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叫波风鸣人 > 658、覆灭的国度,做好的准备

658、覆灭的国度,做好的准备

决战就在眼前。
  
  虽然说宇智波斑和宇智波带土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现身这一点让鸣人在内心里不免有些嘀咕,但始终还是保持着‘以我为主’的心态来拟定对应策略、计划,现在的自己已经不是几年前需要小心翼翼的自己,拥有了这个世界上最强劲的个人实力和同伴的情况下,这一切的不服,都可以凭借蛮力来横扫!
  
  丢掉了自己的轮回眼,没有办法真正复生,更是再也无法成为十尾人柱力的宇智波斑,鸣人需要害怕什么?仅是一个超影级,勉强算是摸到六道级别的存在,现在的自己单枪匹马都已经可以正面对战了,等到仙人九尾查克拉模式的完美呈现,鸣人一只手都可以轻松击败秽土转生的宇智波斑,实力、运气、局势一切尽在自己掌控之中。
  
  大筒木辉夜复活的概率已经是无限接近于0。
  
  自己只需要按照自己的步调来进行就足够了。
  
  三大忍村的汇聚正好就是一次机会。
  
  一次性荡平这些忍者联军。
  
  剩下的工作就是一路推平过去了。
  
  鸣人不需要去管宇智波斑到底有什么阴谋和计划。
  
  只要轮回眼还在自己的掌握之中,就必须得是宇智波斑来跟着自己的节奏走!
  
  “宇智波斑,作为忍界里的大前辈存在,就让身为‘后辈’的我来看一看,在这样的死局下,你还能有什么后手吧,希望,不会让我感到失望啊!”
  
  在小南、香燐各自离去执行鸣人对应命令之际。
  
  鸣人踩在这海岸之上的最高点,眼神变得深邃起来,低声说道。
  
  需要尽快达成的目标。
  
  即使说鸣人不是什么圣人。
  
  但仍然还是不希望看到在这一场统一战争里,死掉更多的人,尤其是那些一般平民,在之前分兵之际,鸣人便是重点交待过,战线的推动,据点的拔除,还有战场的选择,如果可以的话,尽可能不要波及到平民区域里,可以对任何一切胆敢反抗之人痛下杀手,但那些明显和战争无关,甚至只能沦为牺牲品的平民们,还是要尽可能的选择保护下来,世界这么大,鸣人可不希望在战争结束之后,到处都是一片荒凉之景。
  
  而对于鸣人的这一点要求。
  
  团队里几乎所有人都是持着相同的看法。
  
  也仅仅有二柱子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当然,这也是因为身份、地位,还有看待问题的视角不同所带来的结果,但至少佐助不会违背鸣人的意愿,在目前这个团队里,不提下面的香燐、八云、羽高等人,纵使宁次、佐助,只要是鸣人拿定主意的那一刻,说一句毫不夸张的话语,即使是上刀山,下火海,这两位天才少年一样不会有丝毫的犹豫,傲娇如二柱子都是在内心里认定鸣人是自己最亲密的同伴和恩人,在很多情况下,只要是不触及到二柱子自己的逆鳞的话(比如一族和父母之事),完全可以说是百分百遵从鸣人的指示和要求。
  
  宁次也是如此!
  
  所以,在这一次的战争里。
  
  任性如二柱子童鞋在挑选拦截防线之际,都是在可以确保达成兰你姐意图的基础上,尽可能避开了汤之国那些平民所属区域,后面爆发的大战里,在有意识到可能会波及到普通居民之际,在八云的带领下,将四周的居民强行驱赶走,当然,这一切都是在保证自身有余力的情况下去执行的,这一点也是鸣人有所强调过的。
  
  终究还是以己为主。
  
  不可能拿自己和同伴、还有部下们的生命开玩笑的。
  
  现在三大忍村的主力即将齐聚。
  
  这也是鸣人可以在最短时间里结束掉这一场战争的最佳机会。
  
  只需要确保在接下来的决战里。
  
  击杀亦或者擒获三大忍村的所有高层人物,击溃三大忍村的联军,战争就真正可以迎来尾声。
  
  而作为最清楚鸣人计划和目标的宁次、羽高等人。
  
  也是在收到鸣人命令的那一刻。
  
  立即对云忍村发起了最后的总攻!
  
  之前本来就是在等部队将云忍村彻底包围起来,防止一些关键人物逃窜,鸣人的命令到达之际,也正好是雪忍们完成包围圈,并且还在外围布置好了对应的结界,小鱼小虾自然不必管,若是开战之后,一些关键的高层人物,重要的上忍目标逃窜的话,这就是两道防线,最不济还可以派出暗部小队去追杀,为了保证雷之国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可以成为最稳定的后方基地,这些重点人物是一个都不可以放过。
  
  必须要击杀的存在!
  
  除非对面愿意束手就擒!
  
  不然的话。
  
  一个都别想逃出宁次所布置的天罗地网。
  
  为了世界的和平。
  
  不稳定因素就是要一个个排除掉。
  
  万事做好准备之后。
  
  在羽高直接尾兽化,以着一记尾兽玉作为总攻信号。
  
  宁次一样再次爆发出来的最强破坏性遁术。
  
  在两位的带领下。
  
  数千名雪忍朝着云忍村发起了最猛烈的攻势,虽然之前说要尽可能避免波及到一般平民,但既然云忍村要做速死搏斗,还将自己忍村做为战场的话,里面的一般平民,宁次就暂且顾及不上了,而且还要考虑到忍村里的居民‘忠诚度’要远超一般区域里的普通居民,宁次还不可以对这些平民们掉以轻心,至少在确保自家部下安全的前提基础上,才是考虑到这些平民的性命、财产安全。
  
  言而总之。
  
  对云忍村的总攻。
  
  是不择手段的进攻。
  
  是否可以保住性命,那就要看这些平民们自己的运气了。
  
  宁次可以命令雪忍们不要主动攻击这些平民,但是被遁术波及到的话,就不是宁次可以控制的了了。
  
  首要目标。
  
  还是要优先击溃掉云忍村里还有的七八千名有一战之力的云忍。
  
  而且这里还是他们的主场地。
  
  可以说。
  
  即使在宁次、羽高如此强力的攻击之下。
  
  云忍们还是展现出了前所未有的坚韧斗志而来。
  
  一条防线接着一条防线。
  
  每一次的推进。
  
  都是需要雪忍们付出血一般的代价。
  
  但也是在宁次意识到这样下去,不仅是耗费己方更多的时间,更是会让自家部下损失惨重,当机立断的宁次,再也不去考虑可能会波及到的无辜伤亡问题了,直接起手的覆盖性大招,最直接体现的便是在于羽高完全尾兽化后的尾兽玉,只要查克拉还够,那便是进行无差别的轰击,不仅是加剧了云忍的伤亡,更是利用这样的‘炮火轰击’直接将云忍的防线分割开来。
  
  然后再集中突破。
  
  云忍们的战线便是一触即溃的,最重要的一点是,做为云忍村里总指挥官的萨姆依,更是非常倒霉的被羽高的一发尾兽玉给轰击到,无法及时撤退,更是没有手段防御的情况下,这一位金发美女云忍也是径直香消玉损。
  
  无法正面匹敌对抗。
  
  彻底崩溃掉的防线。
  
  后面便是进入到了雪忍单方面的屠杀进程里了。
  
  仅仅只有少部分的云忍勉强还可以做出一定程度的抵抗,剩下的云忍们要么是选择逃亡,要么便是被雪忍们无情的格杀,较之水之国那边的战场,云忍的处境和结果简直是要比雾忍惨烈了许多,至少在彻底绝望之后,雾忍们都是老老实实的选择了弃械投降,云忍则是因为自身性格上的差异,还有风俗习惯的不同,在反抗程度上要比雾忍更具有血性,也正是因为这一点,云忍的战死比例远远超过雾忍,但云忍们再有勇气,再有血性,终究还是人类,只要是人类,就肯定拥有弱点和怯弱之处。
  
  面对着无限扩大的死亡。
  
  特别是看到自己忍村宛如人间地狱一般。
  
  到处都是烈火。
  
  到处都是轰炸。
  
  到处都是哀嚎。
  
  到处都是一片血腥。
  
  无穷无尽的厮杀。
  
  在根本看不到获胜希望的残酷现实面前,这些云忍们终究还是崩溃了,但崩溃的尽头里,选择投降的仍然还是少数,剩下的那些人要么是选择强行突围,要么就是选择自杀而亡,这些人不愿意看到自己村子凄惨的未来,更是不想要成为阶下囚,甚至可以说,选择投降的那一批,也不仅仅是因为自身的怯弱,更是更多的考虑到自己的家族,自己的亲人们,这也是人性最为‘软弱’的一点。
  
  最无可厚非的一点。
  
  在最终确认已经是彻底击溃了大多数云忍的抵抗,而且也是可以确定目标人物要么被杀,要么被抓之后,宁次也是立即下达命令,开始收拢部队,羁押被俘云忍,还有安置那些残存下来的原本居住在云忍村里的那些一般居民们,时间有一点紧迫,宁次必须要在最短时间里安排好一切,做好收尾工作,然后带领大部队前去支援鸣人才可以,三大忍村的主力已经是汇聚而来。
  
  宁次所率领的数千名雪忍才是最重要的主力部队。
  
  自然是不可以在这里耽搁太久的时间。
  
  这一边发起的强攻,要进入到最终的收尾阶段。
  
  另外一边鸣人也是在自己的命令吩咐出去之后,在宁次还没有发起总攻之前,便是带领着自己所统领而来的两千余名雪忍部队,径直来到了佐助、八云等人所驻守的区域里,而也是在鸣人刚刚抵达之际,二柱子也刚好从重伤昏迷里清醒过来,终究是身体素质过人,而且须佐能乎的防御强度也不是浪得虚名的,不然的话,在迈特凯的那一记‘昼虎’的强袭之下,换做以前的二柱子估计就直接一命呜呼了,哪里还可以说撑到鼬和八云来支援。
  
  也必须要说,随着佐助个人实力的提升,尤其是宇智波血统的进一步开发,已经是引动自己体内潜藏已久的因陀罗查克拉,适应性和匹配性几近于完美无缺,让佐助的身体素质也是在短短的时间里更上一层楼,自然在这几天的休养下来,佐助也是脱离了重伤状态,恢复了最基本的行动力。
  
  鸣人刚刚抵达之际。
  
  佐助还在里面和鼬、八云犟嘴。
  
  “哼!我已经完全没有问题了,木叶的后援部队随时可能到来,我们必须要尽快处理掉面前的这第一批援军才可以,这样的话,主导权才可以握在我们手里!”
  
  还是固执认为自己一方不可以被动等待的二柱子。
  
  在自己才刚刚恢复一部分战力之后,就立马要选择再次对自来也、卡卡西、迈特凯等人动手,对局势的判断虽然说是一方面,但更多的一点来谈的话,还是佐助想要自己找回场子来,要知道在出发之前,二柱子可是信心十足的向鸣人保证,绝对不会让这一条阻挡防线出现任何问题的。
  
  而在看到佐助如此的顽固。
  
  八云和鼬都是有些无奈了。
  
  鼬还好一点,毕竟早就知道自己弟弟的性格了。
  
  一旁的八云都想一个大幻术直接糊佐助一脸,再让他老老实实的睡一觉才是最好的选择。
  
  “没有那个必要了,佐助,你还是优先养好自己的伤吧,等待之后到来的决战吧!”
  
  没有等鼬、八云说些什么。
  
  鸣人的身影便是出现在营帐之外,带着香燐、小南两人鱼贯而入,几乎就是在鸣人开口之前,第一时间里便是流转过来的视线。
  
  “鸣人!”
  
  “鸣人君。”
  
  “额,鸣人。。。”
  
  在看到鸣人的那一刻。
  
  三人的面容上也是各自流露出一缕不同程度的神色而来。
  
  八云、鼬是松了一口气。
  
  二柱子则是罕见的露出一缕略显尴尬的表情而来。
  
  毕竟之前自己可是夸下海口,最终结果却是自己被重伤击退。
  
  如果不是自己哥哥和八云的支援,自己估计就要栽在那里。
  
  现在看到鸣人,二柱子自然会略微感到有一点不太自然,但这个神情也仅仅只是那一瞬,随后二柱子便是重新恢复到了之前那一股冷酷的姿态里。
  
  “决战?你的意思是宁次那边已经结束了吗?鸣人?”
  
  最先抓住重点的八云,则是眼前一亮,看着鸣人高声问道。
  
  “嗯,虽然说还差最后一点,但以我来之前收到的情报来看,宁次和羽高已经是击溃过一次云忍村的主力部队了,那一位雷影代理也是当场阵亡,两人已经是率领部队将云忍村团团围住了,攻破云忍村,还有占据雷之国都城,至多不会超过三天,木叶、岩忍、砂忍应该也会收到相关消息,况且,我到来的情报,他们应该也会有相对的反应,三大忍村的主力也快要完成集结了,过几天,就是真正的决战,决定这个世界的归属!”
  
  鸣人轻轻点了点头,瞳孔里流露出一缕淡金色的光晕而来,轻声应道。
  
  “三大忍村的所有主力吗?看来对面也打算毕其功于一役啊。”
  
  八云轻撩起自己的刘海,那褐色的瞳孔里也是浮现出一缕别样的亮光而来。
  
  “差不多的意思吧,这一场战争于我们来说,也算是一次决战了,只要在这里解决掉联军的主力,剩下的都是边边角角的问题了!”
  
  从鸣人的视角看来。
  
  只要是铲除掉联军主力。
  
  剩下的问题都不再是主要问题。
  
  哪怕是木叶秽土通灵出初代火影。
  
  宇智波斑现身。
  
  对于现在的鸣人来说。
  
  一样不是核心问题。
  
  因为对面连一个六道级的强者都拿不出来的情况下,鸣人已经是手握天大优势了!
  
  先是两大国,然后是剩余的三大国。
  
  只要打垮这五个国家和其专属忍村,剩下的小国、小忍村们就只有俯首听命的资格,反抗?你可以试试看,到底是你们的斗志旺盛,还是我的刀剑锋利!?
  
  “所以,佐助,不需要着急,会有你找回场子的机会,这段时间里你就安心养伤吧,香燐。”
  
  鸣人笑着说道,然后视线转到一旁的香燐身上。
  
  “嗯,交给我吧,鸣人。”
  
  香燐也是轻轻点了点头。
  
  虽然说佐助看起来似乎脱离了重伤,但那是从一般标准出发来看,其本质的损伤问题,可不是一天两天就可以恢复过来的,这里自然就是需要香燐的协助了。
  
  而二柱子本身也似是被鸣人说透了心思,面容之上的神情略微有些不太自然,故意撇过去的脑袋,故意用着很是高冷的表情轻哼一声表示自己明白了。
  
  “鼬桑,侦查方面的问题就拜托你了,如果有觉得麻烦的话,可以提出来,毕竟我还是可以理解鼬桑的立场的。”
  
  在失去了万花筒写轮眼之后,鼬的个人实力,已经是从之前的强力影级一下子落到准影级,甚至还要差一点的水准里,纵使说这段时间的休养下来,反而是让鼬的身体摆脱了之前的‘虚弱问题’,但诸多强力术式无法使用的结果,还是让这一位曾经算是踏立在忍界金字塔位置里的男人滑落下来,鸣人不需要鼬为其提供多强的战力,之前安排鼬出来,也仅是为了在关键时刻可以拉一手佐助而已。
  
  虽然还是比较看重鼬。
  
  但也只是因为佐助而已。
  
  如果鼬还是觉得面对木叶会有些为难的话。
  
  鸣人自然不会强迫鼬。
  
  哪怕是看在佐助的面子上。
  
  鸣人也会妥善安排鼬的。
  
  “不,不需要费心了,鸣人君,这是我自己的问题,而且和平之路,我还是想要亲自去经历,亲眼去目睹的。”
  
  漆黑的瞳孔,如常的神色。
  
  换做以前的话。
  
  鼬的确会很难做出这样的选择。
  
  但如今,不仅仅是弟弟站在鸣人这一边,更是因为鸣人的信念和计划十分符合当年鼬自身对世界和平的向往,即使这样的方式粗暴和残酷了许多,但以着鼬的聪慧哪里会看不出来,这是黎明之前的最后黑暗?是迎来和平之前最后的一次阵痛?
  
  只要鸣人和雪忍村可以顺利完成他们自己的计划。
  
  整个世界就将迎来真正的和平。
  
  这是鼬自小便是有考虑,有期待过的场景。
  
  现如今,自己就是置身于这样的大时代里,鼬又怎么可能选择退后呢,他要亲眼来见证一个崭新时代的到来。
  
  看着这样的鼬。
  
  鸣人也是表情微微一怔,旋即露出一缕温和的笑容。
  
  “啊,那就这样吧!”
  
  鼬自己都没有问题的话。
  
  鸣人自然就不会多说什么了。
  
  一旁位置上的佐助也是带着一缕较为奇异的眼神看了自己哥哥一眼,但却没有多说什么。
  
  说到底。
  
  佐助的大半心结固然是解开了。
  
  这一世里也没有原著那么的偏执。
  
  但是自己哥哥仍然是双手沾满族人,乃至于父母鲜血这一件事情,还是让佐助很难释怀。
  
  现在的佐助仅是在暂时性的强行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但等到某一天里。
  
  佐助仍然需要面对这个问题。
  
  ‘应该如何来处置自己的哥哥-宇智波鼬!’
  
  所以,在这个时间段里。
  
  佐助对鼬的感情还是很复杂的。
  
  不过在看到鼬并没有像以往一样,还想要站在木叶这一边,佐助内心深处里多少还是有些高兴的。
  
  因为佐助还是需要静心休养。
  
  鸣人也没有在这里多滞留太多时间。
  
  在交待完一些必要事情之后。
  
  鸣人也是离开这个帐篷,前往另外一处区域里去了。
  
  趁着这段间隙时间里,鸣人还打算和国内、村子里多联系一下,提前安排好击溃三大忍村联军之后的相关事宜,要知道,战争往往带来的苦难不是那么容易可以抹平的。
  
  漂亮话谁都会说。
  
  最重要的是要学会如何去做。
  
  鸣人无意做‘圣人’。
  
  但更不想做一个虚假之人。
  
  自己做出的承诺,就一定要实现。
  
  真正和谐、安宁、平等的世界。
  
  鸣人是一定要创造出来的!
  
  不仅是为了自己,更是为了自己一群所爱之人。
  
  云忍村和雾忍村已经覆灭了,水之国和雷之国也是正式成为了历史,之前的六大国,现在只剩下四大国,和平之路,还差最后一小段路程,当火之国、风之国、土之国全部覆灭之后,这个世界就会迎来新生!
  
  那才是鸣人所希冀的真正理想乡!!