是要强于佐助的。
  
  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不仅是在万花筒写轮眼的使用熟练度上。
  
  就光光战斗的经验和技巧,就绝非现在的佐助可以比拟的。
  
  但这个强,也是强的有限,和原著里那种不放水,百分百可以杀掉佐助不一样,这里的鼬为了保证强压佐助一头,真的就是在无限透支自己仅剩不多的万花筒写轮眼瞳力了。
  
  身体和精神层面的双重消耗。
  
  这种发自灵魂深处里的空虚感。
  
  ‘已经是要来到极限了吗?’
  
  鼬深吸一口气,强撑着自己那快要倒下的身体,额头之上那渗出来的大量汗水。
  
  ‘不行,还不可以倒下,佐助身上应该还有大蛇丸埋下的伏笔,至少要将那个解决掉才可以!’
  
  通过刚才的战斗。
  
  鼬很是巧妙的在隐秘之中,将宇智波一族的各种战斗技巧,还有万花筒写轮眼的使用技巧全部展现给了佐助,鼬相信,以着自己弟弟的天赋,肯定可以在很短时间里吸收,搭配上如今展现出来的实力,只要后面再吸收自己这一双眼睛里的本源瞳力,进化到永恒万花筒写轮眼的层次,自己弟弟就真的可以立足于这个忍界了。
  
  看到佐助这样的未来。
  
  鼬已经是很高兴。
  
  现在就是要拔除掉自己弟弟身上最后的一个隐患。
  
  那便是大概率寄生在自己弟弟身体了的大蛇丸那残存的查克拉,或者说灵魂!
  
  只要灭杀掉这最后的威胁!
  
  自己才可以死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